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快樂得令人想哭的縱貫線

字體 -

     今年寒冬一月,我們正面臨著金融海嘯和氣溫奇冷的雙重夾擊,我在《期待縱貫線》裏許下我的心願:2009,我們需要這樣的強音,更需要向死而生的信心。

    感謝大班旅遊在這個特殊的日子,2009年9月9日,將縱貫線帶到了多倫多。這是一個令人快樂得想哭的夜晚,用大佑的話說,也是一個向音樂致敬的晚上。

    我們的縱貫線,在宗盛大哥的帶領下,從《鄉親父老》的歌聲出發,然後,《鹿港小鎮》、《愛相隨》、《我想要的感覺》、《花心》、《我終於失去了你》、《光陰故事》、《寂寞難耐》、《戀曲1990》、《亡命之徒》接踵而來,最後在《出發》中向台灣音樂的70年代、80年代、90年代和2000年代說再見。

     四位雄性荷爾蒙十足的樂壇男人,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和張震岳一襲白衣,令這個夜晚生機勃勃。音樂會後,驅車100多公里回到家裏,已是午夜時分,那些躍動著的音符,帶著淡淡的懷舊味道,不斷刺激我的思維,令我無法安然入睡。

     在一位台灣女孩的博客中,我看到她在看完縱貫線音樂會後的感觸,那是很簡單的幾個字:我的父親喜歡羅大佑,我的母親喜歡周華健,而我喜歡縱貫線。身為台灣人,我為你們驕傲。

     我在電臺的同事葉子青恰好坐在我的身旁,我一直有些好奇,這位出生在香港,受教育於加拿大的新生代,就算可以聽懂張震岳和周華健,但是否能懂李宗盛?能懂羅大佑?事實上,我的擔心真的多餘。從始至終,我們同在一旋律上,臺上臺下共呼吸,那種協調與關懷,就像同乘一列列車,不管來自何方,登上縱貫線,從昨日出發,開向未來。

     這是超脫了音樂的對話。一如我之前所寫到的:「節奏上,司鼓的張震岳擅長中快節奏和搖滾,其餘三人則偏重於中慢板節奏的演繹,這可以看作是一種對話。過去的與現在的;今日的與歷史的;本土的與世界的;年老的與年輕的;高雅的與通俗的;主流的與草根的。」

     音樂會結束後,子青對我說:在香港找不到這樣一個樂隊,我點了點頭,我說這是臺灣新民歌運動後音樂史的第一次,也將是歷史的最後一次。縱貫線的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刻劃著不同的時代,我們在這種刻劃中成長。至於張震岳,其實他就是「今日」的代表,他的視覺,就是今天這一代人的視覺。

     老實說,我一直擔心張震岳是否夠份兒挑起這副擔子,但令我心靈顫動的,是這位有張很酷的臉的男孩,其實很簡單,很純樸,他的簡樸,令複雜的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從過去中一一顯耀出來。

     我這代人,可以說是聽著大佑的歌步進校園,然後在宗盛大哥的歌裏開始戀愛,在華健的歌裏放肆成長。那些曾經的故事曾經的歌,在這個夜晚如四個男人演繹的「風兒輕輕吹」般,深情、向往、固執而沉迷。

     曾經以為,經歷風雨,經歷人生,我們都不再會激動。但這個初秋的夜晚,一首《出發》,令我們百感交集,快樂從心泉湧出,淚流滿臉:

                 出發啦 不想問那路在哪                  不怕運命 給什麼關卡                  當車聲隆隆 夢開始陣痛                  它捲起了風 重新雕塑每個面孔                  夜霧那麼濃 開闊也洶湧                  有一種預感 路的終點是晴空

                 出發啦 不想問那路在哪                  迎風向前 是唯一的辦法

                 ……

原文發表於9月4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異想天開”專欄,精簡版發表在9月18日《星島日報》木然紀事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情感 (全局), 文化笔记 | RSS 2.0 |

17 條評論

  1. 2009年9月11日 16:22大佑歌迷

    我真是不敢自称是大佑的歌迷了 - 我竟然不知道他来多伦多演出。

  2. 2009年9月11日 18:07凌波仙子

    555,错过了——

    木同学怎不预告下?唉,可惜呀!

