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心的守候

字體 -

     忽然覺得,「守候」不止是一種回憶,還是親情的味道,是心的期待。

     現在的孩子已經沒有這樣的經歷了。在學校或者機關大院里長大的我們,相信都記得以前那個「革命」年代,生活起居不需要時鐘,每天的作息安排全憑廣播指揮。早晨六點,家喻戶曉的是《東方紅》樂曲,之後是全民廣播體操時間;6點半,走遍千家萬戶的是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的「新聞和報紙摘要時間」;7點鐘,大概會播送些「毛主席走遍祖國大地」、「山丹丹花開紅艷艷」和「紅色的話務兵」之類;中午11點半下班,照例由「大海航行靠舵手」開始,然後就是單位各部門的通訊報導;下午起床,會播放些歡快的音樂,記憶中有《洗衣歌》、《沂濛山歌》和《大紅棗兒甜又香》之類的,到傍晚5點半,一輪新聞後,依舊是革命歌曲大聯唱,每天如此,人們沒有過多的奢望,也沒有太多的資訊,家家戶戶中規中矩,生活依然快樂。

     童年留給我最深的記憶,是每晚廣播響起的時候(我們那時叫「響廣播」),我與哥哥會在父親下班必經過的小路邊守候,那時沒有遊戲機沒有互聯網沒有iPod,最開心的期盼就是看著父親騎著那輛烏黑的「三槍牌」自行車在小路那頭出現,之後我和哥哥歡天喜地迎上去,一人拉著自行車扶手的一邊,開心地高喊「爸爸回來啦,回家喫飯啦」,這種情景假如告訴今天的孩子,他們一定認為不可理喻,但在我們那個時候,這確實是件很美好的事情。

     很多年之後,當我與已是耆耆老矣的父親回憶起這一慕時,我告訴他,童年最快樂的是能在小路邊「守候」他的歸來,父親聽我這麼說,先是伸出寬厚的手掌輕掃著我的後腦勺,之後眼睛凝望著前方,他的聲言有些沙啞,但卻令人心靈顫動。他說:「在幹校被專案組隔離審查時,有幾次我走到水庫邊想一了百了,但每次想起下班後你們兄弟的守候,我又放棄了這種想法。」

     父親的回憶令我無語。原來在我的生命中,一個守候裏,有著另一個守候的期待。

     我曾在《白色的金盞花》裏寫道:「一位婦人為了能培植出白色的金盞花,不惜年復一年地在盛開的金盞花裏挑出稍白顏色的花朵留種再種植,如是者20年過去,她終於憑著以心為圃、以血為泉的培植與澆灌,種植出一朵如銀如雪的白的金盞花。婦人最令人感動的是以堅持不懈的追求,期待花開的守候。

     生活中,我們都曾有過很多的守候期待。讀中學時,課間會守候在傳達室,盼求收到遠方的來信;秋天會守候在圓形的氣窗,期待一片紅葉落下;冬季會在聖誕鐘聲響起前守候第一場雪的到來;午夜夢醒,守候著電話守候著關懷在月色裏思念到天明。

     我常想:人一生中有很多次的守候,當一切成為回憶的時候,內心的守候將是永久。

原文發表於8月28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異想天開”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随笔 | RSS 2.0 |

5 條評論

  1. 2009年8月28日 09:28紫雨风弦

    我那时天天守着广播听说书呢! :)

  2. 2009年8月28日 10:09我在

    感人。

  3. 2009年8月28日 11:34wawa

    喜欢这些文字,小时候也总等在街口,为了看到父母的班车来到,总和小朋友一起比谁先看到那辆车,那时眼神真好,一点也不近视。

  4. 2009年8月28日 14:57烟酒僧

    文笔不错,有点“朱自清”味。

  5. 2009年8月29日 22:48丹妮

    看了这些文字,脑子里也回忆起小时候的情形。。。写得真好!真挚感人!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