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2010年4月 的存檔信息

探親系列之十二:天亦妒馨香

      到家了。       喝過母親遞給我的熱茶後,在母親引領下,我到父親的臥房,在父親的微笑下為他上了香,這是我日思夜想的心願。      上完香後,凝視著父親慈祥的笑容,淚流滿臉。母親怕我過於憂傷,喚我到陽臺去看父親留下的蘭花。那花兒在溫和的陽光下,獨笑含顰,風舞幽香。      父親是愛花之人,這在我之前的文字裏寫過多遍。這幾簇墨蘭,據說是1949年一位在舊嶺南大… (閱讀全文)

木然看世博:馬褂西裝洋玩意兒下的失語

     上海「世博」來了,今天(4月30日)我們就能看到這場被中國媒體著力高捧為「百年世博夢」的盛大開幕式,據說簡單的儀式包含幾乎(或完全)超預北京奧運會的煙火表演。      過去這兩個月來,我身邊不少見多識廣的文化人曾怯怯地問我:這「世博」真的那麼牛逼嗎?我每次回答這些提問時,總忍不住將「百年世博夢」這個觀點拉出來批判一番。什麼「百年世博夢」?哪個百年?… (閱讀全文)

中國的形象

     我一直覺得中國人民是最偉大的人民,儘管過去一個多世紀以來,不乏「阿Q先生」和「醜陋的XX人」(XX可以用中國任何一個省或市的名字替代),但我始終認為,這個國家最偉大之處,就是有著名字叫「中華民族」的偉大人民。     4月21日,當我如常登入經常沉迷的幾個遊戲網時(真的不好意思,我是個無甚大志的人,自然人以群分地物以類聚),這些網站一律黑屏,點擊進去,是… (閱讀全文)

探親系列之十一:母親的茶

     出國十多年,父母一直由哥哥負責照顧。      那年與哥哥在深圳羅湖握別,我曾內疚地說:家裏一切都交給你了。記得他當時很輕鬆地對我揮了揮手說:家裏的事兒你不必擔心,照顧好你自己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      我一向以為我是個很堅強的人,如今回想起來,這十多年的移民路,最放不下的就是哥哥的這句話。很多時候向隅獨思,想到哥哥時總會在這句話上兜兜轉轉而無法自拔… (閱讀全文)

探親系列之十:廣州,廣州

     飛機降落在廣州新白雲機場時,我茫然不知所措,因為周圍的環境不是我的記憶。      廣州舊機場以前在白雲山下,出國前那半年,想到以後的路要遠離故土遠離親人,內心自然不好受,加上我是個不會讓親人為我擔憂的人,所以白天裝作若無其事,到了夜深人靜時,會一個人開著那輛白色的本田「雅確」在機場路慢駛。      如今我還記得,從流化路往機場方向開去,大約過了廣源路… (閱讀全文)

探親系列之九:北漂族

      凌晨2點,我獨自駕車在北京的街頭。      從雙榆樹向著清華西門的方向慢駛,舊記憶,老故事。      11月的北京沒有雪,細雨無聲,雨滴均勻地鋪滿擋風玻璃。那些水珠凝結著,依靠著,在夜的霓虹下,蘊含柔柔的光彩,令我癡迷。      這樣的夜晚很煽情。收音機裏的歌聲輕輕柔柔,調頻臺播出的是張楚的「姐姐」,從那句「這個冬天雪還不下,站在路上眼睛不眨/我的心跳還很… (閱讀全文)

探親系列之八:心馨

     這次回國,令我意想不找到了一位惦記著的朋友:心馨。       關於心馨的故事,我不但在多篇文章裏談到,比較詳盡和真實的故事,是我在2002年的專欄裏寫下的《心事誰知?》,以及去年寫「北漂族」的《找個天使替我去愛你》。      在《心事誰知》我這樣回憶:「馨是西安姑娘,20多歲到北京闖天下。有次我到北京住崑崙飯店,馨約我一起喫早餐,那天我到了約定的時間才醒來… (閱讀全文)

