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918:多倫多為何靜悄悄?

字體 -

     今年是「九一八」事變79週年。由於在9月7日發生了中國「閩晉漁5179號」漁船在釣魚島海域進行捕撈時,被日本軍艦衝撞以及拘捕,事件令到中日兩國關係極度緊張,導致今年的「九一八」紀念日顯得別具意義。

     在中國,當日多個城市拉響防空警報,提醒民眾勿忘國恥。在北京、上海、香港、深圳、瀋陽等地,民眾自發到各地日本使領館遊行示威,他們高呼「勿忘九一八,還我釣魚島」、「還我船長」、「中國萬歲」等口號。

      9月16日,溫哥華保釣大聯盟發起了到日本駐溫哥華領事館抗議,並遞交了「衹有中國一個國家擁有釣魚島主權」的抗議信,40多名華裔華人代表參加了是次行動。

      在紐約,美東時間9月17日中午,超過300名華人華僑聚集在紐約的日本領事館門口,抗議日本政府侵佔釣魚島主權,反對日本政府對中國漁船船長的扣押。

     我個人很主觀地想,擁有近50萬華裔華人的大多倫多地區華社在「九一八」當天一定會發出熱血的聲音,因為多倫多不乏熱愛中華民族的熱血兒女。像2008年的3月29日,數千華人打著中加國旗和標語,在多倫多市中心的Dundas廣場舉辦了「多倫多維護祖國統一和平集會」,據媒體報道,當天下午,《我的中國心》、《祖國,慈祥的母親》、《五星紅旗》、《歌唱祖國》響徹多倫多的天空;同年的4月13日,從蒙特利爾、多倫多等地超過萬名華裔華人奔赴渥太華舉行「反藏獨集會」,創下了紅旗漫卷國會山莊的歷史一刻,光多倫多就有50多輛巴士集合出發;2007年,史維會徵集過萬簽名,推動國會通過了291動議,要求日本政府就二戰對亞洲各國人民所犯下的罪行道歉。這些都是我想當然認為,今年「九一八」的多倫多,應該是熱血的多倫多,結果,我大跌眼鏡。

     我不知道為何擁有眾多華人社團的大多倫多地區,在「九一八紀念日」會忽然無聲,作為並非孤陋寡聞的我,為了穩妥起見,借助偉大的「穀歌」展開搜索,結果在「九一八」之後的9月21日,發現了一則「總部設在溫哥華的加拿大華人社團聯席會發表聲明,要求日方釋放中國船長」的網絡消息,我不清楚這個聲明是怎樣發出去的,看不到有人去遞交聲明,也看不到有人召開新聞發佈會;9月22日,我再發現了溫哥華中華會館在21日就相關事件發表的「五點聲明」。當然,這些都是加西方面的信息,與大多倫多地區沒有什麼關係。

     某君看到此可能會拍案而起指責我:你這人就是沒事找事,中國數十個城市,也不是每個城市都要舉辦「九一八」紀念啊,憑甚麼多倫多就一定要有活動呢?這麼說當然也對,不過,假如我反問指責者:為甚麼多倫多就沒有呢?大多倫多地區華人社區向來有著優良的愛國傳統,在歷史面前,華社總不能忽然愛國,忽然噤聲吧?難道愛國者愛國也有選擇?

      我要特別聲明的,我這麼說並不是給大多地區的華人社團出難題。加拿大起碼超過半數的華人團體都在本地誕生,我認為大多地區有著優良的愛國傳統,是因為這裏的華人華社不但舉行史無前例規模巨大的愛國集會,而且還出書出畫冊出CD,主辦者輪番回國宣揚本地華裔華僑的愛國情操,既然如此,我癡癡地抱有幻想,希望看到本地華裔華人面對歷史能夠熱血起來,告訴移民的第二代,勿忘「九一八」、「勿忘國恥」、「反對戰爭,愛好和平」,相信這並非過份吧?

     我知道可能還有看不過眼者會跳起來說,你那麼會說,幹嘛不去組織呢?對此我衹能小小聲嘀咕:我非「僑領」,何德何能可以號召社區?我能做的,就是在9月18日那天將汽車的CD全部換上「抗日」的歌曲,上下班路上,我一直扯著嗓子唱著「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的歌曲,再有就是當天夜晚我登陸中國《抗戰》官方遊戲網,點擊「9.18全面反擊,血戰釣魚島(永久免費)」的Banner開始遊戲,我註冊的ID是:「多倫多人」,僅此而已。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12 條評論

  1. 2010年9月28日 09:59笑民

    因为没有人领头,只要有人登高一呼,必有千百人呼应。华人里愿意出头的人太少,怕被人抹红?

  2. 2010年9月28日 10:00sbfinder

    老木,已经过40的人啦 还这么瀵青。中国目前当务之急是内忧。苛政猛于虎呀

  3. 2010年9月28日 11:01hanren62

    这个很简单!因为所谓的侨领上边还有领导。领导没发话,他们能做什么啊??

