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2010年市選筆記:多倫多藍了(完整版)

字體 -

 

      多倫多市長選舉投票於2010年10月25日晚8點結束,筆者當晚做完電臺節目趕往投票站投票,完成整個程序後,步出投票站已是8點30分,此時路邊的電視屏蔽已經顯示:福特(Rob Ford)贏了。

       2010年的市選,無驚無險的結果是福特得票率為47%,領先排名第二的史振民近10萬張選票,成為多倫多第71屆市長。排在第二位的史振民得票率為35%。 彭德龍9萬票居第三位,得票率為11%。福特成為第64任多倫多市長,12月1日正式上任。

      福特1966年出生於多倫多,2000年獲選為市議員,他的父親為前安省議員Doug Ford。在十年市議員任上,福特可謂是多倫多政壇「另類人物」 。

      福特的政治理念很簡單,就是尊重納稅人的金錢,他也並非說說而已,而是以實際行動實踐自己的諾言。有評論者認為:他的當選,除了多倫多有左右「輪流當道」的傳統、苗大偉領導的市議會不尊重納稅人的金錢之外,也與全球經濟復甦緩慢、未來前景陰霾難測有密切關係。具體而言,就是在經濟形勢不樂觀時,民眾傾向於小政府,低稅收,少規章,小開支的自由放任經濟政策。

      福特的前任是苗大偉(David Miller),他出生於美國加州舊金山,8歲時跟母親移居到加拿大(母親是律師),自多倫多大學法律系和美國哈佛大學經濟系畢業。他是加拿大新民主黨人(後退黨),也是加拿大著名的左派社會運動參與者。在1994年,苗大偉獲選為多倫多市議員,首次進入政壇,2003年,在前任市長賴士民決定結束其34年政治生涯後,苗大偉公開表明有意競逐市長職位。當時共有5名具備實力的候選人參加競選,苗大 偉是其中知名度最低的一個。不過,在他請來美國著名環保人士到多倫多為他站臺後,名聲鵲起。競選中他以44%的得票率打敗對手莊德利 (John Tory),在11月10日當上多市第63任市長,其時揮著掃帚登上講臺的苗大偉,聲稱要清潔多倫多。在政治理念中,他是中偏左。在2006年11月13日,他以57%的得票率打敗對手曾碧斐(Jane Pitfield)成功連任。

      筆者一直專註於加國選舉的研究。每逢選舉年,均會在選舉進入刀光劍影的時刻,在加拿大星島日報(加東版)開始選舉拆局的「大棋盤」專欄,作為一種思維,也作為一種研究,相信有利於我們回顧與總結。以下為筆者在硝煙彌漫的277天(2010年1月4日到10月25日)寫下的專欄文字。相信細心的讀者會發現,在整個市選這局棋中,筆者的預測和分析尚屬稱職,這令我充滿了成功的感覺。

向左轉還是向右轉(8月20日)

      多倫多市長候選人福特(Rob Ford)8月17日在電視辯論會上談及「多倫多市政府目前連250萬居民都未能照顧好,應該先處理好目前的事情,才考慮接收新移民。」此話一出,馬上引發本地一些團體和時事評論員的抨擊。

      福特此番「移民論」是回應另一位市長候選人史振民(George Smitherman)的發問,然後,另兩位市長候選人彭德龍(Joe Pantalone)和羅西(Rocco Rossi)準備好充足的彈藥向福特開炮,面對三面夾擊,福特表現得自信和我行我素,從這點上看,讀者諸君就不難理解為何他一直跑在幾位候選人之前。

      有評論家認為:在市選開跑至今遙遙領先的福特是中了他的政敵給他準備好的一個陷阱。但以我對福特的認識,他觀點的直率和清晰,正是市選所需要的。因此,當他事實上講出「多倫多拒絕新移民」 (我的理解就是這樣)這個意思的觀點時,我相信他得到的掌聲可能會淹沒噓聲,這無疑有利於他的選情。

      我舉幾個數字給讀者看看就很清楚了:在本地一個主流媒體的論壇上,支持他這番話的讀者佔了86%,在本地一個中文論壇上,支持他的觀點的佔了72%,在星期三黃昏6點30分A1中文電臺(AM1540)國語節目「都市熱線」裏,作為主持人,我特意開始「烽煙」(Phone in)討論,結果支持或者理解福特的來電參與者佔了75%,這三組數字很清晰地說明,超過一半的人是支持福特的觀點的。

      我相信大多數人都明白「移民問題」不是市選的議題,正如大多數的人接受「沒有移民就沒有加拿大」這個千真萬確的真理一樣。所以,如果市選的爭論糾纏在「政治正確」或者「政治不正確」這個於民生不是那麼重要的話題上,勢必會令民眾反感起來,福特說多倫多難以接待更多的新移民,這衹是發發牢騷,或者是向聯邦和省政府喊窮的表現,下一屆假如真是福特掌管市府,新移民要安居多倫多,要在這塊土地上買房子投資產業,福特能擋得住嗎?

      三個多月前,沒有太多的人會相信福特會跑在各位候選人面前,那時候比苗大偉還像市長的是史振民(George Smitherman),我覺得他給我的印象是這樣的:作為安省的副省長到多倫多來做市長,這是上帝給予我們多倫多民眾的恩賜,令你感到很不舒服。我想這是今日史振民落後於福特的原因。

      比較令我驚訝的,對於福特的談話,華裔網民與主流網民的觀點驚人的一致:他們認為福特的話或許聽起來不是那麼順耳,但起碼是真話。

      多倫多市民需要一個什麼樣的市長呢?我想首先是一個敢講真話的市長,其次是一個不會浪費公帑的僕人,第三是要有清晰的施政計劃,第四是敢與聯邦和省級政府爭福利,第五是要懂得經營,這可看作是多倫多市長接班人的5個條件,不幸的是,作為右派分子的福特都具備了。

      他是個講真話的人,他是歷屆市議會花費最少的議員,他有商家的背景和商人的頭腦,他有膽識與兩級政府對話,當然,他還有個清晰的計劃,這個計劃具體到將多倫多市長薪金自動減去10%,凍結市議員薪酬,將目前市議會44議席減為22席,保證廢除土地轉讓稅,取消牌照註冊費,在多倫多所有高中派駐警員,清理藏污納垢的TTC並令其變成關鍵服務等,但史振民的計劃裏就缺少這些具體的內容,他衹是講一些在平面媒體社論中看到的口號,這些口號放在省或聯邦還是合適的,放在市選裏顯得不夠實惠。

