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探親系列之十九 深圳故事

字體 -

     從廣州到深圳這條路我是再熟悉不過的。

     以前到香港公幹,多是自己開車,印象中廣深高速永遠是慢速,車接著車,你超我趕。在安全方面,以前的廣深高速並非是全封閉的,所以路過東莞等地,經常有村民借助高速公路晾曬穀物、咸魚之類,印象相當不好。

     有次司機到深圳去辦事,回程在羅湖私自接了一趟客,車到長安出口附近,該名客人還主動講起廣深路的不安全,司機相當自信地拿出防狼胡椒噴霧器給他看,那人將噴霧器騙到手後凶相畢露,拔出匕首紮向司機大腿,連續三刀,司機奮勇反抗,凶徒隨後揮刀刺向他脖子,司機眼看刀尖抵喉,張口就咬,令其手上的匕首掉在地上。凶徒眼看得不到什麼便宜,加上來往的車輛有所警覺,即跳車而去,一位路過的解放軍團長感覺情況有異,停車察看,發現倒在血泊中的司機,馬上電召警察,並撿起地上的匕首,割下安全帶為司機包紮止血。當晚正刮11級颱風(舊級別),我和助理飆車赴長安,沿途能見度很差,車抵長安醫院時,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助理舒了口氣,他說路上他一直不敢睜開眼睛。

      關於深圳的記憶,除了上面所說的這段記憶尤深之外,其餘的變得很模糊很無關緊要。

      深圳初開發的時候,大學時的一位好友從北方到了深圳創業,有天他手拿水壺式的「大哥大」手提電話,開一輛二手的麵包車(旅行車)將我從廣州接到深圳,我們站在阡陌田基上,望著一望無際的農田,他告訴我這裏將是他未來的王國,那邊是商業區,那邊是研究所,那邊用來開發民用住宅,最後他對我說,你知道嗎?再過十年,我就是這裏的國王。

     後來過去了十年,他真的成了深圳一間著名民營公司的老闆,不但有自己的產品,而且將房地產業一直做過羅湖,成為深港兩地知名的大亨。如是者又過了十年,我從報紙上獲悉他的王國倒塌了,「國王」被判刑後,我失去了他的音訊。

     我想在深圳,這樣的故事每天都在啟幕落幕。

      1987年我還在中山大學工作,記得在深圳「國貿」的櫃檯前,看見近萬港元一隻手錶被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孩隨意買去,朋友說,我們和她們是兩極的人。她們在物質消費上是富裕的,我們在精神上自以為是富有的,但她們貌似在鄙視我們,不管她們半夜是做舞場小姐,抑或是羅湖那邊包下的二奶,在消費上,她們顯得比我們瀟灑。

     人生無常,在那個年代,我們無法辨出誰富裕誰快樂誰是生活的主人。

     這次重回深圳,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是在羅湖萬象城等我以前的助理,然後忽然想起一位朋友已為人母,打算買套衣服送給她初生的孩子,殊不知轉了數圈,都找不到一件稱心的禮物,原因不是商店裏的衣服不好,確實是價格咋舌。那些據說是巴黎名店直接運到的嬰兒套服,叫價3,600元人人民幣,而且是不講價。開始我還以為是聽錯了報價,等我確信無疑的時候,腦子裏迅速除以7還原成加幣,然後逃之夭夭。

     衣服買不成,無意中走進一間出售健身器材的專賣店,很喜歡一種用於肩膀按摩的按摩墊,十多鍾功能,勝過夢中纖手,價格也不貴,只1,000多人民幣,最終沒有買去,則是銷售員一句無意的話,因為我向他詢問加拿大的保修辦法,所以他知道我是從加拿大回國的,然後他對我說:別猶豫了,買下吧,這價格對於你們100多萬年薪的華僑來說,小菜一碟啦。我聽他這麼說,頭都不回就走了,那種心態如同20年前看見那位隨意捏出1萬元港幣買去名表的女孩一樣,莫名失落。

原文發表於2010年6月25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異想天開”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情感 (全局), 随笔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