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葉禮庭黃雀伺蟬

字體 -

      聯邦自由黨黨魁狄安終於向我們揮揮手,並將漸行漸遠地退出我們的視野,隱到加國歷史2008年這一頁裏。無論功過如何評價,我以為狄安的「政治良心值得我們的致敬。

     昨日狄安的離任聲明,令我感覺聯邦自由黨內部角力已進入白熱化的階段。我相信狄安此番去得很無奈。數天前,他還承諾在一週內拿出拯救經濟的新方案,並表示「會日夜工作,化解經濟危機,服務我的國家,直到我的任期時間結束」,但不到一周,他在書面聲明裏解釋他交棒是「做對國家和自由黨有利的事」,顯然,狄安之退,不是因心而退,而是因壓力而退。

     那個給狄安壓力的人是誰?現在大家似乎都將手指指向李博(Bob Rae)和葉禮庭(Michael Ignatieff),或詹嘉禮(Jim Karygiannis)和曼里(John Manley),其實這是不公平的。一名同情狄安的自由黨人在上周五說了一句很公平的話:「我想,沒有一人告訴狄安『你必須留下,我們需要你。』」政治就是這麼殘忍,歡呼聲只屬於王者。

     狄安之後誰將成為帶領自由黨浴火重新的王者?以我所看,天平傾向葉禮庭。儘管聯邦大選後李博風頭十足,那些站在李博圈子裏的人,譬如詹嘉禮第一個向狄安發炮,大有「敢把皇帝拉下馬」之勢,但加拿大政黨的選舉很微妙,我覺得狄安忽然離職看似是遭「逼宮」,實際上,他同樣也在逼李博出局。狄安深知葉禮庭在自由黨國會議員中獲得的支持率優於李博,他這招「忽然辭退」有如釜底抽薪,在國不可一日無君,黨也不可一日無首的前提下,按照從簡、從速的原則,新黨魁的選舉衹能在自由黨國會議員的小圈子裏進行,這也是完全符合自由黨黨規的,未完全鋪墊好的李博忽然遭此一擊,加上另一位參與黨魁競逐的紐賓士域省國會議員拉布朗(Dominic LeBlanc)宣布退選並支持葉禮庭,有如「黃雀伺蟬」般將李博幾乎逼回原型。李博提出的「所有自由黨黨員通過電話或者網上投票」的方式,其實是臨急抱佛腳之計。我估計,在明天召開的自由黨黨團會議上,自由黨國會議員和參議員將投票推選葉禮庭擔任自由黨新黨魁,李博衹能大嘆「時不予我」而鳴金收兵。至於葉禮庭會不會是狄安第二?這個問題還是留待哈珀來回答吧。

本文發表於12月9日星島日報“短評”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