真相

     4月10日,波蘭總統卡欽斯基率領政府代表團乘坐總統專機赴俄羅斯參加「卡廷慘案」紀念活動,不幸在俄羅斯西部斯摩棱斯克機場降落時墜毀。事件不單只令波蘭政府失去了大批精英,且再次勾起人們對「卡廷慘案」的回憶。    「卡廷慘案」是值得永刻在「二戰」紀念碑上的歷史。1943年4月13日,納粹德國宣佈在前蘇聯斯摩棱斯克州以西的卡廷森林發現大批波蘭軍人遺體,併稱這場屠… (閱讀全文)

誰做老鼠誰做貓?

     多倫多大學研究員本週二公佈了一份研究報告,該報告稱一個來自中國成都的黑客小組,利用Twitter、電郵、博客(blog)等偷取印度的國家機密資料,以及竊取達賴喇嘛的電郵。研究者相信,全球一百個國家,一千多部電腦成為中國黑客的目標,包括外國政府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     負責主持這項研究的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主任戴伯特(Ron Deiber… (閱讀全文)

善心善用和善心濫用

      2006年騎著自行車上班的鐘道昌博士,不幸被駛過的汽車撞到身亡,悲劇發生後,華裔社區透過各種渠道,包括獲得已去世的約克區域議員黃志華的幫忙,令鐘博士的妻子張敏和女兒從中國山東濟南順利趕來多倫多料理後事。筆者記憶猶新的是,張敏在啟程前與本地齊魯同鄉會會長通話中提及:「如果沒有錢買骨灰盒,可不可以用塑料袋將他的骨灰帶回?」,這句話後來成為本地中文報… (閱讀全文)

壯哉,谷歌

     谷歌中國搜索引擎終於「欲迎還拒」地邊打邊退,最後於這個星期二(3月23日)退到了中國的香港。我們應該牢記這個日子,因為簡單地看,這是谷歌在中國的死亡之日;長遠地看,儘管谷歌不能在中國政府嚴格的審查下,求得推動政府放鬆對互聯網的管制,但它畢竟壯烈地實踐了「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的精神,這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革命的一步。      谷歌的離去,還… (閱讀全文)

國家利益

     記得廿多年前看過一部法國電影叫《國家利益》,內容大概是講法國情報部門為了掩蓋法國政府以支持弱小國家獨立為名,通過秘密方式將軍火販賣給交戰雙方的卑鄙交易,先是將知曉真情的馬洛教授殺人滅口,之後又與美國情報部門合作,讓生物學家安傑拉「自殺」,一名女記者為了揭露內幕,不為名利所誘,不為死亡威脅所動,最終為她的職業道德和信仰獻出了生命。      我相信類… (閱讀全文)

探親系列之七:親情入心

     到北京,免不了的是要拜訪在京的親戚,個中原因他們不止是我的長輩。實際上,在京求學期間,北京各家親戚對我的照顧無微不至,那些回憶溫馨而刻骨。      我家祖籍雖在廣東,但因為祖父早年到福州去做生意,加上父親幼年求學於上海,這樣愈走愈遠,就有了漂走他鄉的一族。       我祖父膝下一男一女,這就是我的父親和姑媽。我姑父是清華大學第一任校長唐國安的侄兒,姑… (閱讀全文)

探親系列之六:那些人那些事

    這次回國探親,先後兩度在北京停留,去時行程匆匆,步出機場後,北京的夜空已是華燈初上,但那種親切感依然。當晚9時10分,我再換上南方航空公司的波音737飛機從北京飛往廣州。飛機起飛後,從舷窗往外看高速路如織,這塊曾令我在異國他鄉夢裏縈回的土地,仿佛帶著溫潤,帶著呼吸,就這樣展現在我的面前。      再到北京是回程的時候,朋友安排我住在西苑飯店。那天傍晚我…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