文章 RSS
評論 RSS

胡溫刀下應留人

字體 -

   “楊佳案”的審理触發了民意的底線,胡溫政府面臨一次政治智慧的考驗,中國司法公正也將在這次考驗中,或功成,或名裂。

     備受中國民眾關注的“楊佳殺警案”二審于10月20日結案,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宣判:駁回楊佳的上訴請求,維持一審原判,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楊佳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依法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今年7月1日,北京青年楊佳攜帶尖刀等作案工具闖入上海市閘北公安分局机關大樓,持刀對數名公安民警及保安人員的頭、頸、胸、腹等要害部位連續捅刺,造成6名民警死亡、2名民警輕傷、1名民警和1名保安人員輕微傷。 9月1日,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對被告人楊佳作出一審判決,以故意殺人罪依法判處其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楊佳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9月12日立案受理了上訴請求。

    按照國人傳統的看法,殺人填命,天經地義,這是千万年來不變的真理。所以,在相當一部分民眾眼里(之前也包括筆者本人),楊佳死有余辜,如果楊佳不死,那6名死去的民警就是冤死,國家無法面對死難者的家屬。

     但是,當“楊佳案”在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二審時,卻有近千名民眾聚集在法院外為楊佳鳴冤,与此同時,有44位學者、律師、記者以及各界人士聯名寫信,呼吁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特赦楊佳。“楊佳案”如今帶出的問題,已不僅是一個簡單的刑事案,而是民眾透過“楊佳案”考量中國司法能否公正,這是中國中央政府必須重視的大事,關乎國家名譽,關乎中國民眾能否充分享有基本的法理權益的政治問題。西方世界如今都在靜候“楊佳案”的最終結果,以此量度中國的進步。

     一個公民手持利刃殺害6名警察,誰是誰非本來顯然易見。但無論楊佳在未被定為犯罪之前,或者是定為犯罪者之后,他完全享有法律公正的權益,這是任何人都無法剝奪他的。但7月1日楊佳殺警后,從“楊佳案”審理的整個程序過程看,出現了太多与法律公正程序相違背的現象,由此判定“楊佳案”是在法律公正以外的審判,這是當今社會民主与進步所不容許的。

     為什麼說上海市兩級法院在審理“楊佳案”的過程中,是在法律公正以外的審判呢?隨手牽來的問題是:楊佳第一次從北京到上海旅游,警察有沒有因為盤查失蹤自行車而誤打楊佳?如果沒有,楊佳為何長達數年孤身投訴?楊佳是蒙受委屈還是精神病?政府部門對楊佳數年的投訴如何處理?一名生活正常的公民,明知道殺人要償命,為何千里單騎去犯案?判定警察有否毆打楊佳,僅憑警方的錄音證据是否合理?楊佳涉案后,作為關鍵證人的楊佳母親為何至今下落不明?7名上海警察作為關鍵證人為何可以拒絕出庭作證?“楊佳案”的調查為何主要由被殺警察所屬單位閘北公安分局承擔?“楊佳案”涉及上海市政府,上海市法院為何不回避?一審為何不對民眾和媒体公開?為楊佳辯護的律師為何由上海市政府的律師來擔任?楊佳父親委托的律師為何不能會見當事人楊佳?判斷楊佳是否有精神病為何不由獨立于司法和政府以外的專業机构進行?這一連串的問題,相信用不著一個法律專業人士去發問,就算一個稍微讀過《包公傳》或看過電視劇《包青天》的平民百姓也難以接受。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楊佳案”的審理触及了民意的底線,嚴重考驗著中國司法公正的威信。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和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在這場考試中,面對民意強行闖關,考了個不及格,如今試卷遞到中國政府手上,“楊佳案”能否重審,胡溫政府面臨一次政治智慧的考驗,中國司法公正也將在這次考驗中,或功成,或名裂。

本文發表於10月24日《加拿大都市報》都市時評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8 條評論

  1. 2008年10月24日 18:40me

    木冬瓜, 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你真无聊.

  2. 2008年10月24日 19:11天马行空

    木然兄,胡佳案不用重审,他已经在牢里了,也获得了一个什么人权奖。 大概是大选太累了,胡杨不分。

  3. 2008年10月24日 21:17木然

    不是說楊佳嗎?怎麼說到胡佳了?

  4. 2008年10月25日 11:11天马行空

    请木然兄仔细看看最后一段,是笔误还是手误?

  5. 2008年10月25日 11:47木然

    哦,看到了,估計是把“胡溫”和“楊佳案”說多了,謝謝。改過來了。

  6. 2008年10月25日 13:26杏儿粒子

    其实你所说的并不在要点。上千人到场示威。并不是因为审判的公平与否。说实话,对杨佳的案件得审理在目前的中国是比较开明和公正的。没有过多的不合理之处。至于精神病检查其实在中国独立与不独立没有太大的区别。杨佳必死。但为什么有许多人鸣不平呢?这是又中国的社会矛盾激化所造成的。如今的中国,因为财富的分配不公,权钱交易,以权谋权,公检法定指标搞钱都是路人皆知的事。过去为人民服务的部门如今走到人民的对立面去了而不自知。社会弱势群体既无法得到国家的合适救济也更的不到改革所得来的好处,即使一部分人赚了钱但也对代表政府的一些部门的做派极其不满。但代表这些部门的人却满足于自己的醉生梦死的鱼肉人民的生活。很多人对一些特权部门是恨不得像杨佳这样去一快恩仇。只是因为不能为而压抑于心,所以,当有人出头事之,当然感觉大快人心。这才是问题所在。如果政府不能从中而觉醒改革弊政。总有一天杀的就不只是这几个警察了。(要说明的是被伤的警察不一定是该杀,但他门受害于那些该杀的警察)。

  7. 2008年10月27日 11:49万沐

    支持木然兄的观点!

  8. 2008年10月28日 10:04月球的第一张照片上的河马

    旗帜鲜明反对木先生的观点。

    杨佳必死。并非说他不值得同情,也并非说明上海公安没有殴打他。甚至也不能说明审判杨佳的程序都合理。

    两个案子,两个杨佳。一个是受委屈的公民杨佳,一个是杀人凶手杨佳。打人的警察有错,错不当死。何况死的也不是殴打他的警察。如果木先生认为审批程序有瑕疵,可以另起一文阐述程序公义。但木先生是否承认就其罪行来说,事出有因也无法抵其不死。所谓西方国家等着看结果来判断中国民主法制进步,呵呵,搞大了。

    法律的意义在于维护秩序。所谓的特赦一说,形同梦呓。如果高院糊涂到这个地步,那才将是大陆法律界的悲哀。而政府在整件事情上并无发言的必要。让法律的归法律吧。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