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葉禮庭被抬上賭臺

字體 -

     9月的第一個期,氣溫依然炎熱,秋之腳步聲尚未響起,聯邦大選的戰鼓忽然奏鳴,聯邦自由黨黨魁葉禮庭(Michael Ignatieff)9月1日宣佈,在國會9月14日復會後,將尋找第一時機將哈珀政府趕下臺。

     按照我們習慣的觀念,反對黨要啟動大選總得有個理由。用毛澤東的說法,就是「凡是要推翻一個政權,總要先造成輿論,總要先作意識形態方面的工作」,葉禮庭要造輿論,當然要找到一個說法。譬如像哈珀政府拯救經濟不力,或者在經濟困境的當前,沿用舊有EI政策令民生困擾……等,但這些「說法」僅是舊話重提,如果能夠成為啟動大選的理由,那麼在過去一個月、三個月、半年甚至一年葉禮庭早就應該啟動大選,哈珀政府在過去一個月、三個月、半年甚至一年沒有被反對黨聯盟拉下臺,說明反對黨,或者葉禮庭還是認同哈珀的施政綱領。所以,自由黨此番啟動大選的理由,衹有葉禮庭所說的:我們會做得更好。

     這真是一句很幼稚的口號。「我們會做得更好」,潛臺詞等於給了哈珀先生一個很不錯的肯定,即哈珀團隊做得不賴。假若我們簡單地就從這句口號出發,就可斷定葉禮庭輸了。過去5年我們已經歷了三次大選,如果葉禮庭這次啟動大選成功,等於政客們將5年4次大選的災難強加給加國民眾的頭上,你說民眾會否樂呵呵地接受?

     相比之下,哈珀倒是個很懂搏民眾同情的政客。面對葉禮庭的宣戰,他款款深情地面對鏡頭對我們說:在他遇到的每一個加拿大人,都不願意接受頻繁的大選,這句話很能打動民眾的心,是「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孤立葉禮庭陣營最有效的辦法。聯邦自由黨重量級大炮李博(Bob Rae)面對哈珀的太極起勢,語帶譏笑地反擊哈珀不懂民主社會的遊戲規則,這本來是句實話,因為我們國家這套選舉制度,就是這個民主社會肌體裏充滿生命力的基因,政府施政有違民意,可以借助選舉改顏換色。問題是如今民意不想選舉,他們認為既然哈珀做得不賴,那就沒有必要換個口稱會做得更好的人上去,在經濟困境的當前,民眾缺乏冒險賭博的信心,也不願意陪政客一再遊戲。

     這並非我順口開河,結果就是這樣。根據加通社Harris-Decima本週二公佈的調查顯示:自由黨在全國的支持率下滑至31%,與保守黨的34%存有3個百分點。新民主黨的支持率有15%,綠黨10%,而魁人政團則有8%。另外,有50%的受訪者認為葉禮庭做法錯誤,僅38%認為他做對。73%表示今秋沒必要舉行大選,21%認為有此需要。

     Harris-Decima民調公司高級副總裁獲加(Jeff Walker)表示,今次的調查顯示,假如現時舉行大選,結果不會有太大改變。這或許會令人明白,為何從未對可能會舉行大選表現興奮的加拿大人,如此堅決反對今秋舉行大選。因為許多人會認為,面對現時的經濟困境,倘若又要花3億元去進行一次跟對上次結果不會有太大區別的大選,實在沒有太大必要,這種心態跟慣常聽到選民不想有大選的回應,兩者有少許分別。

     其實,葉禮庭也不是第二個迪安,為何會如此不「政治」呢?我的看法是:葉禮庭宣佈不與哈珀合作的前兩天,剛好參加完聯邦自由黨的黨團大會,葉禮庭欲啟動秋季大選的做法,估計是受到來自黨內的壓力。因為今日我們每個人都嗅到了經濟復甦的味道,「桃子將要熟了」,自由黨人想搶先摘桃子。如果秋季不選,明年待哈珀領導的聯邦政府取得經濟復甦的輝煌戰績,到那時,葉禮庭就更沒機會贏得大選了,所以說,葉禮庭是被他的同仁擺上了賭臺,這是唯一的選擇。

     以我的估計,現在風聲收緊,葉禮庭不會輕易下注。假設這一仗輸了,他就會一鋪輸盡,如此,他唯有先颳風打雷,與其是做給哈珀看,倒不如說是做給自己的同仁看,僅是一場戲。戲演完了,哈珀會為他搭把梯子,譬如說共同研究明天的經濟復甦大計,譬如說對現有EI政策作少許的修改,有了這把梯子,我相信葉禮庭會從賭臺上走下來,然後就是聖誕快樂,一切收拾待明年。

原文發表於9月11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都市時評”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2 條評論

  1. 2009年9月12日 05:40Eric

    经济复苏就是HARPER的功劳了?忘了保守党版本的预算案是什么样的了?复苏还不是在借美国的光。怎么不谈谈10%失业率,150万失业人口,巨额贸易赤字,保守党那点值得称道了?

  2. 2009年9月19日 02:54George

    Ignatieff其实是在仓促中上的台-如果不是Dion 太无能的话。 初接大位连状况都搞不清楚,对于时局即无概念又无人马更无对策,以至于现成的总理宝座都避之唯恐不及。九个月的时间确实足够招兵买马集思广义,时至今日他绝对可以下一战的觉心。可是有一样是没变的, 议会里的政党生态没变。那么请问凭什么可以给你一个绝对多数组阁?还不是一样面对联合政府?那么如何解释当日破盟背信?所以这些日子以来,Jackie 吃定你不倒阁他乐得高姿态逢tory必反,到你想倒阁了,休想他不跟你唱反调。NDP 这样心态,BLOC何尝不是这样心态。而此时haper又有得是退让的本钱。总之一句,除非联合政府老调重谈,终此一届任期Ignatieff休想指望重选。NDP跟BLOC都不会让他如愿。小哈长寿政府的根基在Ignatieff撕毁盟约的一刻已经注定. 留此为记,先言后现.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