  3. 2009年9月11日 20:03木然

    你們經常看見我博客躲著走﹐當然錯過。以後跟組織密切點﹐就不會錯過了﹕)

  4. 2009年9月12日 06:50凌波仙子

    你这个组织有点冷,密切不起来啊。

  5. 2009年9月12日 10:25木然

    仙子同学,看见老师要叫好,怎么说我也是看着你走进康乐园开始读书恋爱的。

    让老师告诉你吧,不要因为组织冷,就不密切。你要学会欣赏这种真实。

    偶年轻时当版主,也知道每贴必回,必然就是你赞扬我N句,我赞扬你N句,你来我往的,但往深想,这种“热乎”原来都是有条件的,俗气得很,累得慌。

    上网图的是真实。如果上网还像生活那样面谱化,客套化,那为何要上网呢?

    开博如同论坛,网友也分四种:

    第1种:等价交换型。这种网友你每贴回他,他就每贴回你;你赞扬她几句,她就赞扬你几句;你去他博客踩踩,他也来你博客踩踩,这样的热闹很容易制造,用力喊几声,或者装着喊几声,就有回报:但当你不去她博客踩踩,叫叫,喊喊,她就不来你博客踩、叫、喊了,是极端的实用主义。

    第2种:铁杆型。这种网友留贴不图回帖,不管你回不回,他都坚持冒泡,个性十足。算是比较真实的性子。

    第3种:好斗型。是众人皆醉我独醒,喜欢挑刺儿,热衷挑起战火,只要能吵起来,就能到高潮,这种网友说话不讨好,但也没坏心,于我来说,起码比第一种网友好。

    第4种:变态型。这类网友什么话到他嘴里就是大粪,就喜欢弄得到处是垃圾,对于此类网友,很多人会躲着走,我倒觉得无所谓,有空就理理,没时间就清理门户。

    你老师我比较变态,昨天星星生活的捷克佳同学还问我,你博客咋不准时更新捏?我说我开博客与别人不同,别人求的是掌声笑声赞美声,我图的是挖个洞,把手上的东西往里塞,至于啥时候塞,塞多少,那是随心所欲,正所谓不求掌声赞美声,只求塞东西。

    老师也比较世俗,听到赞扬的话也会偷着乐,但老师比较懒,谁来谁不来,谁热情谁不热情,老师都一样开心,门庭冷清好喝酒。

    老师对你够好的,这一贴是近年来最认真回的一贴。估计老师又得罪人了。

  6. 2009年9月12日 21:36jo

    SJB!

  7. 2009年9月12日 22:01凌波仙子

    【没见过这样热衷当老师的,硬着头皮——】

    原来木老师外冷内热,仙子友情提醒向组织靠拢的人,别不小心给烫着乐~~

    (叫惯木同学,这回改口老师是相当别扭滴说,改不了口的话还请老师包涵)

    我不知自己属哪型,不过您家我算来的勤的,也时不时乱侃24,不过您没认出来就是。

    您这长贴是幽默小品,偶也近一年没这样捂着嘴笑了,算你能耐。

  8. 2009年9月12日 22:09木然

    楼上打来一阵粉拳,骂老师SJB=神经病:)

    你一年都没笑啊?看来小比他爹失职。。。^&^

  9. 2009年9月12日 22:13凌波仙子

    09春晚看了这支乐队的演唱,看罢上网狂搜那个张震岳的一支歌,叫什么来着,(记性真差,只记得那支歌王菲那英也唱,特别搞笑),也知道了这几个大男人的梦想和光荣···

    音乐啊,音乐!从来这样梦幻又贴心,决不像爱情,可遇不可求,或者某一天,将人辜负···

  10. 2009年9月12日 22:15木然

    那首歌叫《亡命之徒》。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