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台灣的黑槍政治

字體 -

 

疑兇林正偉戴頭盔穿防彈衣被移送板檢

     五都選舉日前夜,穿過連勝文面頰的子彈射殺了台下年僅29歲的平民黃運聖,他們原本同為新北市第6選區議員候選人陳鴻源競選造勢,只不過一個是精英,一個是平凡民眾,待遇則完全不同。

     作為精英的連勝文受到各方政治勢力的關懷,總統馬英九在廿四小時兩度到台大醫院探望,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稱讚「連勝文實在是很了不起」,郝龍斌在投票日當天也到醫院探視併稱贊連勝文「很勇敢」。相比之下,失去生命的肢障青年黃運聖在大部分的新聞報道中甚至連名字都沒有,他衹是被稱為「一名無辜民眾」,他的家人沉浸在悲痛之中,他獲得的社會關懷,遠不及連勝文,這就是「政治」的本質。

     我覺得媒體對「五都選舉槍案」的報道,加上不同政治勢力的抬舉,令到被槍傷的連勝文顯得比被槍殺的黃運聖更加英雄,這恰好可以使我們看到民主選舉這個政治遊戲的實質性。二十世紀著名經濟學家熊彼特(Joseph Alois Schumpeter)將社會的民主實踐表述為「精英競取權力、民眾選擇政治領導人的社會政治過程,而選舉則是這兩個社會過程的統一。」以我的理解,作為社會政治生活的形式,選舉的目的是給民眾一個發泄和卸壓的機會,以達到撫慰民眾在具體政治行為方面產生的不滿和疑惑,最終引導民眾選擇和歸順在一個既定的政治次序中。如果我們從這個角度去看「五都選舉槍案」,就能對台灣的民主進程多點諒解和耐心,因為不同政治勢力的角力,很容易會「走火入魔」,衹有建立一個健康以及健全的遊戲規則,才能制止選舉中無序的發泄和卸壓,即暴力與流血。

      我相信現在誰也無法說出製造連勝文槍擊案的凶嫌林正偉的真正目的。無人能說出這是選舉奧步,還是與地下賭盤高達50億新台幣有關。或許這將會像6年前的「319槍案」一樣,最終要靠香港電影人的智慧,借助一部《彈道》來指桑罵槐解構真像。如果事情發展的結果不幸被我言中,我覺得這才是台灣民主社會進步最大的「槍傷」。陳水扁政府說不清「319槍案」,馬英九政府也審不清「五都選舉槍案」,台灣民主進程僅僅處在一個初始的階段,精英借選舉操縱民意,一切就像英國學者格雷厄姆-沃拉斯(Graham Wallas)在《政治中的人性》裡所描述的:「環境中的象徵符號能激起人的情感,誘發人的無意識。許多政治家正是利用這一點,操縱選民以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從「319槍案」到「五都選舉槍案」,我以為台灣在「黑槍政治」下,政治精英與平民群眾尚未能達到完全的、徹底的分治共享。在這種傾斜的遊戲規則裡,備受「召妓風波」煩擾的陳致中在大高雄市高票當選一點兒也不出奇,因為今日台灣政治社會的內傷,遠大於連勝文所受的槍傷。

【原文發表在12月3日加拿大都市報“都市時評”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