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陷入囚徒困境心態

字體 -
标签:

  

   令人驚訝的是,聯邦議會在本週一舉行了一個緊急辯論,議題竟然是H1N1甲型流感疫苗的注射問題。我之所以說感到驚訝,原因是如果我將其比之於中國大陸的四川大地震,前方死人塌樓,北京國務院還在辯論如何救災,那這樣的政府在網絡上一定被「和諧」了。最直接的例子,當是馬英九之救災態度,台灣民眾怨聲載道。

     老實說,我完全贊同聯邦自由黨議員李博(Bob Rae)對政府的質問,他說在這場抗甲流戰役中,政府有兩大責任,「第一是要確保H1N1甲型流感疫苗的供應,第二是要發揮領導能力、有條不紊地提供疫情資訊。」「「我要問政府一個簡單問題:它何以會在執行這兩項關鍵責任時如此一敗塗地?」

     之前有輿論抨擊政府,政府在發出H1N1疫苗的訊息混亂,是加國家庭重大憂慮的根源,那時我們依舊用理解之心去體諒政府,因為甲流感蔓延畢竟是第一次,誰都沒有經驗,我們又怎能要求政府經驗十足呢?

     最直接的信息是,我在電臺節目裏聽到不少聽眾的抑或,他們不敢冒然去接種H1N1流感疫苗,為了求得事實的真相,我在我所主持的節目「都市熱線」裏請來專家、在頤康擔任主任醫生的鄭瑉來解答相關問題,後來有聽眾給我發來電郵,表示會按照政府的號召去打預防針,這些信誓旦旦的聽眾後來又寫來相當沮喪的電郵,他們要不就是被告知需要輪候,要不就是被政府注射站外長之又長的輪候隊伍所嚇怕,灰溜溜地跑了回來。

     政府沒有準備足夠的疫苗在冬季與流感到來前為民眾注射,這確實是政府的責任,無論你有千個理由萬條道理,也無法解除民眾的困惑,不過,這不是主要的問題,因為疫苗供不應求,這與很多環節有關係,單單將責任算在政府的頭上是不合理的。不過,打針排長龍,這個責任政府是逃脫不了的。

     我的一位朋友告訴我,他帶著兩個孩子在約克區政府注射站排隊,足足等候了6個小時,我聽了也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我相信假如這是在中國,一定會調動更多的醫務人員走上街頭,設立N個又N個的注射站,為民眾注射。為什麼中國能做到的事情,加拿大做不到呢?因為中國政府會將抗流感看作是一場戰役,他們會發揮人民戰爭的優勢,共同與菌魔鬥。我這不是空穴來風順口開河,20年前我在廣州看到政府抗擊「登革熱」,6年前我也看到中國政府抗「沙士」(SARS)的表現,這是加國政府比之不及的。

     在剛過去的這個週末,我也曾到我的家庭醫生診所去尋求打甲流感預防針,但診所櫃檯上貼著一張紙條,大意是這個診所不負責注射甲流感疫苗,請到政府注射站去聯係。講句實話,我當時看到這張告示相當的不高興,所謂醫者父母心,現在全社會都在抗擊甲流感,身為最具專業水平的家庭醫生診所,怎麼能置之度外呢?後來有人告訴我,這也不能怪家庭醫生的,因為家庭醫生要申請疫苗的手續相當複雜,除了要填寫大量的表格,還需要有足夠大的低溫容器(譬如大體積冰箱)存放疫苗,還要做好注射者的登記檔案,向政府彙報注射情況,對注射出現副作用的病人要負責跟蹤觀察,而政府對家庭醫生每支針只補貼5元左右,不算消毒棉花、酒精、一次性注射針具,不算醫護人員費用,但是那繁瑣的程序,已超出成本。所以,家庭醫生有家庭醫生的難處。

     從這些苦處看,我承認家庭醫生如果承擔起注視甲流感疫苗的工作,確實是得不償失。不過,我認為如果這場抗甲流感之戰被定義為國家的戰役,全社會的戰役,或者是人民的戰役,那麼這個國家的每個個體,都應該作出點犧牲,包括家庭醫生診所,畢竟你不是開餐廳,每筆賬都要計算投入產出。

     現在的情況是,大家都把責任往政府裏推,都不想自己肩負起來,而政府又後之後覺,混亂的場面就出現了,一個本來應該化整為零的戰役,現在是積惡難返,民眾不把手指指向政府,指向誰人呢?

     我有些好奇地想,聯邦衛生部長艾露卡說「聖誕節前有意接受注射的人都有機會」時,她是否在發燒呢?

原文發表於2009年11月6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都市时评”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