      光從這點上看,我覺得現在有那麼多市民熱捧福特不是盲目的,與更像副省長不像市長的史振民相比,福特起碼能就市民關心的問題給予一個清晰的認識,他的真話某種程度能博得市民的信任,唯一所缺的,是他的施政經驗和將理想付諸實現的能力,當然,還有極右的思想,不過,這些不是重要的吧,苗大偉當年也沒有經驗,我們還是把權力交給了這個極左的家夥。

      當然,我至今還沒想好該選誰,因為福特給我的印象總是喜怒無常,且負面新聞多多,我衹能悠著點,再看看吧。

政客們玩遊戲(9月3日)

      每到選舉年,無論是聯邦大選,抑或是省選市選,我都以為這是政客的遊戲。

      過去我們常常聽到一些熱衷關注選舉的團體將投票率低歸咎於民眾不關心政治,其實細想起來,這種指責是極不負責的。大凡大明星到埠,不需要某某組織鼓動,自然是萬人空巷,什麼原因呢?因為明星有吸引民眾的魅力。政客天天拍門,將皮鞋走爛,也無法吸引民眾走出家門去投票,這衹能說明政客沒有魅力,或者是政客的政綱沒有吸引力,怎能怪民眾?

      8月30日,多倫多市長候選人羅西(Rocco Rossi)向選民提出一項創新的競選承諾,即賦予選民中途罷免(Recall)已當選的市長和市議員的權利。這個建議我是舉雙手贊成的,正如我在我所主持的電臺節目「都市熱線」(A1中文電臺AM1540)裏所說的,我們既然有選舉權,我們也應有罷免權。哪能我將你選上市長、省長或者議員之後就沒我什麼事呢?這對我們是件很不公平的事情,因為主人無法監督僕人。

       一如所料,羅西的承諾並沒有獲得「萬人空巷」般的歡迎,我想反對者心知肚明,即如果羅西在市選起跑時不是節節落敗,他也不會如此慷慨地開出他的承諾。所以,在本地一個主流網站,近百名討論者,衹有13.2%的人支持他。

      我倒覺得民眾在考慮羅西這個「承諾」時,毋須將他的「用心」拉進來一起考慮的。理由是假如這個承諾對多倫多以後的發展有好處,我管它是誰提出以及提出者是何居心呢?

      我真的很反感另外幾位候選人對此的態度。現任副市長彭德龍(Joe Pantalone)表示,假如賦予市民罷免權會令市議員們的工作重心轉移到社區宣傳,而不是服務市民上,最終很可能是政治動蕩、浪費金錢。這事情真的有些莫名其妙,如果民眾手中握有罷免權,議員們會忽略服務市民嗎?我一點也看不到事情會是這樣的結果。相反,我相信假如市民手中有罷免權,每個議員在參選時,就會慎重考慮他的政綱,也不敢亂開支票(不像當年的麥堅迪參選與當選是兩副不同的嘴臉),而且在當選後會更加盡職盡責,而不是敷衍了事。

      另一位市長候選人史振民(George Smitherman)則認為,多倫多的市民並不熱衷於政治,他暗示市民手中有罷免權,可能會引來更多的政治矛盾。這是令我最無法接受的觀點。假如市民並不熱衷於政治,那麼你還跑來找我說你的政綱幹什麼?再者,選舉是全體選民共同參與的遊戲,不是你幾個政客的遊戲,哪輪到你想叫我來就來,想叫我閉嘴就閉嘴呢?

      卑詩省和美國各個州、市都設有罷免制度,但我們從未聽過民眾濫用罷免權,或者政客借助罷免權玩政治遊戲的事情。我覺得史振民太過自以為是了,估計在他的認知裏,民眾衹有投票的智慧,沒有罷免的智慧,假設罷免權一落到民眾的手上,政客們就可以綁架民眾玩政治遊戲,這也太蔑視我們了吧?

      我相信加拿大的政客們對民眾擁有罷免權這個提議不會很熱衷支持的,因為這違反了他們的意願,即在政客與民眾同在的遊戲裏,他們既想當主角,又要當裁判,民眾只不過是一群會歡呼的觀眾。

      如果情況真是如此的話,你就不難理解每次選舉來臨,政客為何熱衷在選前亂開支票,以及政府機構膽敢肆無忌憚地消耗公帑,一切皆有因緣。

華裔選情四大看點(9月17日)

      今年市選大多倫多地區華裔報名參選人數初步統計為41人,如果光從數字來比較,似乎遜色上屆。2006年,大多倫多地區44名華裔參選者中,共有10名華裔候選人分別當選市、區域議員和教育委員,創造了本地區華裔參選的一個新記錄。

      儘管今年市選大多地區未能如2006年一樣創下華裔參選的一個新高記錄,但以我所看,本屆市選華裔參選者在未來的選戰中表現將會更精彩。我的理由很簡單,與以往相比,今年的參選者可用「星光燦爛」四個字來形容。如果讀者諸君再問我華裔參選者打贏這場選戰的先決條件,我的答案是參選者首先要有一定的從政背景,其次就是要有社區服務的資歷,再就是要有精英的質素。

      假如我們以這三條標準來看目前在任的10位華裔當選者,我以為如黃旻南、李振光、趙善光、陳聖源等之所以敢於在議會或者教委的位置上大聲講話備受矚目,根本原因是他們的從政背景和社區服務的資歷,鍛造了他們的精英魅力。像李振光在1994年第一次參選落敗後,他用了12年的時間沈澱在社區服務上,除了在多個社區機構中任職,包括任多倫多警察42分局華社警民關係委員會成員等,在纍積了一定的人脈後,2006年捲土重來,最終獲得選戰的勝利。而2006年當上教育委員(多倫多第21校區)的陳聖源(Shaun Chen),中學時就投身社區服務,並擔任自由黨一省議員的助手,協助成立防止青少年罪行和暴力委員會,兩度當選多倫多大學管理局委員。李和陳的經歷與眾不同,這正是他們的成功之本。

