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探親系列之七:親情入心

字體 -

     到北京,免不了的是要拜訪在京的親戚,個中原因他們不止是我的長輩。實際上,在京求學期間,北京各家親戚對我的照顧無微不至,那些回憶溫馨而刻骨。

     我家祖籍雖在廣東,但因為祖父早年到福州去做生意,加上父親幼年求學於上海,這樣愈走愈遠,就有了漂走他鄉的一族。

      我祖父膝下一男一女,這就是我的父親和姑媽。我姑父是清華大學第一任校長唐國安的侄兒,姑媽嫁給唐家後一直隨姑父在北方生活,我想可能因為唐家在清華的地位,才導致日後我父親先後在西南聯大和清華工作的經歷。

     我常想,如果當初不是因為我祖母不服北方水土,令父親只有選擇別離姑父一家,帶同祖母舉家南下回到廣州的嶺南大學工作,那我可能會在北京出生。我很好奇的是,假如如此,我的人生路會是怎樣的一個結局呢?

     我姑父姑媽育有3男3女,除了3位表姐在北京工作外,大表哥唐紹明早年在中宣部負責理論研究工作,之後調到北京圖書館任第一副館長兼黨委書記,也許都是文化人的緣故,讀中學時我與表哥一直保持通信關係,到京求學那些年,週末我多會回清華與各家親戚碰頭,感情自然深厚。

     這次重回北京,表哥從電話中獲悉我回國省親,一再囑我到京後要與他們見面。臨離北京回多倫多的前一天晚上,我依約到訪表哥在南禮士路的家,雖然有近十多年的疏遠,我竟然不需辨認就能走到那個小區,找到所在的單元。最令我驚訝的,表哥原來住在十多層,我出國後他家從樓上調到一樓居住,到達小區後我憑著感覺,摸到他家門口去問路,這種巧合,看來衹能用親緣來解釋。

     那天晚上表哥一家請我在他居家附近的一間菜館就餐,飯間表哥講起他曾看過我博客的許多文章,特別是關於我父親的一些文字,充滿情感。很自然地,我們的話題就轉到父親身上。表哥說,早年他想報考清華大學,特意回到廣州投考,那年父親巧好是廣州考區的主任,所有試題都由他保管,但結果表哥依舊是落選,只好回到北京讀了二年的清華預科,然後才得以圓他的清華夢。

     表哥這樣說的時候,我憶起父親早年曾經洋洋得意地對我說起這件事情:「那些試題其實就藏在我的枕頭底下,他天天復習,累了躺在我的床上背書,但卻毫無感覺。」我這樣想著的時候,內心開始抽痛起來。

     2009年這個冬夜,我和表哥的話題依舊是父親和姑父的故事,但這些事,這些人,已成為歷史。

     飯後表哥執意要送我,但卻被我婉拒。我想在北京的街頭走走,藉著這城市,藉著這街道,藉著這記憶的路燈一路走下去,獨自地,延續親情的回憶。

原文發表於2010年3月22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異想天開”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情感 (全局), 随笔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