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2009年7月 的存檔信息

影子的故事

      進入7月,多倫多的夏季真正來臨。這些天氣溫驟然高起來,天高雲淡,極目遠眺是藍藍的艷陽天。       前天在MSN上見一朋友,問起我最近的情況,順手就將近照傳送過去,數秒鍾後,對方一聲驚嘆,你曬得好黑啊。       呵呵,「你曬得好黑啊」這句話大概是我近期聽得最窩心的一句話了。為什麼?能有心情曬曬太陽,出出汗,說明我很正常,無論心態與身體。生活是什麼?就是… (閱讀全文)

阿扁,你真的錯了

臺灣29歲的女檢察官林怡君引宋太宗「誡石銘」的「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十六字箴言以史鑒今,直指「扁案」實質是良心的審判。      陳水扁涉貪瀆弊案被披露初期,一些來自台灣的朋友在與我討論「扁案」時,大都流露出失落、悲傷、被騙、恥辱的情緒。因為曾幾何時,阿扁在他們心目中確實是民主、清廉的代表,是反黑金、倡清明、爭民主的先鋒和胸懷高尚價值… (閱讀全文)

找個天使替我去愛你

西单地下通道女孩翻唱《天使的翅膀》      我承認,我有很深的「北京情結」。北京於我來說不止是一種經歷,還是一種境界,一種文化,一個理想與精神的聖地。      我的大學時代,正是張行、齊秦、羅大佑的年代。一把吉他,一張飄忽的嗓子,一頭桀驁不訓的長髮成為時髦。「人民大學」小門外是蘇州街,那時的蘇州街不像現在高樓林立,沿街往海淀鎮走下去,總能看到小河悠悠,田… (閱讀全文)

苗大偉,你媽媽喊你回家倒垃圾

設計圖片       至今沒有誰能明白,一個無厘頭的水帖居然在六小時內爆紅網絡。這就是我們身處的這個時代。今日,我們的生活無可避免地承受著兩種不同形態的夾擊,一是來自現實,一是來自網絡。      7月16日10點59分,在百度「魔獸貼吧」中一個名為「賈君鵬,你媽媽喊你回家喫飯」的空帖,以接近爆炸的方式迅速躥紅,短短的6個小時便引來了39萬網友點擊瀏覽,接近17,000名網友… (閱讀全文)

生活的味道

     最近推掉幾個活動,朋友反饋回來的信息自然是不甚快樂。我當然明白朋友的意思,但我確實不習慣在公眾場所穿梭,那怕是穿著西裝,手上拿杯紅酒,在矜貴的微笑中竊竊私語,這都不是我杯茶。      其實我是個很會玩,也很能玩的人。況且,無論從思維上,還是容貌上,我想還未至於老態。但我確實遠離了熱鬧,而且更加思念安靜。      這一年來的幾次休假,多是到附近一些名不… (閱讀全文)

社會病了

       隨著社會文明的進步,按理,社會群體的「精神明辨力」應該得到提高。但現實社會中,精神文明的逆行抗力同時也在作用於社會群體。舉個簡單的例子,「唯美」是一種向上的行為,但「唯醜」則是一種逆行的對抗。在這種逆行抗力的影響下,「唯醜」可能更顯討好。像港台電視節目類似「殘酷一丁」、「超級無敵獎門人」的欄目,就是在金錢的推動下,將人性的缺憾極力放大,以達… (閱讀全文)

客人惡過主人

     網上有則新聞,一位新移民拎著刀子上街,路人報警後被警察拿下,經過解釋,獲知他在花園勞作完畢,順手拿著那把挖草刀上街買番茄,引出一場誤會。一位蕭姓專欄作者看到這則新聞,並沒有從加拿大法律的角度去考慮,而是想當然地推論出:加拿大警察愛管小事、濫殺無辜,中國的警察不會輕易開槍,更不會把拎刀上街的人拿下。      本來,加國法律從維護公共環境安全著想,規… (閱讀全文)

牌坊倒塌了

       中國河南鄭州市一塊劃撥為建設經濟適用房的土地,被開發商改變用途建成12幢連體別墅和兩幢樓中樓,有記者就此事采訪鄭州市規劃局,該局主管信訪工作的副局長逯軍質問記者:你是準備替黨說話?還是準備替老百姓說話?此話一出,迅速成為本年度最牛的網絡語言。      借助偉大的谷歌,發現逯軍出生於1958年出生的幹部,屬於與時俱進正當年的幹部;再看簡歷,參過軍,做過… (閱讀全文)

校園故事

     也許我自小生活在大學校園裏,大學畢業後,又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在大學工作,因而我每到一個城市,無論是中國,還是加美,衹要有機會,我都會到當地的校園走走。那些有著尖屋頂、圓氣窗的建築物,仿佛是一組矗立在土地上的音符,又或者是歷史教科書裏每一個躍動的鉛字,惹人眼熱,撩人心動。      關於康樂園(現廣州中山大學南校園)我寫了很多,原因是那裏的一草一木凝… (閱讀全文)

一座樓說:我倒!

    有時新聞里的新聞,更加耐人尋味。      6月27日拂曉,上海閔行區“蓮花河畔景苑”一幢13層的在建住宅樓突然連根拔起倒塌了。這些天,評論家忙于奮筆疾書謳歌這幢根基尚淺、不堪重負,為保“全尸”毅然自己躺到地上的樓房,是“中國最有良心的樓房”,因為假如這幢樓房不倒,那麼倒下的就是那些“購房者”了。誰都不會接受自己花盡一生積蓄買來一座說倒就倒的樓房。或者說,這幢樓… (閱讀全文)

罷工長不了

     近3萬名市政工人大罷工於昨日零時過後正式啓動,有民眾擔心多倫多將再次陷入如2002年罷工時那樣垃圾成山、臭氣熏天,對此我並沒有那麼悲觀。我相信這場罷工將會在這個周末前結束,工會會作少少的讓步,而市府方面也會對工會作出體面的遷就,理由很簡單,因為我們的市長是苗大偉。      我想熟悉多倫多市政的讀者應該清楚,與前任市長賴士民(Mel Lastman)相比,苗大偉與…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