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2010年8月 的存檔信息

馮小剛毀了《唐山大地震》

       如果我們將從《餘震》到《唐山大地震》的改編與《人性》和《色,戒》相比較,就不難看出,《唐山大地震》改編的失敗在於編導者只在乎情感宣泄的一面,忽略了內心之「痛」或者人生之「痛」是原作者堅守的主題。 一.從《人性的證明》談起     《人性的證明》是日本著名推理小說家森村誠一「證明」三部曲之一,另外兩部作品分別是《青春的證明》和《野性的證明》,這三部… (閱讀全文)

悲劇的根源

      菲律賓一名全國「十佳警察」因不屈被革職,在申訴無門的處境下,進而以劫持旅遊巴士、槍殺平民的方式要個說法,最終釀成「823慘案」。     「823慘案」中8名失去生命的香港同胞遺體如今已經全部運抵香港,這不僅僅是幾個家庭撕心之痛,也不僅僅是香港撕心之痛,而是全人類揪心之痛。      兇徒孟多薩任職警察31年,目前他的遺體已運回家鄉安葬。根據媒體報道,孟多薩在… (閱讀全文)

市選筆記之一:向左轉 向右轉

      多倫多市長候選人福特(Rob Ford)8月17日在電視辯論會上談及「多倫多市政府目前連250萬居民都未能照顧好,應該先處理好目前的事情,才考慮接收新移民。」此話一出,馬上引發本地一些團體和時事評論員的抨擊。      福特此番「移民論」是回應另一位市長候選人史振民(George Smitherman)的發問,然後,另兩位市長候選人彭德龍(Joe Pantalone)和羅西(Rocco Rossi)準… (閱讀全文)

民憤這玩意兒

     因辱罵游客而「臭遍」兩岸三地的香港女導游李巧珍(阿珍),在她走出來道歉後,如今是一邊倒,獲得網民的「熱捧」同情,與當初所捲起的「民憤」風暴截然不同。    「阿珍事件」起因是有位王先生,將他在香港游時拍下的導游阿珍在旅遊車上責罵國內游客來港旅遊不購物的錄影放到網上,該「短片」迅即被各大電視臺轉播,阿珍罵旅客的「金句」引起眾怒,像「這個世界,怎麼可… (閱讀全文)

城市的呼吸

           我對城市的依賴,來自於記憶,以及細微的感覺。      長週末重回蒙特利爾(Montreal),這是好多年沒去,過去到訪過多次的城市,感覺就像我從來沒有離開過。      清晨我從住地步向諾特丹聖母大教堂(Basilique  Notore-Dame),似乎沒有任何目的,自然而然,如同去看一位多年不見的朋友。      以前有朋友在這座城市讀書,再以前有朋友在這裏開壽司店,如今則是… (閱讀全文)

揭開塵封的歷史

      因為廣州發起「橕粵語」運動,令我有機會重新回到上個世紀的1951年,在塵封的歷史裏,重歷這場發生在廣東,歷時20年的「反地方主義運動」。      我相信今日有相當大部分的中國人,並不知道在新中國成立之初,及在「反右」之前,廣東已經歷了一場規模巨大的「反地方主義運動」,根據朱健國的《廣東為何「反地方主義」》調查報告,這場運動從1951年開始至1971年,前後歷… (閱讀全文)

閉著歷史的眼

     週末的日子,煮熱一壺咖啡,裊裊青煙伴隨著周傑倫的《煙花易冷》,那種如入漆剝的畫廊,或於傾塌山門下,一盞殘燈照古箏的情景,令沉澱著的心思,肩負起歷史的責任。      歷史是個什麼東西?再讀龍應臺的《1949:大江大海》,竟然被窒息得無法言語。       龍應臺的老家在浙江西部、毗鄰新安江—錢塘江上游的淳安縣。1949年,龍應臺的母親,芳齡24歲的美君離開這座古城,… (閱讀全文)

粵語亡,文化滅

     這次我真的要讚揚一下廣州80後的一代年青人,那些令我熱血沸騰,倍感驕傲的「廣州女」「廣州仔」。      本月初,廣州市政協提案委副主任紀可光向市長遞交一份 「建議廣州電視臺改用普通話」的調研報告後,馬上遭到民間強烈的抵制。牽頭者為一群80後的年青人。7月11日,他們穿著T恤牛仔褲、眼戴黑框眼鏡,腳踢人字拖(鞋),騎著山地車來到廣州人民公園遮天蔽日的綠榕樹… (閱讀全文)

喬布斯低能

     蘋果公司7月16日決定對iPhone 4手機機主免費贈送保護套,以解決「天線門」危機,不過,行政總裁喬布斯在記者會上依然表示「天線」問題是傳媒過份渲染的結果。竊以為,喬布斯當日的表現相當低能。「蘋果」承諾送出的「保護套」非但不能套回消費者對「蘋果」產品的信心,反而給自己加多一個難解的「圈套」,此「套」一日不除,「蘋果」將陷入品牌信譽危機,覆水難收。    … (閱讀全文)

足球哲學

     我在上期專欄裏提到「足球就是足球,生活就是生活」,目的是論證足球比賽與現實生活之間的哲學關係。生活是一本永遠都讀不完的書,每一件事都蘊含著深邃的哲理,這對有心的參透者來說,是很值得學習的課程。      本屆世界杯半決賽,德國與西班牙在90分鐘內沒有一張黃、紅牌,是40年來世界杯足球半決賽的首次,這場比賽行雲流水般,舒心賞目,所以被譽為史上最純潔的半決… (閱讀全文)