      又如我們以此為標準看今年選舉,我覺得大家應該留意在第27選區「多倫多中心-玫瑰穀」(Toronto Centre-Rosedale)的兩位年青人鄭永強(Ken Chan)和黃慧文(Kristyn Wong-Tam),他們同屬移民第二代,同是同性戀取向者,年紀輕輕有著深厚的從政背景和豐富的社區服務資歷。像鄭永強除在皮爾區警隊擔任過4年的警察外,還分別擔任過安省衛生廳長助理以及英國倫敦市長的警政顧問;而黃慧文則為平權會多倫多分會前會長,而且還曾出任多倫多市長經濟競爭力顧問委員會及多倫多警察總長小區顧問委員會,以他們這樣的政治資本,確實已為日後的從政道路打下一個相當牢固的基礎,可惜他們是在同一選區出戰,大有「既生瑜,何生亮」的命局。不管誰勝誰負,他們的參選起碼代表了雙重意義,即華人第二代從政者既有良好的教育,也有相當好的從政背景和社區服務資歷,這是華裔參政的一個新起點,所以,我認為他們不但是多倫多明日之星,而且是華裔從政的精英代表。

      今年市選我以為還值得留意的是:有屢敗屢戰的李國賢這次捲土重來。2006年李國賢參選約克區區域議員,得票近萬排第5,最終卻落在華裔參選者黃志華之後而敗。這次參選,因黃志華議員英年早逝留下空缺,李國賢重披戰衣能否改變屢敗的命局將成為一大看點,我想,李國賢能否勝出,關鍵是他能否取得黃志華「粉絲」的信任。

      同樣是捲土重來,陳煥玲(Carol Chan)在2003年曾經代表第1、4及6選區出戰當選為公校教委,隨後因被對手戴珍迪(Diane Giangrande)提出異議,指申報利益程序有違反選舉法之嫌而被拉馬下,其教委之職由戴珍迪自動補上。2006年市選,陳煥玲回戰戴珍迪時再敗一城。今年市選,由於選區重新劃分,陳煥玲在第3、5、6選區參選,避開了戴珍迪,可否獲得一個「天助她也」的機緣呢?這是另一個看點。

      過往我們經常抱怨華裔投票率低成為阻礙華裔當選的因素,這次在烈市第3選區出戰的廖立暉,由於他長年任職中文電臺DJ,是華裔社區幾乎家喻戶曉的公眾人物,且在華裔高度集中的選區出戰,所以,廖立暉參選也是今年市選的一個值得關注的看點。我以為無論結果如何,「廖立暉模式」起碼可以為我們提供一個研究參照,即公眾人物可否吸引高投票率,令到華裔選民走出家門去投票。

選民要鷄丁不要辣子(9月21日)

      我一直以為,本屆多倫多市長選舉是兩個人的決鬥,如今選情的進展不斷在詮釋我的這個觀點,福特和史振民成為格鬥場上的焦點,另一些人,像彭德龍、羅西和湯遜女士似乎成了配角。

      我還有另外一個例子證明這是兩個人的決鬥,因為這幾天我不斷收到福特團隊和史振民團隊的電郵(很遺憾,我沒有收到其他候選人的任何電郵),比較有趣的是,福特一直在講如果他當選市長會怎麼做,史振民重點在講福特怎麼錯,這讓我看到了福特與史振民的不同。我想,這個細節恰好說明為何如今福特會獲得45.8%的支持率,而史振民只獲得21.3%,不及福特的一半。

      很有趣,昨日媒體都在熱煲Nanos Research民調公司於上週所作的調查結果。福特的態度似乎有點不屑他獲得的45.8%支持率,一副很「拽」的樣子,依舊我行我素地再拋出一個「納稅人保護計劃」,這個計劃的中心點是市議會的所有決策必須通過有記錄的投票程序,而不應以「秘密會議」的方式進行,且允許市民在市議會上直接表達意見。雖然我知道這是福特團隊為鞏固選情之作,但我不得不承認福特的這個新思路很能迎合當今選民的心態,因為在苗大偉時代,市民被關在議會以外,決策是由議會裏那些人,或者各個專業委員會說了算。而史振民昨天的應對策略是:強調多倫多的核心價值是多元族裔共處,強調他是唯一能擊敗福特的候選人,因為他能代表不同族裔,包括亞裔和同性戀群體。

      我覺得,在民調結果面前,福特似乎比史振民要實際些,他的團隊一直在研究選民的心理,有詳細而針對性強的施政計劃,而且很「多倫多」。而史振民更像在省選,計劃過於宏觀,缺乏細節,過份強調對手的不是,這如同一碟「辣子雞丁」,選民在碟子裏翻來覆去只看到辣椒,找不到幾塊雞丁,他們能滿足嗎?

      目前離市選揭曉日還有5周的時間,我以為史振民要改變劣勢,他以及他的團隊是應該好好考慮如何調整方案了。這點我要贊一下福特,雖然我也半信半疑他能否做到他承諾的一切,不過,他起碼為我們畫下一張可口的餅,而不是專注畫對手的缺陷。

福特贏在不是政客(9月22日)

      9月21日晚的市選電視辯論,受之前的民調影響,幾位市長候選人集中火力向高居支持率的福特開火,焦點是他的「納稅人保護計劃」,福特被對手刻畫成一個手舞斧頭只會亂砍(開支)的人,不過,以我所看,昨晚對手的攻擊成全了福特,因為目前民眾並不在乎福特手上是有否能有改變多倫多現狀的魔術棒,他們只在乎參選者能清晰、透明、誠實地告訴民眾他看到了甚麼,他在想甚麼。顯然,福特在電視觀眾面前做到了這點。對手的攻擊等於為福特營造了一個表演的舞臺,讓他再一次表達了自己。

      我一直奇怪,選前總讓人感覺不怎麼舒服的福特,為何從選戰開始至今成為「劉翔」式的英雄(當然是破世界紀錄時的劉翔),21日晚我在電視辯論之後登陸一些論壇,然後我看到一些觀眾在論壇裏的留言,我一下子找到了答案。下面我不妨摘錄幾個觀點給讀者看看。

