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探親系列之十六:外鄉人

字體 -

     正如人總不相信自己會老去一樣,回到自己生活長大的這個城市,我從來沒有意識到自己不是廣州人。但當飛機騰空而起我即將離開這個城市的剎那間,從內心所感嘆的是,我不再屬於這個城市。

     回到廣州的第一天,哥哥交給我一部手提電話,方便我與親戚朋友聯係。研究數分鐘後,我已能很熟練地接、發短訊。記得是到廣州後的第二天傍晚,喫飯時忽然接到一條短訊,內容大概是「由於你使用通話與短訊頻繁,已上昇為VIP用戶,所以某某公司決定贈送你1000元,你衹要按1鍵,即可馬上獲得1000元……」我讀完這段短訊,馬上歡呼起來,想想1000元話費,足夠我用一個月,這確是天上掉下的餡餅,我一邊告訴哥哥,一邊正準備按下1字,哥哥聞聲一手將我按鍵的手撥開,他大聲警告我:別動,這是個圈套。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在激烈競爭的環境下,一些通訊公司借著送你多少錢,等你一接受,你的通話合約就會轉到該公司名下,所謂「羊毛出在羊身上」,送你的1000元其實是透過提高每分鐘通話收費再拿回去。

     我實在有些不服氣的是,一向自以為聰明,從不會被傳銷打動的我,竟然會在回到廣州這個生我養我的城市,差點跌進消費的陷阱裏。

     在加拿大,因為從事媒體工作,經常會接觸到國內的讀者購買體育基金或即刮即中獎券發財的新聞。我不好賭,但有個習慣,就是每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必會買一張彩票作為紀念。某天我與哥哥步出中山大學東門外,看見一個「即刮即中」的推銷會,忍不住走上前觀看,獎券發售桌是長長的一溜,分別坐著十幾組人,再遠些的高臺是頒獎處坐著另外兩人,高高在上,一目瞭然。一位相貌相當姣好的女孩正耐心地向我介紹獎券中獎模式,忽然我感到牛仔褲後的口袋情況有異,一迴手就按住了一隻手,此時介紹銷售獎券的小姐停止了話語,她很安靜地看著我,遠處高臺上的兩位仁兄看著我若無其事,場上的保安回避我詢問的眼光,一切對於他們來說,好像是見慣不怪。在全體肅靜的時候,我只好回過頭,面對那位想掏我錢包的小賊,豈知他比我還要鎮定地說:「你好機靈哦!」,我看見他背後有3個看似無相關的同夥,忍不住笑了笑,用地道的粵語對他說:「十幾年前有人想打(扒)我的荷包打唔(不)到,今日你又點(怎能)打到啊?」那小賊聽了,乘機將手從我手中抽出,說「車(切),又唔(不)早講?」,然後大模大樣、悠悠然地去了。

     之後哥哥剛好買完東西回來,他見我沒有什麼損失,叫我快走,別停留太久。我有些憤憤不平問場上兩名保安:難道你們可以不管?兩名保安此時忽然精神:「每日有那麼多人來人往,我們怎麼管?」哥哥見我一副認真樣,忍不住譏笑我:「你算了吧,加拿大華僑,保安哥哥是打工,不是做最可愛的人。」聽著強詞奪理,但仔細想想,還真是這麼回事。

     回到廣州,有些話你聽不懂,譬如才11月初,飯桌上的話題是預訂明年春節的年飯,你無法答話;坐地鐵,你跟著地上標記的箭頭方向上車會比那些不跟著箭頭方向上車的人要艱難得多;過地下行人隧道,朋友叫我抱好胸口的包走在隧道的中間;叫出租車,我要學會如何認準哪個顏色的「的士」,因為那些是廣州人開的出租車;在馬路上有問題,你去詢問那些指揮交通看似是警察的人是沒有用的,因為他們是「下崗工人」,你不會看到記憶裏撿到一分錢交到警察叔叔手上時那種笑容……

    我不知道這個城市還有哪些規矩我是不熟悉的,我只知道那個曾經騎著自行車在每條大街小巷上飛奔的我,如今已成了外鄉人。

原文發表於2010年6月4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異想天開”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情感 (全局), 随笔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