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危險的雙重價值觀

字體 -

     在多倫多,相對來說台灣社區比較「安靜」和「自閉」。除了年頭年尾新春團拜或商家年會外,你很難看到像國語社區那樣紅旗漫卷渥太華,或者像香港社區那樣一戲連一戲地上演「紀念六四」以及「黃毓民政治棟篤笑」這樣的活動。出乎意料,近日台灣社區發生的「郭冠英事件」,不單令多倫多華人矚目,而且令整個台灣熱乎起來。

     身為多倫多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新聞組長的郭冠英,近日被民進黨立委爆出長期以「范蘭欽」為筆名在網絡上發表透露濃濃的「大中國意識」的文章,如「台灣不是國家,當然更沒有外交」,「台灣衹是中國叛離的一省,那來『主權』?」,「我們是高級的外省人哦,不知那次怎會是一個本省伯伯帶我來台北。」,或者將台灣稱之為「鬼島」,將台灣人標籤為「臺巴子」、「倭寇」。

     郭冠英有沒有說過這些話,或者他是不是百分之一百的「范蘭欽」,容後再議。因為如今郭冠英已被緊急召回台灣,台灣新聞局也宣佈郭冠英已被調離主管職,全案也送交公務人員懲戒委員會調查,調查一日未有結果,我們都不能先將郭冠英定性。

     我想討論的話題是,近日透過「郭冠英事件」的討論,我發現部分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喜歡以雙重價值觀作取捨。譬如,郭冠英身為台灣派駐外地的外交人員,他是否可以在8小時以內幹著維護台灣尊嚴的事情,8小時以外幹的是損害台灣尊嚴的事情?在我主持的時政節目「都市熱線」裏,有聽眾透過熱線電話明確表示:郭冠英有權這樣做,這個結論令我相當驚訝。之後我反問,假如加拿大的官員,或者美國的官員,或者中國的官員也這樣做呢?聽眾的答案是絕對不行,因為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它不應該承載國家的尊嚴。

     臺灣是不是一個國家,或者郭冠英可否堅持他的「大中國意識」這些具爭議性的問題姑且放到一邊,我所質疑的,是一個可能不是高級外省人,但起碼是高級知識分子的傳媒人,帶有如此深的種族歧視,那纔是問題的關鍵。跳離臺灣這個外省人與臺灣人的區域,假如在廣州罵鄉下人做「卜佬」,或者在上海罵農村人為「鄉巴佬」,那都是沒有修養的行為,這樣的言行真是有違「知書識理」。

     在3月18日的節目裏,我在節目裏再拋出「網絡人肉搜索是社會弱勢群體的保護力,還是多數人的暴政」問題時,有聽眾表示,衹要是利大於弊,就是好事,是值得支持的事情。對此我反問道:在未有廢除死刑的國家,10個人裏可能有9個人是該殺的,但有1人是被冤枉的,在無法分辨出誰是哪一個人的時候,本著利大於弊的精神,是否這10個人都該殺?聽眾給我的答案是肯定的。這位聽眾認為:衹要那9個人該殺,寧可錯殺,不可放過,那怕其中一人會成為無辜者也是值的,歷史最終會為他平反。

     對於這樣的答案,我真的無語。經歷過「反右」,經歷過「文化革命」的數代人,特別像這位聽眾,最後還走出國門,親歷西方民主文化,竟然可以接受國家名義下的「誤殺」,這說明中國要推動民主進程的路程是多麼艱難。

     現在我們有部分同胞確實是秉承雙重價值觀去看世界的,其危險的傲慢在於:凡是讚揚中國的,都是民族英雄;凡是批評中國的,都是賣國賊。在這個標準之下,廈門商人蔡銘超是愛國者,那些堅持反對蔡銘超言論的人都是賣國賊;構成普世價值主體的「民主、自由、人權、法制」,可以為心所欲地按照自己的意願去解釋,民族之火熊熊烈烈理所當然。

     中國政府在體現普世價值的聯合國三個人權文件上是簽了字的,但這不等於中國民眾從內心接受這個普世價值觀。讀者不妨看看身邊的同胞,很容易你就能找到這樣一些人。他們充分享受著西方普世價值的成果,思想依舊懷戀昔日的紅色暴政,即在國家名義下,個人的尊嚴、自由和應有的權利可以隨意被剝奪,這才是危機之源。

 【原文發表於3月20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都市时评”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日志 | RSS 2.0 |

18 條評論

  1. 2009年3月20日 20:45dave

    那你说中共对赵紫阳,对鲍同等的做法对吗?对任何事物的看法,立场是很重要的。你的反应真是不出我的所料。

  2. 2009年3月21日 14:35切! 胡说八道

    西方国家的双重人权标准才是混肴世人的危险分子!!!!!!!!!!!假民主,不了解中国历史,建议您多深入内地,了解民生,别在这里假惺惺一附居高临下的优越感的瞧不起人的样子!!! 你那中文节目有几个知识分子回去听,别把几个个别的答案当成所有人的想法,可笑!