  4. 2010年9月28日 13:21赵州茶 YesMan

    是啊,老木的这么多仇恨没地方发泄,可惜了。 真不知道你来加拿大干嘛。

  5. 2010年9月28日 13:45加国无为

    可能大家找工作去了。

  6. 2010年9月28日 13:58[email protected]

    Metro Hall有规模不算小的图片展,大量历史图片再现南京妇女正在被强暴和被轮奸后赤裸身体被侮辱,惨不忍睹。人们静静地看,可能不一定总用红旗招展的方式。

  7. 2010年9月28日 15:471 条评论

    上海,北京都静悄悄的,多伦多闹P啊。

  8. 2010年9月28日 21:39Simon ZZ

    中国人开着日本车,拿着日本相机,去多伦多的日本餐馆抗议示威,哦,不对日本餐馆十有八九是中国老板。

  9. 2010年9月28日 21:48枫叶

    俺家的电脑,放了一天大刀进行曲,,,小小老百姓,用自己的方式纪念一下。。。

  10. 2010年9月29日 09:43梁荣纳

    日军战争罪行研究三部纪录片免费首映 三部关于日本侵略军二战罪行研究的纪录片本周末将在多伦多大学对公众首映。首映活动是国际会议”被遗忘的声音,活的历史”的组成部分。 该会议由多伦多史维会举办。 这三部分别由加拿大华裔及日本人摄制的影片从不同角度,以大量的事实与宏大的跨度记录和揭露了那段历史,剖析了今天日本对那段历史的态度及其原因。

    “在每个女人的心中”(Within Every Woman)

    由加拿大出生的华裔Tiffany Hsiung摄制的纪录片,再现了那些仍然在世的前日军”慰安妇”的生活和心声。 年轻的Tiffany足迹遍布亚洲数国,采访了许多幸存者。这些老婆婆们沉默了70多年,如今已经步入人生垂暮之年。对于她们中的许多人,这个记录片是她们向这个世界讲出那些悲惨往事的最后机会。 2009年的夏天,在菲律宾的Rohas市,Tiffany向几位婆婆,也向她自己承诺,回来后要把她们的生活做成纪录片。她希望这部叫作”在每个女人的心中”的纪录片能够触及到年轻一代的女性,她们中也有人遭受过性虐待,也在沉默中忍受着。也许看了这部片子,她们会获得勇气,打破沉默。当看到这些婆婆们在如此漫长的等待后终于打破沉默,年轻一代的受害者也许会明白,只有在打破沉默后,才能启动个人康复的进程。

    该片制作人Tiffany将在10月1号下午4点, 于多伦多大学(252 Bloor St. OISE Auditorium.) 向观众介绍预告片。正式影片仍然在摄制中。 您也可以跟随Tiffany的行程,上网:www.withineverywoman.org

    “沉默的羞耻” (Silent Shame)

    对于在日本出生Akiko Lzumitani来说.摄制这一影片就如同是一个旅程:揭示那些被掩盖了的真相–制片人的祖国在二战中所犯下的暴行,以及这一切对今天日本社会的影响

    为什么有很多人对于日本在战时于亚洲扮演的角色和犯下的战争罪行一无所知? Akiko Lzumitani的旅程从剖析现代日本人开始,他的富有争议的,或感羞耻的过去。籍着摄制记录那些与退伍老兵,有关学者和活动家的会面,制片人自己了解到许多由一个国家犯下的暴行。影片继续深入到那些至今令许多日本人羞于启齿的过去。连续的纪实镜头生动地向观众展示了发生在亚洲的基本史实,而不断切换入对日军退伍老兵和历史学者的采访详实而具体地表述了日本人所犯下的战争罪行。

    影片继续转入”慰安妇”部分。对韩国的强奸受害者和日本加害者的采访终于使我们听到了这些常常被遗忘了的二战受害人的声音。

    影片第三部分揭露了日军从事的人体实验和生化武器实验,在一次不寻常的采访里,一名日军老兵详细描述了他是如何协助进行人体实验的。在这部分的结尾,Akiko Lzumitani采访了几位当年的美军战俘,听他们讲述了他们在日本战俘营的血腥经历。

    在影片的制作过程中,Akiko Lzumitani看到,日本的有关学者和活动家所遭遇到来自日本右翼强烈的干扰和压力。影片的结尾,Tiffany 采访了数位日军老兵,研究学者和活动家,一同探讨日本民众对他们民族这段令人不愉快的历史所持暧昧态度的根源。

    “沉默的羞耻”(Silent Shame) 刚刚于近期(2010年9月)获得两项国际纪录片最佳影片及最佳政治片奖项

    该片将在10月1日下午7:30于多伦多大学(252 Bloor St. OISE Auditorium.)放映。制作人将到场与观众见面并回答问题。

    “撕裂的南京记忆” (Torn Memories of Nanjing)

    虽然日本活动家TamakiMatsuoka女士不是专业的电影制作人,”撕裂的南京记忆”却以特有的形式独树一帜。制作人分别采访了侵略者和战争受害者。以制片人的描述,中国人和日本人对这场战争的认识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她的使命就是寻求真相。Tamaki用十多年的时间,采访了数百名中国受害人和日军退役老兵。

    通过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出版有关其采访的书籍,举办关于战争暴行的摄影展并邀请战争受害人到日本,Tamaki最终说服一些受害人和老兵面对她的镜头。

    该片将在10月2日下午7:30于多伦多大学(252 Bloor St. OISE Auditorium.)放映。制作人将到场与观众见面并回答问题。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