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釣魚執法和出版自由

字體 -

 

     中國有很多事情,你稍不注意,就變得老土了。

   「釣魚執法」這詞兒產生在上海,但在中國各地卻屢見不鮮。一名張姓司機,因好心捎了一位自稱胃痛的路人,結果遭遇「釣魚執法」(上海人俗稱「倒鉤」),自稱胃痛者原來是上海閔行區交通行政執法大隊人員的「鉤子」,車接近指定地點,「鉤子」掏出10元人民幣,張姓司機表示不收錢,但一切由不得張司機作主,車剛停下,「鉤子」將錢往座位上一扔,然後很勇猛地將張司機的汽車鑰匙強行拔掉,車外隨後湧來十多名執法人員,結果張司機繳納了罰款1萬元後取回被扣押一週的汽車,這就是張司機被「釣魚」的經過。

     無獨有偶,另一名剛到上海僅兩天的河南孫姓青年,因見路邊一名穿著單薄的青年揚手攔車,出於好心就接了這名青年上車順路捎他一程,結果他也被「釣」成功,上海浦東新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以涉嫌黑車營運為由將車暫扣,回到公司無法證明自己清白的孫青年,一汽之下揮刀砍去小手指求公道。事件引發全國關注,上海浦東新區終於站出來承認錯誤,由此揭出上海交警執法部門「釣魚執法」的蓋子,據聞受害者眾。

    張司機被「釣魚執法」後請了律師為他討說法,但之前有人告訴他,上海閔行區交通行政執法大隊沒有輸過一場官司,張司機本人也曾相信要告贏這場官司不是那麼容易。如果不是後來出現了「斷指爭自由」,我想這場官司的結果早就內定了。

    在一個法治的社會,當法律不能賦予公民有申訴自由的時候,民眾衹有用最原始的自殘方式,用血淋淋的傷口爭得清白的自由。記住,這事情發生在2009年有「國際大都市」之稱的中國上海市。

     講到「自由」,最近與幾位傳媒界的朋友閑聊,其中聽聞有位同行在媒體就「中國沒有出版自由」這個話題表達了這樣的觀點,即「所聞出版自由是相對而言,世界上任何國家都沒有絕對的自由,像在加拿大你就不能發表關於涉及同性戀話題的敏感觀點。」(大意),對於這位同行的看法,我真的感到驚訝和不安。

     我接受「沒有絕對的自由」這個觀點,前提是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有絕對的事情,這個論點早在1915年就被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在「等效原理」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廣義相對論說」所證實。我所不贊同的,是將加拿大的出版自由比之於中國的出版自由,因為參考系不同,兩者所說的「自由」不是同一個定義。

     加拿大出版界,或者加拿大的傳媒在「報道一切」的時候,刻意壓制某種觀點的言論,這是出版者自我審查,或者道德價值觀所為,這個出版者所為,不為,或者敢為,不敢為,完全是由自己自由的思想去決定。換言之,出版者在作出決策那一刻,他是自由的,因為他有選擇的權利;而在中國,言論出版,要受執政黨的監管,標準由黨製定,就算你不是黨員,不在這個黨內,你的言論假如不被執政黨所接受,你就有可能被剝奪了出版權,繼而有可能被剝奪話語權,甚至會被投進監獄,這是思想者無法把握的事情。

     由此而引申的另一種觀點就是,認為每個國家都有新聞出版法,這對出版自由有了規範(大意),我在這裏想糾正一下這個錯謬的觀點,中國有新聞出版法,不等於其他國家都有新聞出版法,譬如加拿大就沒有新聞出版法,加拿大不會限制你該講什麼不該講什麼,你講什麼都可以,但不能觸犯法律,假如傷害了他者,會有刑法去判定,利益賠償,有民法去賠償。

     中國的出版是否自由,答案恰恰在那部「新聞出版法」上,這就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講清道明的了。

     也許有讀者質問我:這孫姓青年血淋淋的傷口與出版自由是風馬牛不相干的事情,你為何硬扯一塊呢?面對這樣的問題,我無言以答,衹有深吸一口氣,閉上眼,聆聽1989年6月4日晚上京城夜的槍聲。

原文發表於2009年10月29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都市时评”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