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誰窺了誰的私?

字體 -

 

    做電台節目這份工,經常會被人問道:你們的工作最好玩了,嘻嘻哈哈,天南地北就是一天,也有人認為做DJ不容易,每天要找不同的話題,要令很想獲得知識的听眾獲得知識;很想輕松一笑的听眾輕松笑起來;很想傾訴的人獲得傾訴的興趣;很想哭很想感動的人哭出來,感動出來。

     同樣一件事,卻有不同的評价,不過,無論如何,有一點是肯定的,一個節目就如同一個作品,參与者是共同去完成這個作品,這是一個群体的創作,包括听眾在內,也是這個作品的創作者。

     所以,有個性的DJ很重要,有品味的听眾也很重要。

     很多時候,主持人不一定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反而率真的個性,沒有半點掩飾,片言只語,令听眾臉帶笑容,這已足夠了。

      現在要將節目做出品味,真的不容易。今日這個社會,偷窺他人隱私已變得習已為常理所當然。無論是木子美叫床芙蓉姐姐跳艷舞李宇春性取向側田房間垃圾桶翻出了避孕套周秀娜售書曹格打架,都成了茶前飯后的“談資”,這世界非要變成這樣,你有什麼辦法呢?

     都市人,后來不止是都市人,開始熱衷寫博客。現在博客文化成了一种時髦,洪晃尖叫“操”的時候,老徐老謀深算地引導一幫男男女女鑿洞偷光,“光”不是光線,是走光的“光”。

     明星們工于心計合理走光,譬如就說老徐,她在博客里适度走光,一下子令這世界變得快樂起來,起碼愛老徐的人會多一些,偷窺的人會快感一些,這种平衡是公平的。

     從事媒体工作的人,本身就是在做騷。現在能引起听眾快樂起來的言語,最高水平已走到在情与欲的邊緣游蕩,笑語嬉鬧間,人生哲理生活情趣順手揀來,不下流,非淫蕩,令你在黃昏的下班路上,淺淺一笑間,一天的煩惱和疲倦頓消,這樣的節目,總比那些正儿八經教人做人的節目要好得多,听眾的品味正是這樣改變著的。

     情与欲的跳躍,語言會比文字難把握些。文字最不具体的形式,像“口口口口(此處刪去多少字)”這樣的,也能令讀者熱血沸騰浮想聯翩,但語言就不好把握了。說少半分是假,說多半分是淫,加上語感語境的把捏,心不在淫,則一切都會被合理接受。

     這就是做個真實DJ的難得之處了。言者以天地良心為准繩,就算涉及他人与她人的八卦私隱,也無非是求個理,智者見智,這分功夫,不是人人都得。

【2009年10月23日發表於《加拿大都市報》異想天開專欄】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