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狂掟11億的豪會

字體 -

     儘管我一直懷疑,G20這樣的國際峰會對於全球各國不會有很具體的幫助。譬如哥本哈根會議解決不了的溫室氣體排放問題一樣,在這個以美國為家長、成員以親美或對美友好為主體的G20大家庭裏,就算中國為首的新興大國聲音再大,也不能期待G20可以有效開出拯救全球經濟的濟世良方。

     G20峰會這個週末會在我們這個城市召開,有媒體稱,西方各國期待將這次峰會演變成迫使中國進行彙率改革的非正式期限,但中國曆來固執地認為西方國家已將「人民幣陞值」當成政治標籤,而中國最不怕的就是被標籤,所以,用不著G20討論,中國政府在峰會前以「四兩撥千斤」之勢邁出彙改一小步,輕而易舉就將G20主題從「人民幣陞值」導向歐洲經濟難題上,這樣,加國豪花11億加元打造的「領袖會」,說到底不過是一場訴苦大會。

     如此看來,這場國際聚會應該沒有贏家,因為這本身算是半場官樣文章式的Party,當然,我們也希望另外的半場Party,可以為重整世界經濟次序帶來一些聲音。

     有評論者認為,作為世界經濟大國,加拿大主動、積極參與世界事務,像主辦G20峰會這樣受國際矚目的舉動,不僅百年一遇,且能帶動國際社會矚目加拿大,矚目多倫多,從這點上看,意義非常。

     這個立論顯然無懈可擊,再深入地看,當世界經濟面臨打擊時,代表世界經濟主體的國家領袖坐在同一張圓桌上,共商抗擊危機的良策,這總比開戰要好,這是共建地球村的意義。

     當然,回到經濟範疇看,G20峰會還是有深遠意義的延續。從G7到G8,掌握世界經濟話語權的是美國和歐洲,2008年發生的百年危機,一場金融風暴令到經濟權力轉移,以美國為首的富國俱樂部在四面楚歌中不得不承認單靠西方的力量無法戰勝全球化的危機,全球經濟的獨裁聯盟開始分裂,富裕大國不得不將部分話語權過渡給新興大國,以聯手改革國際金融體系。這些新興大國包括金磚四國的中國、印度、巴西和俄羅斯,還有韓國、南非、沙特阿拉伯這些區域龍頭。更重要的是,G20成員佔據全球國民生產總值的90%、全球貿易的80%以及世界人口的三分二,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當前世界經濟力量的真實分佈。

     2009年9月的匹茲堡會議,奠定了G20取代G8成為永久性國際經濟協作組織,八國集團從此不在經濟話語權上佔據主導位置,中國和亞洲國家獲得世界經濟格局建構中的話語權,而一些發展中國家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發言權亦會獲得提陞,這標幟以中國為首的新興經濟體未來將能在全球經濟秩序的構建中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從這點來看,我並不反對加拿大承辦G20峰會,這確實是一個機會。不過,從經濟學來看,我以為這次G20峰會加拿大是一個輸家,因為哈珀政府打造了一個史上最昂貴的峰會,光保安費用預算就達11億加元,這是前無來者的付出,因為2009年4月,倫敦G20峰會只花費了3000萬加元,同年9月美國匹茲堡峰會也只花了1800萬美元,衹有加拿大數倍於前者,產出不抵投入。

     G20峰會召開前的那個週末,另一個與之針鋒相對的國際聚會「人民峰會」(Pople’s Summit)在多倫多懷亞遜大學舉行,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工會和非政府組織的代表及一些學者,大約有1,000人參加了各種不同議題的小組討論、主題演講和講座等,內容包括全球公平、環境和氣候變化、人權和公民自由、經濟公平及保持負責任的加拿大等。有趣的是,「人民峰會」所花的費用,在G20會議上衹能維持6秒,這對G20來說是最恰當的諷刺。

     有人說,G20在加拿大召開,意味著我們國家在國際社會上的地位愈來愈重要,總理哈珀堅持將峰會會場設立在多倫多金融區,是向世界展現加拿大的金融改革以及穩定的銀行系統使加拿大安然度過經濟危機這一成就,加國人固然應該感到自豪。如此,我衹有默默祈禱,希望加拿大花費11億買下這種自豪感物有所值。

原文發表於2010年6月25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都市时评”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