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那些瞎折騰的官員

字體 -

     我在看到「中國教育部欲微調44漢字」這則新聞時,忍不住在谷歌(google)上鍵入「微調」這個單詞。令我感到驚訝的,是在我使用的打字系統裏,「微調」兩字並非是一個設定的單詞,我以為我使用的打字系統比較落後,於是再換另一種方式輸入,結果依然如此。這令我忽然感悟:原來「微調」這詞兒是新生事物。當然,可能有讀者對此予以反駁:「微調」不是新詞,無線電裏有「微調電容」,這個我當然懂。不過,那衹是一個有限範圍內使用的專業術語,不像今天那麼重要,那麼意義深遠。不信你像我一樣試著在谷歌上搜索,置前的「微調」條目是「貨幣政策微調」、「動態微調」以及「央行微調引發股市地震」等,由此推斷:「微調」這詞兒在當今社會中,是起到多麼大的作用。我相信,很快,很快,「教育部微調44漢字」的條目會躍上穀歌的前列。

     據說教育部這次推出《通用規範漢字表》,是經過8年打磨,對所收的8,300個漢字全部進行了復查,在統一筆形規則的前提下,生成了這個宋體字形表,其中包括這44個「微調」的漢字。之所以說是「微調」,原因是這44個字只佔《通用規範漢字表》總字數的0.57%,微之極微。中國國家語委副主任、教育部語言司司長李宇明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微調只不過是將以往習以為常的書寫習慣變過來。他強調,微調不會對百姓生活造成多大影響,主要是針對印刷規範而言。

     我不知道李司長所說的「微調不會對百姓生活造成多大影響」指的是什麼。「琴」「親」「魅」等44個漢字具有通行度高、易於識別的特點。說透切些,這些字完全具備承載本義和情感的功用。「微調」後,無所適從的普羅大眾反而不知道方便了誰,更搞不清這種「微調」對社會進步有何實質意義。相反,於我輩而言,「微調」將令我們從今以後讀書寫字時,面對44個漢字可能會變得陌生和猶豫不決,這是不是瞎折騰呢?一如有網友表示:這是添亂,專家改的不是字,是寂寞。

     再有,一個耗費了8年人力、物力的決策,徵求民意從8月12日開始,到8月31日截止,頭尾統算20天。「8年」與「20天」的比較結果,意味著當官的可以折騰8年,百姓衹能折騰20天,這個對比反映了當今中國某些官僚的霸道和不懂得尊重民意。再往深層次思考,以此作參照,我們就不難理解「通鋼」員工家屬為何會對「通鋼」被變賣反應如此激烈,怨氣沖天了。

   「五四運動」之後,中國漢字改革是在一幫精英的鼓吹下跌跌碰碰走過來的。譚嗣同曾激奮地呼吁「盡改象形文字為諧聲(即拼音文字)」;蔡元培則認為:「漢字既然不能不改革,盡可直接的改用拉丁字母了」;錢玄同更激烈:「漢字的罪惡,如難識、難寫、妨礙教育的普及、知識的傳播」;瞿秋白說:「漢字真正是世界上最齷齪最惡劣最混蛋的中世紀的茅坑」;而革命旗手魯迅宣稱:「漢字是愚民政策的利器」,是「勞苦大眾身上的結核」,「倘不先除去它,結果衹有自己死」,他斷言,「漢字不滅,中國必亡!」

     可笑的,文化精英們說歸說,罵歸罵,他們的思想,他們的言行,最終依舊是借助漢字得以保留下來。今日科技技術日新月異,中國沒有亡,漢字依然發揮著它獨特的作用,而且愈來愈受到世界各國的重視,「漢學」成為一種時髦,而不是精英們所說的「罪惡」、「茅坑」和「結核」,所以,還是那句話,別瞎折騰了。

原文發表於8月21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都市時評”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2 條評論

  1. 2009年8月21日 08:31安心

    中华典籍由繁体字一脉相传。 从中华文明的传承维系角度,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台湾反而比我们做的好。 马英九提出的”识正书简”至少也比这些无聊的折腾来得有意义的多.

  2. 2009年8月21日 15:51紫雨风弦

    确实是太闲了~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