      ■我們現在需要的是一個人而不是政治家,所有人都知道他犯了錯誤,他自己沒有否認,但政治家不會讓我們知道他犯了錯誤,政治家還會抵賴他們的錯誤。

      ■我們對那些想做好專業的政治家感到厭倦,我們到了離開傳統,給一個普通人,一個不是完人的人機會的時候。

      ■他是一個坦白正直的人,我們起碼知道他甚麼時候做甚麼事情,知道他甚麼時候做錯了甚麼,我們都能看得見,不像那些政治家,總是深不可測,躲躲閃閃,譬如像麥堅迪那樣。

      從以上評論看,「福特不屑做政客」正是他一直領先的原因。我覺得,選戰一開始的時候,福特的一些負面新聞似乎成為對手攻擊的彈藥,現在看來,對手們錯用了這些彈藥。因為沒有人在乎福特有缺陷,民眾不希望未來的多倫多市長是一個專業的政客。所以,假如對手們繼續攻擊福特的缺點,只會將福特打造成一個有血有肉的常人,將自己標籤為不識時務的政客,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行為。

      從民眾的反應看,我倒有些替史振民可惜。我相信有不少人與我持相同見識:史振民是個有能力有經驗的管理者。我認為他節節輸給福特的原因,套用一句電影臺詞:不是史振民太弱,也不是福特太強大,根本的原因是史振民來自麥堅迪的團隊,他是個很標準的「麥堅迪式」的政客。

      根據最新民調,目前有近29.8%的選民處在游離狀態,我以為,如果史振民想在未來5周轉敗為勝,他必須要令選民相信他是一個真正獨立的多倫多人,而不是來自於某個政團的代表。

市選博弈進入中盤(9月25日)

      如果我們將市選的整個過程看作是一場棋賽,那麼這個棋局同樣分三個階段,即開局、中盤和殘局。

      以我所看,市選至本週末結束將意味著開局的完成,目前福特暫時領先。總結開局的戰績,福特不能說是盡勝,他衹能算是佈局合理,但不等於他可以高枕無憂。我的這個定論可從兩方面得到論證:一是民調的結果,無論我們是以Nanos還是以Angus的調查結果作比較,都能看到福特與史振民之間的差距大概在13點左右,不像剛開跑時,福特大幅度領先史振民24點,這說明史振民有足夠的能力緊緊咬住福特不放;二是福特給人的印象熱身過早,鋒芒太過畢露,雖然我說過本次市選貌似2個人的格鬥,但不等於說另外3名候選人是「廢物」。在5個人的博弈遊戲裏,當其中之一者大幅度拋離其餘4人的時候,領先者,也就是福特將面臨以1敵4的局面。本來一個史振民已經夠福特受的了,如果再加上彭德龍、湯遜和羅西,福特必被死拖爛纏,四面受敵。

      我認為,從下週開始連續兩週,將是刀光劍影的中盤搏殺階段。如果要我預測第二階段的態勢,我覺得將會呈三大走勢。

      首先是「支票承諾戰」。目前福特的總體政綱基本上已和盤托出,在此基礎上也開出了若干張支票,相比之下,史振民的政綱尚未能給選民一個清晰的勾勒,在支持率落後10多點的前提下,他必將針對福特的政綱,以支票承諾爭取選民的支持。史振民在第一階段沒有完全曝光他的政綱,也很慎重開出支票,相信是吸取了麥堅迪團隊的省選教訓,在局勢未明的前提下,避免開出不合實際的承諾。但如今形勢不同,福特太強,要爭取選民,衹有拼支票拼承諾,史振民這邊廂一開閘,必然引發另外三名候選人紛紛加入,福特要擋住這股「洪峰」,光靠提醒選民注意「錢從哪裏來?」並非良策,衹有也置身其中,才能將水搞濁,最後的惡果將傷及民眾。

      其次是打「鞏固陣營戰」。我認為在開局中得勢又得分的福特,在第2階段的博弈中,與另外4名競爭者都不可能成為盟友,在這個前提下,為鞏固戰績,他唯一的辦法是向現任的、或潛在當選的議員伸出友誼之手,這招是打擊史振民最有效的辦法,因為福特如今有「市長相」,容易吸引到盟友,假如現任議員者紛紛投向福特,為福特站臺,等於為福特鞏固戰績加分,這是打擊史振民最有效的戰略。

      第三是「合縱戰」。所謂「合縱」就是「合眾弱以攻一強」,史振民面對福特不斷擴大陣營,他唯一能奏效的反擊是說服彭德龍、湯遜和羅西三人中的可能者退選,令他能吸納其中的選民,聚合力量與福特搏殺。這種策略我不能用「政治交易」來描繪,因為市選不同省選和聯邦大選,我創造了一個新的詞語叫「政治站隊」,站同一隊者必然就是盟友,以後可以分享勝選的戰果。

      從彭德龍、湯遜、羅西目前的選情看,我認為羅西將可能是史振民爭取的第一人選,因為他們同來自自由黨陣營;其次者將可能是彭德龍,因為他的政治理念在5人中最接近史振民,彭德龍退出,他的選民大多數會投向史振民,而不是福特。至於湯遜若果退選,她的選民會被福特和史振民平分的可能性較大。

      我認為史振民取得「合縱」的成功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讀者諸君假如注意到第一階段史振民的競選口號就能看出眉目來,史振民說他是唯一具備與打敗福特的人,這話表面看來是對選民說的,但我覺得他苦口婆的告訴,其實是對著彭德龍、湯遜和羅西說的。

史振民逼福特出牌(9月28日)

      昨日(9月27日),史振民開始反擊。假設用我之前的比喻來看,我們將史振民昨日推出的平衡預算財政計劃比作是一碟「辣子雞丁」的話,我相信不少選民如我一樣,終於在碟子裏找到更多的「雞丁」,而不僅僅是「辣椒」。

      說實在話,我蠻欣賞史振民昨日所公佈的計劃。因為這是一個用了心思、花了腦汁的計劃。這個計劃從根本上回答了「錢從哪裏來?」的問題,譬如他提出的通過自然流失減少1300個市政職位,出售城市的閑置土地,與省政府合作TTC的經營,以大量採購求得節省開支,還有諸如為商界提供的稅務優惠等。

