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誰恰巧遇到這樣的事

字體 -

 

      終於看了被稱為史上最乾淨最純的愛情故事《山楂樹之戀》,張藝謀的創作又一次證明他是個很會說故事的導演。

    《山楂樹之戀》最早發表在北美一個中文網站,小說主人翁靜秋的原型叫熊音,故事真實發生地在湖北宜昌。熊音畢業於宜昌師專,曾在宜昌市九中、一中任教,現據聞在加拿大一所大學任教,他的哥哥熊新和妹妹熊青都很優秀,也先後移居加拿大(希望熊家親戚看到我的專欄能與我聯係),小說初稿出自熊音寫於1977年的回憶文字,熊音後來將文字寄給了旅美作家艾米,艾米在此基礎上寫成長篇小說,小說中對話部分基本保留了熊音的原創。

     長篇小說《山楂樹之戀》在國內出版後,迅即引起讀者和書評人的熱捧。鳳凰衛視中文臺執行臺長劉春說:「太真實了!我們這一代人的內心記憶,歷歷在目。」電影導演陸川的評價是:「這樣的作品可以把人們的心靈深處那份雪藏的純真之心,再次喚醒。」而另一位導演尚敬則引用詩句來表達:「誰恰巧遇到這樣的事,誰的心就會裂成兩半。」

      我很早就讀到艾米小說。小說中的許多情景,譬如到農村去尋找編寫教材的素材,青澀朦朧的初戀情懷,像地下工作式的男女交往,以及為了服從組織意志的委曲求全等等,都是我們的曾經。小說摒除花巧詞句,每個故事的片段,都像我們保留在心底的黑白相片,一幅一幅,樸實得令人向往。

      電影《山楂樹之戀》基本上保留了原著的風格,張藝謀對畫面的乾淨要求可謂苛刻,在色彩上,以那顆山楂樹為基準畫面,朦朦朧朧,像一股流動著的青澀的綠,那是我們的年代象徵。

      我喜歡那些樸素的畫面,像靜秋坐在自行車的橫梁上,老三載著他歡快地飛馳的畫面,河邊他們各執樹枝一頭的初戀情懷,以及靜秋探望完病中的老三後,兩人隔著河依依惜別,難分難捨,併用手比劃著擁抱的畫面,入情入心,窒息得令人無語。

     我想,《山楂樹之戀》之所以被不同年齡不同成長背景的讀者和觀眾追捧,在於人們內心對當下社會物欲橫流、金錢婚姻的反諷,也是期待理想主義騎馬歸來的渴望。

     誰恰巧遇到這樣的事?我們都曾經如此,衹是有些人忘記了,有些人格外珍惜。

右一據聞是现居住在加拿大的《山楂樹之戀》主角靜秋的原型熊音(王軍翻拍)。

原文發表於2010年11月19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異想天開”專欄及《星島日報》“木然紀事”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文艺 (全局), 电影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