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揭開塵封的歷史

字體 -

      因為廣州發起「橕粵語」運動,令我有機會重新回到上個世紀的1951年,在塵封的歷史裏,重歷這場發生在廣東,歷時20年的「反地方主義運動」。

     我相信今日有相當大部分的中國人,並不知道在新中國成立之初,及在「反右」之前,廣東已經歷了一場規模巨大的「反地方主義運動」,根據朱健國的《廣東為何「反地方主義」》調查報告,這場運動從1951年開始至1971年,前後歷20年的三次廣東」反地方主義」運動,在陶鑄和趙紫陽的指揮下,共有3萬多廣東幹部受整受貶,4000多幹部被遣送回鄉務農,有70 多人自殺(其中我們熟悉的海南紅色娘子軍就有60多人),餓死百萬人(從王廣英說),被冤枉槍決3人,至於被冤為「地方主義」的華僑,更是不計其數。這是建國後第一場「人禍」。從1971年開始,以方方、馮白駒、古大存等大批幹部家屬經歷了艱難的15年平反道路,直到80年代初,時任廣東省委第一書記習仲勛的推動下,發生在廣東這樁歷史冤案,也是共和國成立後的第一件大冤案,終於獲得平反。

     距離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僅僅一年多的時間,中央為何會在廣東推行「反地方主義」?表面上看,導火索是時任華南分局(1949年)的主要領導人葉劍英、方方在廣東推行「和平土改」,以葉劍英、方方、馮白駒、古大存為代表的包括廣東籍回鄉幹部、解放前外地來粵幹部及廣東籍本土幹部組成的三合一的「廣東派」提出的要合理保護「華僑資產」、「愛國民主人士資產」,以區別於一般的地主、惡霸資產對待並沒有任何錯誤,但同年12月,中央成立了東北、華東、西南、中南四大軍政委員會後,林彪主政中南局,成為葉劍英的上司,情況發生了逆變。以林彪為代表的「四野」南下幹部,開始對廣東幹部大清算,清算的理由是廣東地方幹部「土改不力」,成為地主階級的保護傘,一場聲勢浩大的「反地方主義」運動由此展開。「四野」出身的陶鑄和趙紫陽(時年34歲)調至廣東主持工作,原南方局主要負責人葉劍英、方方、馮白駒靠邊站,陶趙親自掛帥,先後36次大規模進行「土改整隊」、「整肅」,僅1952年5月, 全省共處理「地方主義」幹部6515人,大批廣東地方幹部落馬讓位。歷史發展的清晰脈絡顯示:三次「反地方主義」的根本,是林彪將東北拱手讓給高崗後,圖謀中南地區以鞏固「四野」的功臣地位,對廣東地方幹部實施打壓。歷史學家認為,這與林彪後來設想劃江而治,在廣州另立中央的想法是相互相承的。

     第一次「反地方主義」是1951年1月至1953年,第二次「反地方主義」 從1957年6月至1962年10月,歷時5年,結果是以馮白駒、古大存為代表近萬名廣東幹部從「地方主義分子」陞格為「反黨集團」;而第三次「反地方主義鬥爭」是從1966年文革開始到1971年林彪逃亡,歷時4年,起因是對古大存的再次批判與重新評價。廣東三次「反地方主義」對廣東幹部的迫害有多大?讓我們看看當年先後被陶鑄、趙紫陽點名處理的廣東地方主義骨幹名單就知道有多麼觸目驚心,除了葉劍英、方方、馮白駒、古大存等,像1927年參加革命、原東江縱隊政委、時任華南分局副書記的尹林平、1931年參加革命、原粵桂邊人民解放軍代司令員、時任廣州市委書記的吳有恒(《山鄉風雲》作者)、1929年入黨、時任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周楠、1936年入黨、中共華南分局統戰部副部長饒彰風;1922年入黨、參加南昌起義、時任中共廣東省委統戰部副部長譚天度、1919年參加五四運動……這個名單很長很長。

     關於廣東三次「反地方主義」這段歷史,不是一篇專欄能寫完的。陶鑄的女兒陶斯亮曾坦誠陶鑄在廣東主政15年,對不起廣東地方幹部,是因為對毛澤東太過忠於的原因,這話也對,也不對。1949年共和國的歷史,我認為基本是毛澤東隨手指畫的歷史,陶鑄確實是秉承毛澤東的旨意辦事;但人應該有最起碼的品格,要不歷代就不會有忠臣。

     曾經以革命名義打倒他人的人,最後又被他人以革命的名義打倒,像高崗、饒漱石、劉少奇、林彪、陶鑄和趙紫陽,他們的悲劇是中國的悲劇。1949年以後,中國發生的史無前例的民族悲劇,說明中國革命衹是打倒了一個皇帝,而不是打倒了封建體制,這是歷史給予我們最沉重的命題。

原文發表於2010年8月6日《加拿大都市報》“都市时评”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文化笔记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