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2009年8月 的存檔信息

心的守候

     忽然覺得,「守候」不止是一種回憶,還是親情的味道,是心的期待。      現在的孩子已經沒有這樣的經歷了。在學校或者機關大院里長大的我們,相信都記得以前那個「革命」年代,生活起居不需要時鐘,每天的作息安排全憑廣播指揮。早晨六點,家喻戶曉的是《東方紅》樂曲,之後是全民廣播體操時間;6點半,走遍千家萬戶的是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的「新聞和報紙摘要時間」;7點鐘… (閱讀全文)

6%的力量

     如果我問你本星期中國網上最潮的「潮語」是什麼?你不一定能答出來。讓我告訴你吧,這就是民眾「被67%了」。費解嗎?不明所以就請耐心看下去。      上期我在專欄《瞎折騰》一文裏談到:中國教育部欲微調44漢字的字形,推出琢磨了8年的《通用規範漢字表》徵求意見稿,官員們為了體現民主,將徵求民意時間定為8月12日到8月31日,頭尾衹有20天時間。為此我提出質疑:「8年… (閱讀全文)

白色的金盞花

      人一生中有很多經歷,有時候也許衹是曇花一現,但霎那間的美麗依舊動人,依舊令你懷念。譬如之前我在《香格里拉的夜晚》寫過我與冰兒的相識,那是一種默默的欣賞,直到美好的種子在心裏抽芽。      關於情感的故事,永遠是文學作品最火熱的主題。台灣八十年代有部影片叫《金盞花》,主演是林青霞和秦漢,這部很典型的瓊瑤作品,把「愛情」這兩個字演繹來解釋去,始終脫… (閱讀全文)

那些瞎折騰的官員

     我在看到「中國教育部欲微調44漢字」這則新聞時,忍不住在谷歌(google)上鍵入「微調」這個單詞。令我感到驚訝的,是在我使用的打字系統裏,「微調」兩字並非是一個設定的單詞,我以為我使用的打字系統比較落後,於是再換另一種方式輸入,結果依然如此。這令我忽然感悟:原來「微調」這詞兒是新生事物。當然,可能有讀者對此予以反駁:「微調」不是新詞,無線電裏有「微… (閱讀全文)

中國百姓不高興

     由宋曉軍、王小東等評論家、學者和資深傳媒人合著的《中國不高興》一經問世就被炒熱,這是今年初的事情。「奧運」之後,中國民眾的國際視野更加開闊,他們一直陶醉在中國要做一流英雄大國的激情中。《中國不高興》的出現是這種激情高潮的標幟。「後奧運時代」,中國民眾相信中國一定能告別晦氣重重的歷史悲情,告別自我矮化的精神歷史,依托國家大目標實現眾生幸福平等。… (閱讀全文)

香格里拉的夜晚

       在我的感悟裏,「情調」是一種記憶。      從前到香港公幹,夜幕低垂後,朋友們多喜歡泡在蘭桂坊的酒吧,看很帥的Bartender 調著最正宗的酒和欣賞最潮的爵士音樂,而我多會離群而去,選擇在港島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大堂酒廊消費整晚整晚的時間。      那時冰兒在大堂酒廊彈奏鋼琴。開始我們並不相識,很多時候我衹是遠遠地注視著她,偶然會與她的眼神相遇,她多會隨著韻律… (閱讀全文)

從股溝漸露到《廢都》解禁

     中國陝西籍作家賈平凹的名作《廢都》在被禁16年之後,近日高調解禁,作者選擇8月8日在西安賈平凹文學藝術館作新版首售,引發中國評論界的熱論,有評論指《廢都》被解禁,標幟著告別中國文學「過度廉恥」時代,是超越了文學價值的解放。       如果媒體不熱炒《廢都》解禁,我想我也不知道原來這場鬧劇還未收場。令我感到無所適從的是,中國官方並沒有就《廢都》解禁發出…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