      看得出,史振民從本週起已轉變其競選策略。我覺得他的「平衡預算財政計劃」是對著福特的「納稅人保護計劃」而去的。他看準了福特計劃的中心點是「節支」而不是「開源」,於是對症下藥,在「開源」上費了功夫,所以,他的財政計劃特別強調了「平衡預算」。我想,未來兩週史振民一定會以他這個計劃來標榜自己是一個既會節約、也會賺錢的市長,他還會攻擊福特「只會節約的市長不是好市長」。          我相信史振民還會逼福特在未來如何經營TTC上表態。史振民得到一張好牌,因為他可以同省政府有商有量,獲得省政府的支持。在這點上,我覺得曾聲稱要清理藏污納垢的TTC的福特能選擇的辦法不多,如果他決意要將TTC私有化,那麼他將受到來自工會的打擊,也會令選民憂心TTC私有化後付出更大的代價。          之前我們一直看不到史振民能從省政府的背景裏獲得甚麼好處,如今史振民手上的「麥堅迪牌」終於亮了出來,我們就看看福特如何回牌好了。

寒劍懸頭(9月29日)

      昨日(9月28日)湯遜退選轉而呼吁支持者投入史振民陣營,加上史振民和福特兩大陣營在週一爭先恐後地公佈他們的財政計劃,驗證了上週末我在專欄《市選博弈進入中盤》所預言的,本週選情將向「支票承諾戰」和「合縱戰」這兩個方向發展開。   

      在湯遜宣佈退選之前,史振民和福特之間的差距已經逼近。由Global Television所作的民調顯示,史振民甚至超越了福特,以30%獲得1個百分點的領先;另一間民意調查公司葉素斯列特(Ipsos Reid)的調查結果顯示,福特的支持率在28%,而史振民的支持率在23%,兩者差距在5個百分點,湯遜在兩間調查公司所獲得的支持率都在7%排第四。

      現在我們都在猜測,湯遜退選後她所擁有的7%將流向哪裏?以我所見,由於湯遜退選已超過了規定的限期,所以她的名字將會繼續保留在選票上,所以,保守的估計是,湯遜7%中的3%將流向史振民,1%流向福特,2%流向羅西,1%會自然流失(含放棄或者繼續選擇湯遜),如果我這個推論成立的話,到這個週末史振民將會領先福特1到3個百分比左右。

      昨日另外兩位候選人彭德龍和羅西都信誓旦旦不會退選,不過不到歷史那一刻,誰都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情。湯遜之前一直形容史振民不可信,在剛過去的這個週末,她還一再強調她不會退選,豈知今天就站到史振民的陣營裏了。我覺得,再過一個星期,如果福特和史振民兩人的比分咬得很緊,而羅西獲得的支持率仍然不過7%,我相信他會退選,以「政治站隊」的形式號召他的支持者加入他的自由黨盟友史振民的陣營,這就是「合眾弱以攻一強」的戰略態勢。

      不過,從選民的政治色彩分析,我認為羅西退選並不能幫到史振民,因為他的政綱比較接近福特,是中間偏右,史振民和福特會平分他的選民,所以,史振民倒是不會將希望寄託在羅西身上。

      現在大家都說彭德龍因為有工會的支持退選不大可能,我認為這要看下週彭德龍能獲得多高的支持率,假如他一直徘徊在14%而不能提高,我相信支持他的工會會作出調整,因為工會不會將精力耗在一個衹有14%支持率的候選人身上。與此同時,我估計史振民要突破與福特的角力平衡,下一步的工作重點是誘使與福特水火不容的工會審時度勢與他合作,衹要工會動搖了,彭德龍退不退選都不重要,此時,福特危矣。

密市不是桃花源(9月30日)

      本屆市選,我最強烈的感覺是「多倫多市民有福」,因為我們的市長候選人從起跑線開始就落足力去表現,相比之下,我們隔壁的密西沙加市市民似乎生活在與世隔絕的桃花源,他們不知道最有可能當選市長的麥歌蓮的政綱是甚麼,乃至16名市長候選人之前召開新聞發佈會逼她表態。

      密市的這種現象發生在21世紀西方最民主的國家真是一件奇事。一名89歲的老人爭取第12次連任市長,她在這個城市當了32年的市長,如無意外,她仍舊會成為下一任的市長,密市市民對她的信任,已令她自信到不需要公佈政綱,不需要插牌,不需要拍門,甚至不需要競選,她猶如去市場買菜那麼輕便就去報名參選,然後就當選,沒有對手可以挑戰她。我個人不覺得這樣是一個好現象,雖然我也敬佩麥歌蓮的能力和魄力,但如果她不是透過平等的遊戲規則參與競選,她將自己看作城市的救世主,這很容易步向專制和鐵腕。

      密市過去30多年來確實有很好的政績,應該歸功於30多年前的密市衹是個待開發的城市,有大量未開發的土地吸引到大批的工業和商業投資者,加上密市在70年代製定了一條從開發商手中獲取社區服務必備資金的政策,令到這個城市有足夠的發展資金,才會維持長時間的低地稅以及無債務或低債務,這絕對不是某個人的功勞,不是英雄創造了歷史。

      法國的路易十四有句名言「朕即國家」,我覺得麥歌蓮今日的選舉態度似是告訴選民「我就是密市」,這將會導致這個城市的未來沒有競爭,沒有辯論,也沒有各種觀念的沖擊,這對密市的發展沒有好處。因為密市不是桃花源,不可能長期得天獨厚,我認為密市的市民不應該選擇等待一名救世主做厭了市長,再交給下一位救世主來繼承。

      另外,我也不相信麥歌蓮是神,假設讓她來當多倫多的市長,你看她能當多少屆?又或者,你讓福特明天開始學一下麥歌蓮,不公佈政綱,不插牌,收起他那輛招搖過市的競選RV車,以「我就是多倫多」的態度蔑視史振民、彭德龍和羅西等等,你看福特會是甚麼樣的結局?

