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色盲的舵手

字體 -

      之前我曾經對這場經濟危機作過這樣的描述,一如海嘯來臨,幸好我們都登上了一艘看起來還可以抵擋風浪的大船。如何把船駛往安全的綠洲,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但事實上不可能每個人都來當舵手,最後我們選擇了一個叫哈珀的人,讓他來當船長。哈珀船長在取得全船人的信任後,他找來一名叫費海提的人來當舵手。這船怎麼開?開到哪裏?我們衹有相信哈珀,相信費海提。

     我一直懷疑哈珀和費海提不是一名好船長和舵手,這固然是成見。不過,我想我的這種成見是有理由的。

     譬如去年8、9月的時候,我在由我主持的「都市熱線」(A1中文電臺AM1540黃昏6點30分)裏喊出「經濟衰退來了」,之後我的一名朋友指責我不應該在大氣電波裏這麼說,因為「經濟衰退」是件很大的事情,不能隨便說的,那時我確實底氣不足,因為朋友是經濟專家。後來我聽到同是經濟專家的哈珀說,華爾街發生的金融海嘯不會影響加國經濟,因為加國有良好的防禦系統,之後我又聽到費海提信誓旦旦,說加國沒有經濟衰退,我一下子泄了氣,很為自己的近視和無知臉紅。

     到了11月的時候,全球經濟四面楚歌,全球經濟衰退真的來了,但費海提卻信心百倍地告訴我們:加國財政不會出現赤字,而且還將有盈餘。那時我是堅信不移地相信和擁護我們的舵手的。盡管私下我也曾多次閃出懷疑的態度,這種不信任不健康的懷疑,很快就被我「鬥私批修」掉了。

     今年1月,費海提稱為了拯救經濟將會出現340億赤字,舵手這次顯然是自摑嘴巴,因為他60天前還說有盈餘,但本著舵手不是神的精神,我還是原諒了他。我的想法是,在世紀危機到來的此刻,既然同舟,就要給舵手予信任。340億赤字就340億吧,如果能拯救經濟,能夠遏制失業率,多花點錢算什麼呢?

     這些都是我之前的想法,但今日我不這樣想了。這個星期二(5月26日),費海提忽然轉口,說聯邦政府本個財政年度赤字將逾500億加元,天,不是340億了,是超越了三分之一,舵手的眼光也忒差點了吧?難怪聯邦自由黨黨魁葉禮庭在27日國會質詢時表示:「在處理我國目前面臨最緊迫的經濟衰退問題上,財長毫不稱職。他的預測再次證明毫無可信度,目前加拿大人民背上了有史以來最沈重的財政赤字,而經濟刺激的舉措卻欠奉。」

     現在我支持葉禮庭的提議,請哈珀炒掉費海提,因為這確實太不靠譜了。作為財長,費海提自去年8月以來沒有一次判斷是正確的。現在我們全船人的生死全操在他手中,甚至我們子孫未來的前途也都在他手中(假如天文赤字出現的話)。但可惜,我們的舵手是色盲的,他無法辨別危險的信號,我們怎能一信再信他呢?

     現在大家都說聯邦各大黨會因為EI改革存不同意見引發大選,我倒不這樣認為。相反,我以為目前哈珀面臨著一場新危機,這場危機甚至大於去年底來自三大反對黨組成聯合政府的危機。

     根據年初通過聯邦政府預算時各黨派達成的協議,6月將是聯邦保守黨政府向議會回報預算執行情況,也是聯邦自由黨葉禮庭給哈珀的第2個考察期,如今500億赤字的出現,相信葉禮庭會聯合各反對黨威迫哈珀炒費海提魷魚,假如哈珀說「不」,那大選啟動的倒計時器將一定開動;假如哈珀真炒了費海提,那聯邦保守黨政府面臨新改組,信用的失去,內傷將會加重。誰敢說,這不是哈珀最艱難時期的開始?

原文發表於5月29日的《加拿大都市報》木然“都市時評”專欄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