  3. 2009年3月21日 17:33木然

    本来我对只会呼叫口号的主儿是懒得回帖的,今儿确实吃饱撑着,就回楼上几句:

    你了解多少中国历史我不知道,但你没学好中国文字倒是事实,帮你改改错字:

    “混肴”应是“混淆”;“一附居高临下”的“附”应该是“副”;“回去听”的“回”应该是“会”;

    句法上的错误就更多了,“双重标准”怎么成为“分子”?

    既然先生那么懂中国历史,那么高级知识分子,请讲理,靠嘲笑谩骂来支撑您的道理,掉份儿呢。

  4. 2009年3月21日 18:30随便说吧

    支持中国人,是单一标准,何来双重标准?至于他个人行事细节是他自己的事,其他人不必背书。想来以楼主之聪慧不用举例说明吧。

  5. 2009年3月21日 18:41木然

    楼上的只看到单一标准?我举三个双重标准给你看看?

    如果支持中国人是单一的标准,那么,台湾人也是中国人,但郭先生将自己看着是高尚的中国人(夸奖中国人),却骂台湾人是台巴子(骂中国人),这是不是双重标准呢?

    台湾的驻外代表,职责是维护台湾的民众利益的,但郭先生表面上做的是维护台湾民众利益,但暗里却去化名骂台湾民众,是不是双重标准呢?

    还有,如果郭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驻外代表,一方面肩负着维护中国民众的利益,暗里却写文章,嘲笑中国人没文化,没修养,是低级趣味的人,先生会接受郭吗?

    郭的行为,仅只是个人行为吗?

  6. 2009年3月21日 19:49随便说吧

    好吧。 1.简单说,如果郭骂了,想来以台湾人热衷告人诽谤,早就告到法院。没有,你所说的就不成立,没有皇帝不急,xx急的。就算如你所说,以台湾蓝绿互斗之卑鄙,郭以局内人鄙视之,有何不可?何况乃是引用李敖之语。 2.郭以台湾为一省,触犯台湾自己的基本法了么? 3.柏杨之文,我大陆之民众并未排斥,最多也是不好受。 4.郭的行为,即使不是个人行为,连台湾的法都不犯,他被追杀,并非因他鄙视绿人,乃是支持统一,在这里我的单一标准不正好适用么。

  7. 2009年3月21日 21:30木然

    回应:

    1.如果郭没有违法,就不会被停职调离,并且送交公务员惩介委员会调查,这不是皇帝和太监的问题,就事論事,台湾蓝绿之争,是民主社会下正常的攻守,不存在卑鄙,郭有个身份问题,他与李敖不同,他是公务员。

    2.郭如果秉承他的价值观,就不应该去做这个官员,要做这个官员,他的价值观就应该与聘用他的政治集团保持一致。就如我们,如果坚持社会主义,就不要出国,不能又出国,又说社会主义好,这就是矛盾的双重价值观。

    3.我们在评述郭的行为的时候,先要确认他是一位官员,接收他的官员背景,如果我们忽然将他当平民看,华人当他官员看,这就是双重标准。

  8. 2009年3月21日 23:17随便说吧

    1.并且送交公务员惩介委员会调查,是调查。并不是有两个党就叫民主社会,尤其以族群划分的党派。是不是民主社会,以成龙的笑话论来看就很好。再说香港,经济不好时,民主派支持者众,在大陆的帮助下经济好了,他们就被遗忘了,说好听了叫民主,不好听了,叫集体趋炎附势。 2.郭干了有违他的职务的事情了么?在民主社会,人家的价值观是人家的私事吧。社会主义好不好,小到我们的总理哈珀,要实现一党专制所发动的选举,大到美国要国家干预,不言自明吧。 3.再说一遍,他当官的时候干官事,他干错了什么了?他下班干私事,有人是不是管的太多了。 4.有人离开中国却还要写中文,却管别人爱不爱自己母国。中国现在做的都是社会主义的么?美国做的都是资本主义的么?你听说的社会主义是什么样子,倒是令我很感兴趣。

  9. 2009年3月22日 00:14木然

    你在回避我的问题:

    如果郭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驻外代表,一方面肩负着维护中国民众的利益,暗里却写文章,嘲笑中国人没文化,没修养,是低级趣味的人,先生会接受吗?

    另外我什么时候说,有两个党就叫民主社会?

    还有,如果你认为国民党和民进党是以族群划分的党派,或者大陆帮助了香港的经济,香港民众就离开民主派,那我确实没有什么话可说,我相信先生多接触些来自港台的民众,再重新检视自己的看法。

    郭冠英事件,我对他发表什么观点没有兴趣,对他是不是犯错也没有兴趣,我关注的,郭作为一个派驻人员,他在岗上说出与所处政治集团完全不同的价值观的看法,对于他的行为,我们身边一些同胞,在判断是非时,假如郭代表台湾,他就是对的;假如他代表的是中国大陆,他就是错的。这就是双重价值观的提出,我仅提出这样的问题,并评价这种行为,仅此而已,讨论必须围绕文章的原意,不要超出这个原意,然后将一些观点强加到我头上。

    我这么说,我想已经很清楚了。如果先生觉得不清楚,我也没有办法。

  10. 2009年3月22日 23:56George

    人家署名用的并不是郭冠英,人家可没以公务身分发表。一边自由民主一边意识形态讨伐,您这个价值观可够一致。拿厂家一个个spot稿播的时候您都相信那些稿么?上纲上线。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