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探親系列之廿一:走吧,走吧!

字體 -

     每次結束探親,「走」對我來說是個頭疼的問題。因為當你面對親人,聽著他們一遍又一遍地說:「記得多打電話回來」、「注意身體」、「有可能就多點回來吧」的話語時,內心總會湧起一股熱流,向微笑著的眼眸湧去。那些原來精心準備好的,貌似「若無其事」、「輕鬆自然」的神態,衹是瞬間的工夫就被統統擊潰。再然後,快速轉身,讓親情在背後消失遠去。

     老實說,我第一次聽哥哥將我們這些遠離家鄉親人的人,與家族裏逝去的親人放在一起比真的很憤怒。但那天,當我與哥哥握別後轉身而去時,我忽然理解了他的心情。

     有什麼比看著自己的親人愈走愈遠要更痛苦的呢?那些都是他們最惦掛的人。我們以各種的理由,譬如「為了更好的生活」,「為了孩子有更好的未來」,「我們應該出去闖闖」等,理直氣壯地離鄉背井。親人與親人間,本來這一生應該是親情廝守的,但因為移民,硬是活生生地被分割開,無端平添無盡的思念和苦守。所以,遠離父母的人都是自私的,我們縱有千個理由萬般道理,也無權辯解。

     與母親道別的時候,出乎意料之外,她變得異常的冷靜。那天,她摸摸我身上穿的衣服,輕聲問我在飛機上是否夠暖;她提了一下我的行李,問我哪些是要託運?哪些是隨身帶?她叫我掏出機票和護照給她看,然後又要親眼看我將機票和護照放回原處;臨出家門時,她叫我到父親的臥室裏為他上好香……待一切都完成後,她將一個事先準備好的紅包交給我,說為我旅途平安祝福。

     我沒想過母親會這樣「平常」地與我道別,在回程的航程上我一直難以入寐。我將母親送我時的情景如看錄影帶般,一次又一次地倒過來覆過去地在腦際放映,逐格逐格的,希望能看到她內心的波瀾。但事實上我除了感覺到她少許的慌亂外,找不到任何細節,可讓我窺見她的內心。

     後來我終於找到了我要的答案。世上最悲傷的事情,莫如年邁的母親送別遠走他鄉的兒女。母親之所以在一次次送別中變得平淡而若無其事,是因為她內心已經滿刻著悲傷和思念,歲月之刀再也找不到一寸平滑的平面。

      所以,當飛機騰空而起的時候,我的腦子一片空白,有的衹是那幾個字「走吧,走吧!」,這聲音一直在我腦海里迴蕩,我聽不出這究竟是我的聲音,還是母親的聲音。

     行文至此,我有了將「探親系列」就此打住的念頭。因為當我從日記裏抽出這21篇的文字時,一如我現在的心情,沉重而悲傷莫名。

     我沒有想到,這些純粹是個人心情的文字,在過去這半年多來,曾經令不少讀者淚流滿臉。一位「人民大學」的學妹告訴我,每週五她會搶著去拿報紙等待我的專欄,她在電郵中這樣訴說:「那天我是在一所超市外面的停車場翻讀你的《探親系列之北漂族》,當我讀到『剛到這片土地的時候,我們握緊著雙拳,左手握的是理想,右手握的是信心;但當我們打出一片事業來的時候,雙手已經什麼都握不住了』的時候,想起在北京打拼的日子,淚水一下子湧了出來,女兒看見我淚流滿臉,拼命問我發生什麼事了……」。

     下個週末,這位學妹將會放棄這裏迴流北京,她說她要走回自己的路。

      能出國的人表面看是勇敢的,但內心卻是軟弱的。一位哥們級讀者在電郵裏對我說:「我想每個移民的內心都是孤獨的,儘管大家都不願意去承認,但你的探親系列令我躲無法躲,衹有面對。」

     是的,舒婷說:「或者開始錯結果還是錯,我們沒有別的選擇」,所以,衹能是這樣:走吧,走吧!

原文發表於2010年7月23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異想天開”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情感 (全局), 随笔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