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小事認真

字體 -

 

     朋友週末帶孩子去看電影,期間有一段時間影片顏色不正常,出現衹有紅色的單色,雖然是很短暫的瞬間,誰都沒有在意,殊不知散場時,現場觀眾均得到一張電影票,可以在方便的時候換取任何一部電影票選擇觀看,這是院方就「顏色出錯」的補償。

     意外得到電影票的朋友後來很感嘆地對我說:西方社會裏有些很不顯眼的規則,看起來好像很滑稽,很微不足道,但卻很優秀,呈現出這個社會的價值取向。

     朋友這樣說的時候,我腦子裏想起兒時看電影的經歷。

     我小時候住在康樂園(前嶺南大學在廣州的校園,院系調整後改為中山大學),每個週末的星期六和星期日,學校會在風雨操場放兩齣電影,這在當時廣州城裏是很奢侈的事情。

     在露天放電影,觀眾沒有太多的選擇。正面坐滿了人,你就去反面看;操場上沒有椅子,你要搬自家的椅子去;你的座位過高,可能就會遭遇後面的人扔石頭;最要命的,是電影放到一半,忽然燈光大亮,喇叭裏傳出「走片未到」,於是人聲嘈雜,小孩子滿場亂跑,開場前未玩完捉迷藏遊戲的繼續捉迷藏,有了爭拗未吵完的繼續吵,待到遠方傳來「噗噗」的電單車聲,運片師傅風馳電掣地來到,於是各就各位繼續觀賞下半場電影;假如遇到送片員送錯了電影,你也衹能繼續傻等。這樣的故事充滿童年,好像天經地義。

    在一個有選擇的社會與一個沒有選擇的社會比較下,我們就明白我們為何要移民了。

原文發表於12月19日星島日報“木然紀事”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随笔 | RSS 2.0 |

4 條評論

  1. 2008年12月19日 22:10linlinda

    Small things create big impact!

  2. 2008年12月29日 08:09姚骏骅

    我基本上在反面看,放电影的正是那个广播站的肖宝锵,开摩托车走片的是程国基和大笨象。

  3. 2008年12月29日 09:11木然

    謝謝來自中大的朋友。姚駿驊的名字依稀有感覺,是真名還是筆名?我很努力想,想不到:)

    肖宝锵、程国基和大笨象這三人確實與中大電影聯繫在一起,不知他們現在如何?尤其是肖,那時年輕力壯,小時候去游泳,經常看見他帶著他的孩子去遊泳。。。。。。

    問候來自中大的朋友,聖誕快樂。

  4. 2009年1月2日 11:37木然

    好像想到了。與我哥哥一起去博羅插隊的姚駿驊?問好。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