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探親系列之二:那些碎語

字體 -
标签:

     11月的多倫多,冬天出奇的暖和。

     從安檢到候機室有段很長的路,以前多次走過,從沒有感覺這路竟然是這麼長。也許我遇到不該出行的日子,整個機場都是靜悄悄的,那種安靜,我甚至能感應到行李箱的輪子在地毯上滑行的微弱聲音。這聲音像什麼?我首先想到的是嘆息,對,好像移民生活般,輝煌、羨慕都是外表,不為人知的,是內心的嘆息。

    我真的從沒感覺到這般的寂寞。感覺這機場不單隻靜寂,而且冷酷。目光所觸,線條勾畫著線條,淡灰色的金屬發出鋥亮的光耀。沒有笑容,沒有問候。

    這種感覺很不好。就像幾米的《向左走,向右走》。

     我們共生活在這個都市。我們有時貌似相熟其實陌生,我們有時貌似陌生其實相熟。這就是我們的生活。這個只可能發生在城市,卻是千篇一律的移民生活。

     因為聖誕將至,機場櫥窗佈置得很聖誕,紅的綠的年年如此也依然是千篇一律,這更襯托出那種難以言表的冷寂。也許人在旅途,求學、工作、移民一路走來,走了很長很長的路,挨過很多很多的打擊,也聽到很多很多的掌聲,然後是走啊走啊,走到如今,某一天忽然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了。

     轉過彎去,候機室觸目而至,座椅上幾乎都是黑頭髮黑眼睛黃皮膚的同胞。我挑了個遠離登機口的位置坐下來,這樣可以離人群遠些,可以獨自些。

     仰起頭,閉著眼,感覺上空所漂浮著的聲音,都是我所熟悉的母語。

     坐在身邊的是一位上了年紀的老年婦女,聽口音像是山東人。陪伴老人的是一位30多歲的少婦,從他們的談話可知,她們原本並不相熟,年輕的少婦大概受某位同事的托付,負責照料這位老年婦女回國。

     她們拿出早已備好的乾糧和水壺邊喫邊聊。這種情景也是熟悉的。基本是年紀大的婦女在敘說,而年青的少婦不時以認同的搭嘴送出贊美之辭。人們都是這樣地交往著。

     老人的聲音充滿滿足和自豪。她先是講居住在國內的小兒子,說他在光大銀行已是高層,一家在北京買了大房子,好幾個房間都住不了,他們不願意出國……之後話題就轉到大兒子身上。說他從小就喜歡讀書,很早就想出國,本來在國內也有份很好的職業,就是不甘心,出國後很快就在加拿大某某公司當工程師,年薪好像有十萬,工作很忙,每天都很累;孫子聰明伶俐,小小年紀已經懂上網;兒媳如何懂事,從不頂撞老人,一家很幸福……

     我在老人說到「幸福」兩字時,條件反射般把耳朵和神經強行閉上。但那些關於出國,關於成功,關於年薪,關於兒媳的碎語依然不屈不撓地在空氣中飄蕩著。

     忽然,老人的另一句話再次飄來:兒子出國前很開朗,出國後性情變了。不喜歡說話,喫完晚飯就睡覺……

     我猛然打了個顫。然後將眼睜開。

    此時檢票口開始放人。我站起來,再次拉動我的行李箱。

原文發表於2010年1月23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異想天開”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心情文字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