羅西的週末(10月2日)

      我覺得這個週末對於羅西來說可用「勞心苦思」來形容。我感到他已經意興闌珊,真正處在留也不是,去也不心甘的地步。

      我的這個判定當然是很主觀的,是以我之心度羅西之意。不過,假如我們細想一下,湯遜退選前,曾有傳言說她會退選並帶領支持者轉向羅西,消息傳出不到一日,湯遜立即予以否認。幾天後,湯遜真的退選,但她並沒有選擇羅西而是轉向支持史振民,有報道說,湯遜提及他支持史振民的原因,是感到羅西的陣營出賣了她,「像是從我背後刺了一刀。」

      如果湯遜所說是事實的話,我解讀湯遜的話意則是她之前可能與羅西有個退選的默契協定,但羅西的陣營有些迫不及待,在湯遜還在猶豫和部署的時候,故意放出風聲「逼宮」,令她背後挨刀受傷,所以湯遜憤而棄羅西而去。

      假如我的這個推斷又碰巧是事實,那麼我們就可以據此推測,原來羅西對勝選的信心已經不足,他甚至連等候(湯遜退選)的信心都沒有,戰鼓未響就先亂陣腳,憑甚麼能戰到10月25日呢?

      湯遜退選後高調支持史振民,羅西對此依然一廂情願地表示湯遜的支持者將會支持他,我覺得這是羅西最後的賭注。假如下週公佈最新的民調結果粉碎了他的幻想,那他真的驗證了他的前軍師艾嘉華所言:「我知道你是最佳的候選人,但以這種支持率,你是無法取勝的。你應該作出正碓的抉擇,退出競選,轉而支持史振民,以阻止福特成為市長。」

      我一直在想,那條最後壓倒羅西的稻草是甚麼?我覺得羅西真正等待的民調結果是要超越彭德龍,這是鼓舞他挺下去的「強心劑」,如果這是羅西決定退選的底線,我想他今日應該有新的決定,因為我認為艾嘉華的忠告是良言,羅西要領先有工會和一批現任市議員支持的彭德龍基本很難,所以,如果下週羅西宣佈他的競選總部關門大吉,我認爲這是明智之舉。

史振民得工會得天下(10月14日)

      上星期一位曾姓讀者給我電郵,他言之鑿鑿地認為我這次一定「跌硬眼鏡」(判斷失誤),因為我在10月2日的專欄《羅西的週末》裏預言:未來一個星期,新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史振民將會領先福特1到3個百分點,而羅西(對不起,我一直不習慣他新起的中文名「羅樂高」)因為未能獲得超過10個百分點的支持率而宣佈退選。上週因為沒有公佈民調結果,導致羅西「欲去還留」,所以曾君判我應該金盤洗手,幸運的是,我的眼鏡至今還安然架在我鼻樑上。

      星期三,葉素斯列特(Ipsos Reid)終於在感恩節後發表了他們的「民調」結果,在400名調查對象中,史振民獲得31%的支持率,福特獲得30%,彭德龍得11%,羅西得4%,這個結果不但驗證我預言的史振民反超福特1個百分點外,而且還真的成為最後壓倒羅西的那根稻草,羅西在當晚宣佈退選。

      羅西此番退選,本來我想將手掌拍爛,因為他畢竟是個識時務的俊傑。我最終沒有鼓掌是因為我覺得他還是選擇了做政客。最讓我不爽的是,無論是湯遜抑或羅西,他們宣佈參選時一定選擇白天振臂高呼,到退選時總是在夜晚「悄悄地幹活」,這種怪怪的感覺令我想起電影《無間道》裏那句經典臺詞:「你們臥底的真有趣,都喜歡上天台」。

      回到正題,我覺得週三公佈的「民調」結果有個值得注意的是彭德龍的支持率一直在原地踏步,我相信羅西退選後,最受打擊的是彭德龍,因為我以為他在本屆市選的名次已經明朗,目前史振民與福特各守半壁江山,史振民下一步要拉開與福特的差距,必須說服工會支持他,目前三名候選人中衹有彭德龍獲得工會的支持,但彭德龍的「老三」命局已定,等於逼工會出牌,工會想從下屆政府中獲得好處,衹有棄彭德龍,與史振民談筆好交易。如果下星期工會宣佈支持史振民,我估計福特將會落後史振民8到12個百分點,到那時,誰是未來的市長,難道我們心中還沒數嗎?

彭德龍上身(10月19日)

      我講「彭德龍上身」,當然不是指他上我身,而是我上他身。

      羅西,即是羅樂高退選後,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是彭德龍,未來一週會怎樣?

      我覺得當新的一份民意調查公佈時,彭德龍會以「政治站隊」的方式號召他的支持者在10月25日投史振民一票。我甚至幫彭德龍起草好「退選聲明」,這個聲明最精彩的一段應該這樣寫:

      「我知道,作為一個有抱負的候選人應該堅持到最後,不辜負支持者的期待。不過,當我發覺我已到了必須作出決定的時候,如果我的犧牲可以令那個只會誇誇其談的家夥止步於彌敦菲臘廣場前,那麼請支持我的選民支持我的這個選擇,因為在我和史振民兩人間必須有人犧牲,退出去的人是為了支持另一個留下來阻擋福特,既然多倫多的未來需要我這樣做,Yes we can!」

      我特別要提醒彭德龍團隊的讀者,請一定在下週前將我的這個創意告訴彭德龍,我們會為他的明智而歡呼,尤其是我。

      回歸正題,某君讀到這裏一定大大聲噓。我說:「子非彭公,安知他的心思?」當然,我也一定會大大聲地噓回去說:「子非政客,安知他們的遠謀?」湯遜、羅西退選前,不也信誓旦旦不退選?政客的話你能信多少?

