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山寨快樂

字體 -

     看過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的讀者,一定記得當晚沿著北京中軸線從永定門經天安門到鳥巢的29個煙火「大腳印」,它是由蜚聲國際的煙火設計師蔡國強設計的。畢業於上海戲劇學院舞臺美術系的蔡先生,86年負笈東洋留學日本,94年在日本廣島憑著煙火作品《地球也有黑洞》令國際煙火界側目,之後在05和06年在美國連續推出煙火作品《晴天黑雲》和《紅旗》,奠定了他在視覺特效藝術的地位。令蔡國強難以想象的,他精心設計的「煙火」腳印,如今在中國各地城鄉漫天開花,令他真切體驗到祖國天空的「黑洞」。

    今年春節,我給一位兒時的朋友打電話,談起過節的熱鬧,他興致盎然地告訴我年卅晚上最開心的是帶著孩子們點了煙火。200元人民幣一罐「山寨」煙火,可以連續不斷地打出大大小小惟妙惟肖的「奧運腳印」。朋友說,中國人民的智慧真是不可小看,什麼奧運技術,什麼蜚聲國際,一個山寨廠就可以搞妥。

     我相信這罐「山寨煙火」給朋友一家帶來很大的樂趣,甚至可能大於觀看奧運開幕式。現實就是這樣矛盾,今日中國有很多家庭買不起奧運開幕式的門票,卻買得起山寨廠生產的煙火,還有很多家庭則是靠山寨產業而生存。從某種意義上看,「山寨模式」給很多中國家庭帶來最實惠的滿足,他們可以據此尋求溫飽,尋求廉價的快樂。

     作為一種文化現象,我認為對「山寨模式」不能用簡單的好與壞來定義。

   「山寨」亦作「山砦」,原意為築有柵欄等防守工事的山莊。查在線字典,「山寨」指的是「舊時綠林好漢佔據的山中營寨,泛指山村。今日在廣東一帶,多指有涉嫌仿冒或偽造第三方商品的生產廠家,其產品主要特點為仿造性、快速化、平民化。」

     雖然我也承認,一些山寨企業存在於法理以外,有可能會動搖被社會大眾所認可的社會基礎,譬如假冒商品,還有低劣產品,這些確實是個很頭痛的問題。不過,另一個不可漠視的現實,就是中國有1.2億農民工,他們中相當一部分,靠的是山寨廠的存在而求得生存。假如我們一概而論地將「山寨模式」推倒,那將會是怎樣的一種情形呢?

    老實說,每每看到「山寨」兩字,我多會想到梁山泊好漢「大碗喝酒,大塊喫肉,大秤分金銀」的原始共產主義小康社會。從這點看,我倒對山寨模式帶有幾分好感。我相信道德家們站在道德高點上一定會糞土「山寨模式」,但假如山寨推倒,山寨人被招安後卻面臨聽天由命,甚至是活活餓死的命運,我寧做個鄙俗小人,為山寨的存在歡呼。

原文精簡版發表於2月6日《星島日報》木然紀事專欄,修改版發表於2月6日的《加拿大都市報》木然“異想天開”專欄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日志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