足球就是足球

      本專欄第一次講「波」,緣因四年一度的世界杯。       我說的「足球就是足球」這句話,其實還有下一句,就是「生活就是生活」。       巴西輸荷蘭那場,上半場,巴西盡顯皇氣,1比0領先後,盤口一邊倒,我原本也是巴西的粉絲,只因兩個鏡頭,忽然醒悟改買荷蘭,結果下半場峰回路轉,巴西大門硬是被荷蘭兩番搗破,腥風血雨,人仰馬翻,王寇在眨眼間轉換角色。       讀者… (閱讀全文)

賴昌星夠鍾走人

     我覺得這幾天媒體都在熱炒加中籤定ADS的新聞,冷待了兩國簽定的「打擊犯罪的合作諒解備忘錄」,事實上前者局限於經濟範疇,後者才具有政治意義。     加中關係10年冰凍,賴昌星問題是關鍵。兩國在遣返賴昌星問題上一直不咬弦,原因是兩國沒有簽定引渡條約。要兩個不同政治制度的國家達成法律觀一致的引渡條約基本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中美兩國至今未能達成引渡條約,但在2… (閱讀全文)

狂掟11億的豪會

     儘管我一直懷疑,G20這樣的國際峰會對於全球各國不會有很具體的幫助。譬如哥本哈根會議解決不了的溫室氣體排放問題一樣,在這個以美國為家長、成員以親美或對美友好為主體的G20大家庭裏,就算中國為首的新興大國聲音再大,也不能期待G20可以有效開出拯救全球經濟的濟世良方。      G20峰會這個週末會在我們這個城市召開,有媒體稱,西方各國期待將這次峰會演變成迫使中國… (閱讀全文)

探親系列完整版:凝成文字的記憶

       我有旅行記日記的習慣。      再遠的路,一杯咖啡,或一杯紅酒,加上一本書,一個筆記本,就可以讓我安靜下來,然後很滋潤地享受。 1  踏上鄉愁路      聖誕前決定回國探望母親,一路上記錄了些零零散散的文字,有時候會是長長的一篇文字,有時候僅僅衹有一句話,或一個單詞,但每當我重新打開日記本時,目光所撫拭的,是歲月的斑斕,是時光的片段,也是心情的故事。 … (閱讀全文)

探親系列之廿一:走吧,走吧!

     每次結束探親,「走」對我來說是個頭疼的問題。因為當你面對親人,聽著他們一遍又一遍地說:「記得多打電話回來」、「注意身體」、「有可能就多點回來吧」的話語時,內心總會湧起一股熱流,向微笑著的眼眸湧去。那些原來精心準備好的,貌似「若無其事」、「輕鬆自然」的神態,衹是瞬間的工夫就被統統擊潰。再然後,快速轉身,讓親情在背後消失遠去。      老實說,我第一… (閱讀全文)

探親系列之二十:淒美得窒息的記憶

     以前到北方去公幹,經常會被人問這樣的問題:深圳是個怎樣的城市?這個問題至今我仍舊無法回答。       一個創業者的夢天堂?一個流浪者的歸宿?一個冒險家的樂園?       逸原來就讀南開大學,大學畢業後回到廣州白天鵝賓館擔任部門經理,90年代初應聘到我的娛樂公司工作,因為有好的學歷,加上有5星級酒店管理經驗,人也年輕有沖勁,人事部特意安排擔任我的助理,負責… (閱讀全文)

探親系列之十九 深圳故事

     從廣州到深圳這條路我是再熟悉不過的。      以前到香港公幹,多是自己開車,印象中廣深高速永遠是慢速,車接著車,你超我趕。在安全方面,以前的廣深高速並非是全封閉的,所以路過東莞等地,經常有村民借助高速公路晾曬穀物、咸魚之類,印象相當不好。      有次司機到深圳去辦事,回程在羅湖私自接了一趟客,車到長安出口附近,該名客人還主動講起廣深路的不安全,司機… (閱讀全文)

探親系列之十八:文化價值的顛覆

     這次回國,除了在康樂園盤桓外,在北京我還回到母校人民大學走了一圈,也許是今日社會發展趨勢所迫,感覺上,今日的校園多的是利欲,缺的是文化。譬如,「人大」校園圍牆都被高樓大廈所代替,業主將房屋租賃出去,豪華餐館、夜總會霓虹高掛,商業物欲包裹著整個校園,這真是不爽的事情。      同樣,以前康樂園的圍牆是紅牆綠瓦檐,極具嶺南特色,如今基本已拆得差不多了… (閱讀全文)

探親系列之十七:失落的校園

     正如我之前在《校園故事》裏寫道:我是有著很深的校園情結,除了自小在康樂園(今廣州中山大學南校園)里長大,後來又在那裏工作過的原因外,更重要的是我的思維以及教養,無不浸婬著大學的文化。譬如出於對長者的尊重而安心聆聽,或者凡事禮讓三分,這都是一種天生而成的習慣。      康樂園的前身是嶺南大學的校園。「嶺大」是由在美國美北長老會海外差會的支持下,於1… (閱讀全文)

探親系列之十六:外鄉人

     正如人總不相信自己會老去一樣,回到自己生活長大的這個城市,我從來沒有意識到自己不是廣州人。但當飛機騰空而起我即將離開這個城市的剎那間,從內心所感嘆的是,我不再屬於這個城市。      回到廣州的第一天,哥哥交給我一部手提電話,方便我與親戚朋友聯係。研究數分鐘後,我已能很熟練地接、發短訊。記得是到廣州後的第二天傍晚,喫飯時忽然接到一條短訊,內容大概是…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