      其實我的這個推斷並非順口開河。我提請讀者特別留意史振民和彭德龍的競選口號,他們都自詡為「能阻止福特當選的人」,但市選開跑至今,彭德龍只獲得11%支持率,這意味著彭在本屆市選並未獲得超過三分一的選民認同,他缺乏阻止福特當選的資本。

      羅西退選後,最新的民意調查是福特反超前領先史振民1個百分點,我以為,史振民此時此刻比福特低幾個百分點總比高幾個百分點要好,因為他在未來兩週可以大打「悲情牌」。假設彭德龍的支持率一直在15%左右搖擺,那麼他將陷入「勝之不能,敗之無顏」的地步,與其這樣,彭德龍還不如捨己成人助史振民一把力,總比最後兩手空空的好。

      某君看到這裏可能會再次噓我:「彭德龍政治站隊後,史振民憑甚麼能勝?」我記得在上一篇專欄裏我提出:「誰得工會,誰則可得天下」。工會目前支持彭德龍,如果彭德龍肯為史振民退選站隊,這等同「賣一送一」逼工會支持史振民。當一切有了默契的時候,這盤棋就「生」了。

      我還要交代一下的是:迫使彭德龍最終退選的將是未來公佈的民調結果,這是壓死駱駝的另一根稻草。

多少票能贏?(10月20日)

      昨日擁有6萬名建築工人的安省建築工會敦促其會員支持史振民,而在多倫多擁有10萬名會員的加拿大公務員工會則支持彭德龍。未來數天,我相信還會有來自工會的表態信息,上週本專欄已作了「誰得工會則得天下」的預測,史振民本週果然出盡全力爭取工會的支持,這是他戰勝福特的唯一途徑,因為福特不獲工會接受,史振民要開拓新票源,衹有向工會伸出橄欖枝。

      昨晚是本屆市選的最後一次電視辯論,福特緊緊咬著史振民在擔任安省衛生廳長時推行「電子醫務局」計劃的失誤不放,這是史振民的致命傷。「醜聞」、「浪費公帑」和「暗箱操作」都是選民所憎惡的行為,福特現在將這些標籤一張張貼在史振民頭上,我相信這對福特爭取游離票有很大的幫助。史振民就算渾身是嘴,也難說得清楚,既然說不清楚,更迫使史振民將勝選的籌碼押在工會上。

      昨晚的辯論比較搞笑的是福特和史振民都將彭德龍看成是「太公的豬肉」(人人可分)。尤其是福特,一改他的「好鬥」形象,大贊彭德龍為人誠實和富於經驗,而史振民則強調他的中庸之道以討好左派。福特和史振民如此用心,是因為他們都清楚,10月25日他們之間的勝負是一個微弱數,他們都在鼓動彭德龍的選民作策略性投票,這點對福特尤其重要,因為他既然不獲工會支持,他衹有從彭德龍處下手。

      從目前公佈的民意調查結果看,似乎福特領先史振民1到4個百分點,假設今日是投票日,這就是勝負的決定數,我取中間數,則史振民落後2個百分點,這差多少票呢?我的並非科學和標準的計算方法是:本屆合資格選民共有1,526,642人,上屆投票率大概在39%,從預先投票人數今屆比上屆大幅翻倍,加上福特與史振民勢均力敵必然刺激投票率這兩個因素推算,本屆投票率最少比上屆增加5個百分點,則本屆投票率應該在44%,也就是共有1,526,642X44%=671,722票(精確到整數),2%的票數則是671,722X2%=13,434票。這就是說,如果史振民真的落後福特2個百分點,那麼他還差一萬多票才能收復失地,反之亦然。無論對於福特或者史振民來說,在沖刺階段要再獲一萬多票當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除非彭德龍出手相助。

      令我感到驚訝,史振民在昨晚的電視辯論中相當笨拙地拿彭德龍的身高開了一個低俗的玩笑,儘管他馬上作出道歉,但也算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得不償失。

順口開河猜輸贏(10月21日)

      市選開跑自今,我基本上把所有筆墨都貢獻給幾位市長候選人,這不能夠說我偏心。2010年安省市選,最激烈之戰莫如多倫多市長之爭,一如黃金時段播出的電視連續劇,有起子、有峰迴路轉、有高潮疊起。明天多倫多的天空是紅色還是藍色,我相信再重量級的時評員也不敢輕易「撲錘」。

      不過,作爲「市選大棋盤」專欄的欄主(本人自封的),既然是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講中文,不評點一下華裔參選的結果,實在有些說不過去。這當然需要些勇氣,因爲41名候選人中,起碼有一半與欄主是熟口熟面(意為彼此相熟),我要放開顧慮預了得罪人預了「烏鴉嘴」,沒有點犧牲精神是不行的。好在我用的題目叫「信口開河猜輸贏」,既然是信口開河之作,則請有怪莫怪。

      言歸正傳,預測本屆市選,要在千字文內點評41名華裔參選者絕不可能。所以,我將41人分開四檔,第一檔是「絕對獲勝者」,第二檔是「熱門獲勝者」,第三檔是「存在希望者」,第四檔是「繼續努力者」。

      歸在第一檔「絕對獲勝者」共10人。首先是所有在任的市議員和教育委員,他們包括多倫多市34選區的黃旻南、41選區的李振光、20選區公校教委的黃素梅、21選區公校教委陳聖源,萬錦市8選區的趙善江、烈治文山市6選區的陳志輝、旺市的楊士渟。在這裏我要特別提醒大家注意的是,本屆市選媒體統計的41名華裔候選人是指大多地區,事實 上,上屆市選還有杜咸區的胡偉林和士嘉堡東面Uxbridge市的伍德當選爲市議員。所以,如無例外,以上9位在任者因爲有業績有民意料能全部當選,像黃旻南和李振光已是多倫多市議會的璀璨明星,尤其是黃旻南,衹要再經歷練,我相信他將是未來沖擊多倫多市長寶座的有力挑戰者;而陳聖源則是加國政壇未來之星,前途無量。稍微弱一點的是伍德,上屆他以25票的微弱優勢擊敗對手,不過,在任四年,我相信政績可以助他成功。        除了9位在任者,我認爲27選區的鄭永強將會以微弱少數戰勝同區的黃慧文。之前我在本欄裏寫過,鄭永強和黃慧文之爭是瑜亮之爭,兩人都有很好的政績,同時獲得一些強有力的組織和政壇大佬支持,像黃慧文獲得現任市議員魏德方、前市長候選人湯遜和勞工議會的支持,鄭永強則獲得本區退選議員李啓佳、在這區有深厚民意基礎的前省議員史振民的背書。我選鄭永強其實也是心大心細,按理黃慧文的社區服務要比鄭永強要好,但鄭永強因爲佔有兩位議員的人際脈絡關系,加上他有良好的政府工作經驗,這點是黃慧文所缺乏的,我相信鄭永強的經歷在吸引主流票源上得天獨厚。        歸在第二檔的「熱門獲勝者」有4人。首先當推多倫多19選區曾任平權會多倫多分會總幹事的孫嘉欣,盡管她面對的是有政治家族背景的林頓與鄒至蕙之子米高林頓,不過孫嘉欣不但有長久服務社區的經曆,而且還熟悉市政府運作,身邊也有一批助選經驗豐富的精英,像當年幫助鄒至蕙參選市議員和聯邦國會議員的功臣譚潤棣等,所以她勝出的希望很大。        排在這一檔第2名的是卷土重來參選萬錦市區域議員的李國賢。李國賢2006年參選獲18,020票,比第4名的Gordon Landon少了5千多張票,這次因排第3位的前區域議員黃志華逝世,假如李國賢能吸納更多的華人票則有獲勝的希望。李國賢最大的挑戰者是棄第6選區市議員轉戰區域選舉的Dan Horchik。

