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不做婊子,也不要貞節牌坊

字體 -

     谷歌中國分部意圖撤出中國大陸,以我的理解,理由据說有兩個,一是發現它們的電郵客戶受到有背景的黑客攻擊,這個黑客不是一般的黑客,從手法上,技術上,都体現出是一個強有力的技術支持;二是它厭倦于按部就班地服從中國政府的要求,對一些敏感的詞語進行過濾。More...

     這個星期,听眾在我所主持的A1中文電台(AM1540)黃昏6點半的“都市熱線”節目就這個話題參与討論,一位潘姓听眾与兩位嘉賓主持史毅敏和李竹觀點相對。潘先生認為:首先,谷歌是以盈利為目的商業机构,應該按商業游戲規律辦,不要將价值觀、道德觀的旗幟高高舉起,既想做婊子,又要立貞洁牌坊;其次,谷歌不能以西方的价值觀去要求中國适應它,因為美國的价值觀与中國的价值觀,誰對誰錯無法鑒定,今天的對錯,千年之后結果可能是相反也不一定;再有,中國政府對民眾知情權、言語權的管制是合理的,這就譬如父母和儿子,父母有權對儿子的成長負責。

     潘先生多年來一直是我的忠實听眾,我們從未謀面,但我相當敬佩他多年來堅守著自己的理念和觀點,那怕對手是他的熟人和朋友。

     只是,我對潘先生的這三個觀點是完全反對的。因為谷歌雖然是一個商業体,但作為搜索引擎工具,它的載体包含了思想、言語、觀念、道德价值,從這點看,更像是一個媒体,這個媒体不受任何政治勢力的干扰,只是真實地、完整地按照閱讀、點擊的頻率有序地排列,所以它是獨立的,干淨的。這點不像另外某個搜索引擎,那個引擎會將一些主旋律的思想排序,會按照官方意識過濾一些為官所不喜歡的人,言論以及思想,在這种狀態下,引擎所反映的“事實”,是受官方意識影響的“事實”,這樣的信息,已不止是誤人子弟的問題,有可能是狼用她的奶喂養人孩的問題。

     如果我們要谷歌服從于某种意志,那是有違思想和言論的自由。這就如潘先生雖然是我的忠實听眾,但潘先生可以堅持自己的觀點,可以堅守自己的理念,在我的節目中隨意發揮。如果我要求我的听眾,在發言時必須要突出我所提倡的主旋律,或者要求听眾不許談論“六四”,不談“劉曉波”,我相信听眾一定會罵我“專制”,罵我“一言堂”,道理就是這麼簡單。

     至于如何判定究竟是西方的价值觀好,還是東方的价值觀好,這也不是個是非題。東西方价值都有好坏,不能比較,人類有著共同的价值觀,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普世价值,這是世界本原的財產,不需要等一千年后才來鑒定。今日世界所推崇的普世价值依然是民眾權益高于一切,人民有言論、思想自由的權利,這是東西方都推崇的,在這种价值觀下,是非標准得以建立。

     至于中國民眾應該是政府的孩子還是政府的父母,這确實是一個价值觀的基礎。政府是什麼?是“公仆”。中國文字的傳神,已很清晰明确地告訴我們,所謂公仆,就是說,政府以及政府人,都是民眾的仆人。所以,民眾應該是主人,政府應該以民眾的意志言行。孫中山先生對“民權”的闡述歸根點就是“政府擁有治權服務人民,人民則擁有政權支配政府”,這個主次的關系,放到西方國家去檢驗,就是三權分立(checks and balances),是具普世价值的民權觀。

     回到主題,假設我們真的將谷歌看作一個商業体,那麼谷歌在中國當然要遵守中國的法律,這點沒有問題。但假如政府規定它只能跟誰做生意,不能跟誰做生意,這就有問題了。

     事實上,帶有媒体色彩的谷歌,在中國落地本身就是一只跛腳鴨,這只跛腳鴨明知道她在這塊浸透意識形態水分的土壤上必然水土不服,必然是病殃殃的,她哪有要立貞節牌坊的奢望,谷歌現在所求的,無非是不想做婊子,也不要貞節牌坊,還是放過她好了。

原文發表於2010年1月21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都市时评”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1 條評論

  1. 2010年3月2日 03:40Geoge

    讽刺的是,它即做了婊子,也立了牌坊。

    一个简单明了的商业投机手法,柿油派就看出了这么多”思想、言語、觀念、道德价值”?今天如果google是依然绝然地全面停止在华运作,然后抛出个象样的声明,或许还有三分可信。可惜的是慢天烟云之后,过滤的照过滤,封杀的照封杀,营运的照营运,凯撒的还归google。不仅如此,在他发源的本部,竞然公然宣布其与美国国家暴力机构共享用户资讯。请问这是没做了婊子?还是没立了牌坊?

    说是简单明了,任何学过市场推广的,第一个概念叫品牌定位。google 在中国市场,能够争夺市占超越baidu的品牌定位,叫你来做,请问是什么?无非是人无我有四个字,无非是宣扬相比宽松的过滤,无非宣扬是回报更多的结果。这场闹剧下来,请问这个品牌定位有否广而告之?除此之外google的在华业务可还是裱子依旧,不过多立了个牌坊,外加,还被”思想、言語、觀念、道德价值”了一回。

    其次google做为”一個商業体,搜索引擎工具”,在彼时之前,当然”不受任何政治勢力的干扰”,只是受孔方兄的控制,即不”真實地”、也不”完整地按照閱讀、點擊的頻率有序地排列”,所以它奢谈”獨立的,干淨的”。数年前的google,回报的是技术文章,是how to,一夕之间他可以改变算法,从此打头的是服务商品公司行号,亿万网民的“閱讀、點擊的頻率”一夕之间“有序地”从how to排列剧变到where buy? 甚至由此催生了一个行业叫搜索引擎优化,这叫”獨立的,干淨的”?更有甚者在中国事件尸骨未寒之际悍然宣布同国家暴立机关共享用户信息,这就是”獨立的,干淨的”?还是中国事件根本同时是美国事件的公关手法?请问这是没做了婊子?还是没立了牌坊?

    你知道中国所谓柿油派的悲哀是什么?是他其实明知“普世价值“的根本,跟个体柿油是相违背的,所以有意宣扬表面的权力交替,却把费厄泼辣和公民意识一概不论。没有公平的游戏规则什么法令会被接受?没有共同道德标准什么规则可以不被打倒?世上成功的民主,不少一个血腥的过程,世上失败的民主,恰恰是败给柿油。民权观不是“普世价值”,三权更不是,孙中山提的和民国现行的,是五权。一个社会的“普世价值”高低只在于这个社会的普遍道德水准,然后才有上层建筑,才有表象,所以海地有瘫痪的民主,哥伦比亚有黑道的民主,新家坡有鞭刑的民主。但柿油派们津津乐道厉行的,竟然是不惜代价的冲击道德底线,当然是以民主柿油之名,所以我们可以从他的种籽看到他的果实。

    法说,truth, only truth, nothing but truth,神说,是当说是,不是当说不是,其余多余的,俱是出于魔鬼。只是一个执媒体公器的人,时事评论员,有意无意中,竟然为投机造神,为裱子立牌坊,是水平问题?还是道德问题?–这是个问题。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