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故事片段

字體 -

     他在尋找記憶中的咖啡店。

     這間咖啡店應該有二樓,有一個臨街的窗,窗臺下是一個褐色的雨檐,雨滴曾輕輕巧巧地落在瓦檐上,就像琴鍵的起伏。然後,他的指尖和你的指尖在悄悄地靠攏。More...

     汽車輪子在濕潤的路面上滑行。雨霧追著十字路的交通燈在變換顏色。他們打著傘,踩著被霧濕了的青石階,一級一級走向小鎮的高處,你的笑聲一直追隨著他,從街的這頭漫向那頭。

     他很久很久沒有再來這個小鎮。他想說自從你走後就沒有來過,但總是有點不甘心。因為你確實是走了,但他沒有來好像與你的走沒有關係。記憶中紅的黃的綠的藍的房屋,屋頂上圓的方的高的矮的煙囪,都不會因你的留和走而改變。

     但他確實很多年沒有來了,以至於他忘失了這間咖啡店。他向每一位路人打聽,他們聽完他的敘說後都一臉疑惑,於是他固執地朝著街的盡頭走去,他居然看到低矮雨檐上那扇方形的窗。看到窗後面的桌子,以及你和他曾經的溫馨。他快步地登上二樓,面對這個凝固了的空間,一切如舊。

     他為你叫了杯Mango juice,然後端坐在窗前,無語地看著窗外。他似乎想到了一些句子,想到了雨季,想到雨幕後的湖,想到那些顏色很好看的游艇被捆綁在碼頭的樁子,還有綠色草坡上紅藍間色的消防栓。

     他和你曾在小鎮的每一扇窗戶前停留,你們數著「你的」「我的」窗子計算著明日的歸宿。他知道這個遊戲終有一天會被忘記,因為你的旅程愈走愈遠,而他一直站在小鎮的石階上為你祝福,你們無法回到同一扇窗子下。

     他無力將你和他的故事告訴別人,儘管這對於別人來說是件很浪漫的事情,但這於他來說卻是微不足道,正如他不再奢望你們會有再見的緣分。他對生活的要求不多,衹要這小鎮依然存在,這已經足夠,當雨季來臨,你的笑聲散落滿地。

     這個夏天的一個夜晚,他步出小鎮教堂時看見丁香樹下一對少年人在接吻,淡紫色的花瓣落在個性張揚的頭髮,落在張著和閉著的睫毛,落在如山巒如河灘的肩膀,落在夜霧輕覆的地上,低腰的牛仔褲勾畫出熱血和野性的線條,將這一天一地的色彩一一串連。他走過他們身旁,沒有凝視,沒有回顧,樹語和花香誘惑著他,他穿越斷垣殘壁,此時教堂的鐘聲驟然敲響,他抬起頭,十五的月亮有一圈淡黃的光昏,他相信明天雨季將臨,他想那時你應該在晨早開出的第一列地鐵上讀著晨報穿越都市的海底隧道。

     他沿著記憶的小路向湖邊走去,腐葉在腳下發出滋滋的聲音,不知名的小蚊虻在眼前撲來飛去,那些潮潮的空氣帶有青苔新鮮的味道,他相信這樣的感覺不會因著年齡的老去而忘卻。

     他堅信終有一天他會老態龍鍾,但他知道你一定會回來。他為你準備了一間看得見湖的小房子,白色的柵欄後是碎黃淡白絳紫的小花,到那時--他在想--到那時,你們已經沒有力氣擁抱,會將親吻看作是祝福的問候,然後在彼此的註釋中微笑,直到夕陽西沉,他牽著你的手,等待明天的日出。

     對了,這小鎮有個很好的名字:Oakville,渥維爾。(配圖:木然攝於2010年夏

原文發表於2010年9月10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異想天開”專欄及《星島日報》“木然紀事”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情感 (全局), 随笔 | RSS 2.0 |

2 條評論

  1. 2010年9月10日 14:33waww

    是故事片段么?我看到的是一格格电影镜头,交叠着,晃荡着···又像推开一扇魔术门,进入梦境谷···看见了。闻着了。听到了。色彩。气味。声音。

    导演或演员。别人或自己。真实或幻境。有时就这样,迷离恍惚···

  2. 2010年9月10日 21:32紫雨风弦

    小镇故事,是夏日优美的注脚……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