      烈治文山市三選區的廖立輝成爲「熱門獲勝者」的理由是,這個選區現任市議員Dan Horchik轉戰區域議員,留下一個空檔,這對新參選者有利,加上該區華人票約佔40%,如果我們參照Dan Horchik上屆以2,179票當選,我們不難推論出,廖立輝衹要拿到2,500票則能穩妥當選。以廖立輝從事傳媒工作多年,加上明星效應,要達到這一目標相信並不困難。

      烈治文山3、5及6選區公校教委候選人陳煥玲成爲「熱門獲勝者」的理由是她數次摸到了這個大門,衹是缺推開大門的力量。這次重新分區後,加上該區華裔家庭增加,相信上天已經爲她製造了機會,修行則看她自己。         歸在第三檔的「存在希望者」有5人。所謂「存在希望者」實際上就是「黑馬」,他們中間大部分是有多年的社區服務經歷,或者有豐富的參選經驗,他們缺的是運氣,以及選民對他們的理解。這包括在多倫多40選區的施能堅、22選區公校教委楊天明、萬錦市4選區的蕭成振、6選區的何胡景和8選區的李信杏,理由我就不一一敘述了。        我沒有提及的參選者,都放在第四檔,雖然我將他們列爲「繼續努力者」,但我同樣視他們為英雄,「路漫漫其修遠兮」,從政路總得一步一步地走。我相信,明天一役,結果將告訴我們,本屆參選獲勝的華裔精英一定勝於上屆,這不是一個人兩個人的勝利,而是華裔社區的勝利,請讓我們一起共同祝福。

期待唐吉柯德式的革命(10月25日)

      粵語將考試不及格稱之爲「肥佬」。盡管這次市選開跑,有對手曾諷刺福特形體肥胖,但昨日福特以381,849票的絕對優勢取得競選成功,他比第二位的史振民高出近10萬票,這份成績不但沒有「肥佬」,而且絕對優異。

      福特為何能贏那麼多?我想起投票日前夕一位叫Peter的讀者在我博客上的留言:「希望明天可以選出個語無論次、傻的市長,可以搞亂一直無法無天的多倫多市政府。幫忙感到絕望及無助的市民。Rob Ford I love u!」,這很符合我的心思,甚至可以說是改變了我的猶豫,令我本人也投了福特一票,因為我確實對一本正經裝模作樣的官老爺厭惡之極,我寧願選擇一個孤獨的唐吉柯德式的英雄,起碼他讓我感到振奮,這就是「憤怒的一票」(Angry Vote)的革命意義。

      福特的勝利預示著多倫多的天空將變得深藍,我覺得這是「右派」在加國全面顛覆的信號。昨晚史振民說「多倫多是如此重要,今晚沒有噓聲」(Toronto is too importont,there are no boos tonight.)我不贊同他這個觀點,因爲從選舉結果看,福特獲得47.1%的支持率,大幅領先史振民的36.6%和彭德龍的11.7%,這是選民用選票發出的最大「噓」聲。一切正如福特在當選後所說的,納稅人很清晰地表明「他們受夠了」,所以,他們拋棄了作爲安省自由黨黨魁麥堅迪右手的史振民,以及作爲苗大偉左手的彭德龍,前者是自由黨紅色的代表,後者是新民主黨橙色的代表。

      我提出福特的當選是「右派」在加國全面顛覆的信號,絕不是「看圖識字」。從聯邦來看,自哈珀帶領保守黨取得大選勝利至今,自由黨人的領地正在逐步消失。安省,以及多倫多歷來被視作自由黨的「票倉」,這次多倫多市選,紅色或者紫色或者橙色兵團的失利,意味著右派已經成功登陸,他們取得了標誌性的勝利,這個戰果一定會影響明年安省省選,甚至是後年的聯邦大選。史振民有能力、有理想、有抱負,但自始至終一直被福特壓著,輸的不是他的才華、脈絡和政綱,輸的是「麥堅迪色彩」。我覺得昨晚多倫多市選的結果對麥堅迪觸動最大,他才是最大的「失敗者」。選民們將麥堅迪任期內的違諾、浪費公帑、電子醫療局醜聞、電費飆昇、兩稅合並等都算在史振民頭上,這是史振民敗選的根本原因。

      雖然我昨晚確實聽不到多倫多夜空有「噓」聲,但當福特在當選講話中發出「我們已到了不可以用納稅人的錢來開Party!」時,我聽到了現場震耳欲聾的歡呼聲,我還看到前安省保守黨省長夏裏斯出現在福特的慶祝晚會上,這些都令我相信,從今天開始,多倫多的天空將會是深藍。我認爲麥堅迪政府全體閣員昨晚就應該好好墊高枕頭思考一下,美國中期選舉,爲何奧巴馬要到處救場?多倫多市選,福特爲何能戰勝開跑時貌似強大的史振民?

      我覺得我們似乎已到了「衹有右派能夠救經濟」的時刻。選民選擇福特,是他們相信這個會賺錢的貴族能拉住經濟危機這匹癲馬,他們對自以爲是、只會拆東墻補西墻的官老爺失去信心。當然,福特的勝利並非「福」事,因爲他的成功已將自己逼上刀山,假如他上任後一無是處,真正成爲「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那他不但壞了自己的前途,也可能令民眾對「深藍色」不再信任,如此喫虧的就是聯邦大選時的哈珀兵團。所以,多倫多今日的改變,可以說是牽一發動全身,棋局才剛剛開始。

2010年10月26日於多倫多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1 條評論

  1. 2012年10月19日 19:43Jayesh

    There are no words to describe how bodcaiuos this is.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