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探親系列之十七:失落的校園

字體 -

     正如我之前在《校園故事》裏寫道:我是有著很深的校園情結,除了自小在康樂園(今廣州中山大學南校園)里長大,後來又在那裏工作過的原因外,更重要的是我的思維以及教養,無不浸婬著大學的文化。譬如出於對長者的尊重而安心聆聽,或者凡事禮讓三分,這都是一種天生而成的習慣。

     康樂園的前身是嶺南大學的校園。「嶺大」是由在美國美北長老會海外差會的支持下,於1888年建立。1903年,嶺南學堂幾經周折,由澳門搬回廣州,由當時中國著名教育家、嶺南學堂第一任華人校長鍾榮光主持在廣州河南康樂村購置200畝地,搭起板房作為臨時校舍,開始招生上課。之後為建立一個一流的大學,從1908年開始,鍾榮光周游全球展開20年的籌款路程,足跡遍及北美各大城市以及東南亞各國,向華僑和海內外有識之士共籌得120萬美元資金,在康樂園興建校舍,增添設備,聘請名教授,令「嶺南」成為國內第一流的大學。鍾先生這段經歷,在他70歲時自撰的一副對聯中有過表述:「兩半球舟車習慣,但以任務完成為樂,不私財,有日用,不養子,有眾徒,不求名,有記述,靈魂乃真我……」,他給後人留下的不僅是「北有蔡元培,南有鍾榮光」的讚譽,還有充滿濃鬱學術氛圍的校園。我相信每一位康樂人,會視自己在康樂園的人生為一生的榮耀。

    以前的康樂園,紅牆綠瓦,竹樹婆娑,紫荊嫣笑。兒時住在東北區,離馬崗很近,清晨不時會聽到忽遠忽近的布穀鳥聲,那一高一低的「ku-kukoo」 「ku-kukoo」悠揚婉轉,此起彼伏,令安靜的校園充滿情趣。到了雨季來臨的時候,迷離煙雨一遍又一遍地將校園的草坪芭蕉染上一層又一層的翠綠,布穀鳥隱去,取之的是那癡情的蛙鳴,叫得池塘裏的水浮蓮開出淡白淡紫的花來,紅牆綠瓦下,是朗朗的讀書聲,真是人間樂土。

     大學畢業後回到康樂園工作,黃昏時喜在校園裏散步,常常會看到一群群分屬不同系的教師邊散步邊爭論,悄然跟隨其後,聽思思與思想的碰撞,好過聽課,獲益匪淺;遇到知名的教授,或者是父親的老同事迎面而來,遠遠就停下腳步,用微笑迎接著,謙遜問候,目送而去,然後才會繼續自己的散步。這種情景假如不是發生在校園,旁人可能會覺得不可理喻,很迂腐,但於康樂人來說,卻是很享受的一種情景。如是者一年又一年的過著,從不會珍惜,直到有天遠走他鄉,一切已在夢中,才知道是多麼的難得。

     或許,留在每個人記憶裏的生活情景多是美好或者甜蜜的。所以,這次重回康樂園,不止是母親和哥哥依舊居住在康樂,更重要的,是我在尋找記憶中的康樂園。可惜人是景非,一幢一幢的現代化高樓淹沒了舊康樂的紅牆綠瓦,校道上擠滿了一輛又一輛的名牌汽車,尤其令我無法接受的,學校大門都裝上了電子裝備,車出車入,這台電子裝備會發出很冷酷的聲音,大意是「歡迎到達(離開)中山大學,你的出入許可證到20XX年XX月……」,那個充滿學究和書卷氣的康樂園不在了,黃昏校道上的汽車比散步的師生多很多,一座美麗的校園就此失落。

     有天我從東門進校園向西區母親家走去,碰上兩名似是外地來的小女孩,其中一名女孩充滿憧憬地問我:「老師,你知道學校中心區在哪裏嗎?」仔細詢問,才知道這兩名學生來自中國重慶,來年高考想投考「中大」,所以趁新年假期到實地考察一番。我帶著她們從「新女學」往黑石屋方向走,講的都是以前的康樂園,譬如以前這條路沒有那麼寬,來往的路人連騎自行車的都不多,更別說開汽車了;以前這裏是一片竹林,不像現在到處光禿禿的;以前這裏沒有這幢大樓,夏季到來充滿荔枝和龍眼的果香……講啊講啊,小女孩忽然問:「老師,以前是什麼時候?」我被她的問題一下子噎住,半天答不上話來,最後只好支支吾吾地說:「以前是我小時候的時候……」女孩有些困惑地看著我,大概在推測我的年紀,我不知道該向她們說什麼,笑了笑,把他們扔在「惺亭」旁,孫中山銅像下,獨自離去。

原文發表於2010年6月11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異想天開”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情感 (全局), 随笔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