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市選筆記之二:政客們玩遊戲

字體 -

     每到選舉年,無論是聯邦大選,抑或是省選市選,我都以為這是政客的遊戲。

     過去我們常常聽到一些熱衷關注選舉的團體將投票率低歸咎於民眾不關心政治,其實細想起來,這種指責是極不負責的。大凡大明星到埠,不需要某某組織鼓動,自然是萬人空巷,什麼原因呢?因為明星有吸引民眾的魅力。政客天天拍門,將皮鞋走爛,也無法吸引民眾走出家門去投票,這衹能說明政客沒有魅力,或者是政客的政綱沒有吸引力,怎能怪民眾?

     8月30日,多倫多市長候選人羅西(Rocco Rossi)向選民提出一項創新的競選承諾,即賦予選民中途罷免(Recall)已當選的市長和市議員的權利。這個建議我是舉雙手贊成的,正如我在我所主持的電臺節目「都市熱線」(A1中文電臺AM1540)裏所說的,我們既然有選舉權,我們也應有罷免權。哪能我將你選上市長、省長或者議員之後就沒我什麼事呢?這對我們是件很不公平的事情,因為主人無法監督僕人。

     一如所料,羅西的承諾並沒有獲得「萬人空巷」般的歡迎,我想反對者心知肚明,即如果羅西在市選起跑時不是節節落敗,他也不會如此慷慨地開出他的承諾。所以,在本地一個主流網站,近百名討論者,衹有13.2%的人支持他。

     我倒覺得民眾在考慮羅西這個「承諾」時,毋須將他的「用心」拉進來一起考慮的。理由是假如這個承諾對多倫多以後的發展有好處,我管它是誰提出以及提出者是何居心呢?

     我真的很反感另外幾位候選人對此的態度。現任副市長彭德龍(Joe Pantalone)表示,假如賦予市民罷免權會令市議員們的工作重心轉移到社區宣傳,而不是服務市民上,最終很可能是政治動蕩、浪費金錢。這事情真的有些莫名其妙,如果民眾手中握有罷免權,議員們會忽略服務市民嗎?我一點也看不到事情會是這樣的結果。相反,我相信假如市民手中有罷免權,每個議員在參選時,就會慎重考慮他的政綱,也不敢亂開支票(不像當年的麥堅迪參選與當選是兩副不同的嘴臉),而且在當選後會更加盡職盡責,而不是敷衍了事。

     另一位市長候選人史振民(George Smitherman)則認為,多倫多的市民並不熱衷於政治,他暗示市民手中有罷免權,可能會引來更多的政治矛盾。這是令我最無法接受的觀點。假如市民並不熱衷於政治,那麼你還跑來找我說你的政綱幹什麼?再者,選舉是全體選民共同參與的遊戲,不是你幾個政客的遊戲,哪輪到你想叫我來就來,想叫我閉嘴就閉嘴呢?

     卑詩省和美國各個州、市都設有罷免制度,但我們從未聽過民眾濫用罷免權,或者政客借助罷免權玩政治遊戲的事情。我覺得史振民太過自以為是了,估計在他的認知裏,民眾衹有投票的智慧,沒有罷免的智慧,假設罷免權一落到民眾的手上,政客們就可以綁架民眾玩政治遊戲,這也太蔑視我們了吧?

     我相信加拿大的政客們對民眾擁有罷免權這個提議不會很熱衷支持的,因為這違反了他們的意願,即在政客與民眾同在的遊戲裏,他們既想當主角,又要當裁判,民眾只不過是一群會歡呼的觀眾。

     如果情況真是如此的話,你就不難理解每次選舉來臨,政客為何熱衷在選前亂開支票,以及政府機構膽敢肆無忌憚地消耗公帑,一切皆有因緣。

原文發表於2010年9月3日《加拿大都市報》“都市时评”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3 條評論

  1. 2010年9月3日 09:14还是那片枫叶

    说白了民主是政治人物操弄民意的工具,也是掩盖猴子红屁股的那块遮羞布。政客只希望选民有选举权,而不是罢免权,是政客权力和自由不被约束的表现,与专制政权殊途同归。

  2. 2010年9月3日 09:29birdflying112

    非常认同你的观点, 我们虽然生活在一个民主法制相对健全的国家和城市里, 可现实让我们感觉政客们在操控着政治.同时也应该看到, 选民对时政的参与度的不足,也恰好让这些人有机可乘. 华人社区中能与象你这么关注当下社会生活, 实属不多,难能可贵!

  3. 2010年9月5日 11:38Simon ZZ

    其实每个人都在玩游戏,又何尝只有政客呢?政客也是一种职业,这种职业有它自己的规则和行事方式,在可预见的将来,我们依然需要政客,而且需要更多的优秀人才去从政,我们应当给予更多的理解和支持。参与选举,参与监督,要比袖手旁观和评头论足明智得多。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