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煮酒吟懷好賞雪

字體 -

      今年冬天最大雪的那個晚上,我窩在朋友開的一間壽司店品酒。

      那晚風雪很大,天灰蒙蒙的,黃昏做完電臺節目後,駕車從下城往北行,一路上只見雪花,不見華燈。因為雪大路滑的原因,長長的車龍蜿蜒如蛇,忽然接到朋友的電話,同是性情中人的他笑聲句句暖耳:「大雪天,來我店裏品酒吧,我準備點小菜,你叫上幾位朋友,嘿嘿,我們聚聚。」

      朋友的店開在北約克,推門而進,一室的溫馨撲面而來。伺應將我引進內間,餐桌上擺著幾款江南小食,除了茴香豆、熏青豆、鹽煮花生,還有黃酒雞翅、菊花丁香魚、江南手剝筍、泥螺,與日本壽司可謂風牛馬不相及。

     壽司店的東主來自上海,一手淮陽菜眾口稱讚。他十多年前移民加國時原想在多倫多開間淮陽菜館,由於那時材料比較緊缺,無奈只好將早年留學日本在一所壽司店打工偷得的半點技巧發揚光大,一做就是十多年,用他的話說,是不過不失,夠喫夠用也就心滿意足。

     朋友是好客之人,一衆朋友到齊後,他拿出兩瓶古越龍山18年龍醞花雕,酒瓶是絳紅色的,瓶底為正方形,底部是一個仿真的大印章,上面刻有陽文的「古越龍山」四個古體大字,瓶蓋是設計古樸的「布蓋頭」,上面印有很民族化的花紋,配上布帶捆綁,既具皇氣,也蘊風情。

      喝黃酒要用熱水溫熱,小口酌,慢慢喝、徐徐咽,品味十足。古人喜溫酒而飲,晉代文人左思在《魏都賦》中有「凍體流澌,溫酎躍波」,說明溫酒文化源遠流長。

     我喜歡喝黃酒大概是受了魯迅那篇《孔乙己》的影響。至於將酒溫熱著喝,我想多是血液裏文學基因作用的緣故。

     兒時偷讀四大名著,大場景沒記住多少,《三國演義》中的煮酒論英雄,《水滸傳》裏宋江、戴宗與李逵到江邊琵琶亭喝酒的情景倒是過眼不忘。到了青春萌動時,再讀《紅樓夢》,對書中數次提到將黃酒溫熱而飲留下深刻的記憶。像第63回「壽怡紅群芳開夜宴」,為了給賈寶玉做生日,襲人等丫環專門準備了一壇上好紹興酒為寶二爺助興,那種歡樂至今似在舌尖。

     前些年回國,與多年不見的書友約好在江南古鎮同裏相見。那時小雪剛過,走在淅淅瀝瀝的陰雨和瑟瑟寒風中,古窄的長巷頗具詩意,檐水滴在青石板路上的情景像極了一把古樸的豎琴。走在江南的雨中,猶如走在歷史裏,一個無心的場景,也會令你嘆息不已。

      因為見朋友心切,再精致的景物也無心慢慢玩味。沿著街急急腳往前走,在街轉角處覓得一座高牆大院,將銅門環輕扣數下,不見有人應答,只好推開兩扇落漆大門,依約穿過種有石榴樹的小庭院,長廊盡頭的房間三面臨河,推門而入,朋友燙著花雕,笑眯眯地看著我,此情此景,早是夢裏溫習多遍的。

     都說喝酒不但要講究氣氛,還要講究環境。古書上曾記載,品酒最好的時節當是涼月好風,袂雨時雪;花開滿庭,新釀初熟;舊地故友,久別重逢。這情這景自然不錯,但於我來說,微醺吟懷,當是遊子他鄉夢,江南細雨時。

原文發表於3月6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異想天開”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随笔 | RSS 2.0 |

2 條評論

  1. 2009年3月28日 15:54linlinda

    Hi, 喜欢淮杨美食,上海风味。鹿鼎记关了门,失落了好一阵。多市另有些所谓的上海餐馆老板不是上海人,所以口味就打了折扣。你的朋友除了日本餐,同时也经营上海菜么? 谢谢!周末愉快!

  2. 2009年3月28日 17:09木然

    嗯。我的朋友開餐館比較灑脫,他只做日本餐,而且經常把餐館扔給 拍檔,自己去旅遊。

    週末愉快。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