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期待“纵贯线”

字體 -

     踏入2009寒冷的一月,最令人快樂的事情,就是「縱貫線」宣佈將在三月七日在台北小巨蛋開唱,巡回場次至今已經敲定20場,看到這則消息的時候,我想多倫多的搞手如果識貨,能令「縱貫線」來多倫多火一把,一定可以創造本地華語音樂會的一個奇跡。

   「縱貫線」本來是「臺鐵」經營的一條縱貫台北、台中、高雄、台南的鐵路。由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張震岳四人於去年七月組建的「縱貫線Super Band」,估計名字來自於此,寓意大概是縱貫樂壇,所向披靡的意思。

     據說「縱貫線」的組成,起初是他們共同的朋友陳淑樺因親人去世而患上自閉症,為了讓她走出這個病魔的陰影,他們期待聯手用音樂來喚醒她,雖然這次拯救行動沒有成功,但卻令滾石看到了一種新力量。四位雄性荷爾蒙十足的樂壇男人,年齡加起來超過200歲,出道加總逾86年,總共發行近70張個人專輯,發表過600首創作,爆破350場個人演唱會,這樣的力量組合,用句網絡流行語來概括,應該是「雷動天下」。

     談到「縱貫線」,據說48歲的周華健搶先表明他是聽其餘三人的歌長大,34歲的張震岳隨後立即與華健站在同一陣線,年過半百的李宗盛見此馬上表明他也是聽某個人的歌長大,56歲的羅大佑最後以沉默應付。四人最一致的答案,是「縱貫線」沒有老大。

     我一直在想,具批判性的羅大佑,與帶有理性鋒利的李宗盛,加上充滿親民感性的周華健,以及反叛個性十足,代表新生代的張震岳,他們四種力量的疊加,將會給我們帶來怎樣的震蕩?

     我相信四個成熟男人的不同經歷,在創作上更註重充滿哲理和人文關懷的普世價值,就像一把鋒利的砍刀,劈向歷史的某刻,然後我們看到一個縱貫50年代、60年代、70年代、80年代和90年代的斷層,這個斷層將會令我們窒息,令我們思考。我們因此會痛苦,會快樂;會悲傷,會期待。

     節奏上,司鼓的張震岳擅長中快節奏和搖滾,其餘三人則偏重於中慢板節奏的演繹,這可以看作是一種對話。過去的與現在的;今日的與歷史的;本土的與世界的;年老的與年輕的;高雅的與通俗的;主流的與草根的。

    至於風格方面,我想沒有一位聽眾希望看到四個人的混合體,畢竟他們的風格是如此的鮮明。從台北小巨蛋到上海到北京到廣州或者多倫多,每個地方的聽眾,那些不同年代的人,總能透過他們的演繹找到自己的記憶。那是一種真切的感受,是四種力量的傳遞和接力,溫暖著我們的希望。

     剛剛過去的雪暴週末,我從上城開車到下城,音響放著「縱貫線」的首支單曲《亡命之徒》。這首被樂評人評論為「快樂得令人想哭」的歌曲,旋律承襲張震岳一貫的風格,配以不斷變奏的歌詞,閃出大佑、宗盛、華健三人不同的身影。從吉他、貝斯和鼓點有條不紊的演繹裏,我們能感應的,是一種對未來充滿期待的雄性之音,是那種向死而生的信心。

     2009,我們需要這樣的強音,更需要向死而生的信心。

縱貫線《亡命之徒》試聽:

原文發表於1月9日的《加拿大都市報》木然“異想天開”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文化笔记 | RSS 2.0 |

3 條評論

  1. 2009年1月9日 15:24晓-鸣

    “红彤彤的刀子放着光辉”。期待中。

  2. 2009年1月9日 17:05替天行道

    上星期关于中国阅兵一事的听众来电对话中,木然给我的评论是:好象胡锦涛在讲话。 :D :P

  3. 2009年1月9日 21:59木然

    原來是替兄﹐謝謝一直支持。改天約出來侃﹐比電話那幾分鐘有意思。

    週末愉快。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