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民憤這玩意兒

字體 -

     因辱罵游客而「臭遍」兩岸三地的香港女導游李巧珍(阿珍),在她走出來道歉後,如今是一邊倒,獲得網民的「熱捧」同情,與當初所捲起的「民憤」風暴截然不同。

   「阿珍事件」起因是有位王先生,將他在香港游時拍下的導游阿珍在旅遊車上責罵國內游客來港旅遊不購物的錄影放到網上,該「短片」迅即被各大電視臺轉播,阿珍罵旅客的「金句」引起眾怒,像「這個世界,怎麼可能有免費午餐呢,我們不是做慈事。」「現在是你們欠著我的,不是我欠著你,我給你喫,給你住,但是你們不付出,你這輩子不還,下輩子還是要還出來。」「不要跟我說我沒有需要,你們等一下喫飯的時候,你說我也沒有需要喫,今天晚上住酒店,我會把酒店的房門全部鎖起來,我們沒有需要去住的,消費不夠嘛!對不對?」

     當輿論挾著「民憤」在網上推波助瀾急速裂變的時候,阿珍所在的旅行社快刀斬亂麻,宣佈開除阿珍出導游隊伍,永不錄用,這是「民憤」宣判的結果。隨後,阿珍出來道歉並鳴不平,她認為「一個巴掌打不響」,旅客選擇零收費的「購物」旅行團,出發前也簽了行程確認書,清楚知道「購物」是旅客與旅行社約定的協議。

     老實說,我從頭到尾都是抱著可憐和同情的心態看待「阿珍事件」。阿珍說得對,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旅客從內地飛到廣州,再從廣州到香港,每一步都要花費,正常的頭腦都清楚零團費的「購物團」收費的遊戲規則是什麼?那些又要參加遊戲,又要站在道德高點上指責阿珍的人,才是不道德者。

   「阿珍事件」令我想起「開放改革」初期,我在廣州一所5星賓館掛職,某天餐廳來了幾位內地客人,自帶食物享受著冷氣大開食戒,當餐廳經理告訴他們就算自帶食物也要收取最低消費時,該幫客人大罵出口,他們拒絕付費的理由是:一,餐廳所在地是社會主義的土地,人民有權享用;二,餐廳的食物不好喫,他們不喜歡喫,所以自帶食物,自然毋須交最低消費額。當時我負責處理這樁投訴,他們威脅我「今日你敢收我們錢,就是激起民憤,結果一定對你們不利」,那刻我大有秀才遇到兵的感覺,最後只好屈服於「民憤」而不了了之。

     講到「民憤」,我們以前的教育,經常聽到這樣的說法:「罪大惡極,不殺不足以平民憤。」這句話用得最多是「文革」時對死刑犯的審判公告,當然其中不少「民憤」案子是冤案,譬如遇羅克、張志新、林昭等,獨裁者假「民憤」之名堂,除去持不同政見者,是暴虐統治。

    「文革」結束後,儘管中國著力於重建法治,但「不殺不足以平民憤」這種法律思維,還在左右著法律的執行。像胡耀邦就曾在一些案件上寫下「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批示。

     當「民憤」凌駕於法律之上,這是不是法律的悲哀?

     最近,香港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侄女Amina Bokhary因醉酒駕駛拒絕酒精測試,進而掌摑警察,法官念其有受精神及心理問題困擾,並沒有判將她監禁,他認為Amina應該接受治療,因此判其感化12個月、罰款8000元及停牌一年。這個判決引發市數百名市民分別遊行至律政司長辦公室和禮賓府抗議,他們質疑法律制度向權貴人士傾斜,希望捍衛香港法律公義。

     對此,資深大律師李柱銘認為:如果「社會怒吼法庭」導致法官因群情洶湧而判Amina監禁,香港輸掉的是法律精神,最終導致香港法律死亡,社會步向暴民統治(mob rule)。

     這就是「民憤」不能代替法律的意義。「包致金侄女案」假設有不公平因素,應回到法律上,而不是借助「社會怒吼法庭」,以「民憤」干擾司法,這是法治社會健康基因的保證。

原文發表於2010年8月13日《加拿大都市報》“都市时评”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