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夢裡廣州

字體 -

 

     我雖不喜應酬,但每逢廣州有訪客到,如果能安排出時間,一定會儘量見一下。這緣於我對故鄉的感情,以及對鄉音的沉湎。

    之前的一個週末下午,我到北約克一座公寓探訪,剛步出電梯廂,長長的樓道忽然傳來一把童稚的聲音:「月光光,照地堂,年卅晚,摘檳榔,檳榔香,切紫薑……」,我楞站在走廊的入口前,眼淚撲嗤嗤地往下掉。我想起我的童年,想到癱瘓的奶奶用拐杖敲打著我的小木床,給我唱廣東咸水歌的情景,以及想念夏夜父親在白蘭樹下搖著葵扇,為我趕蚊說典故的快樂。如今這些畫面,通通的都濃縮在這幽長的走廊裏,歲月像是這長廊的兩端,那端是裝滿記憶的房間,這端是孤寂落寞的我,歌聲是把無情的鑰匙,輕輕一撥,就讓情感沖破封鎖,洶湧而來,溢滿整條長廊,最終將我沖跨淹沒。

     三年前,一網名為chenliren的寫手在「大洋論壇」寫下「瑣說廣州」的回憶,然後引起眾多的跟帖,於是,這些以「曬」廣州舊時的「曬客」應景而生,年齡無論老幼,以「曬」為樂,成為潮流。他們「曬」上世紀70年代的街頭口語,「曬」兒時唱過的廣東兒歌,「曬」廣州消失的老品牌,「曬」小時候玩的疊煙角、推鐵圈、玩棋子、掟沙包等,濃濃的懷舊氣息,從網絡發酵,在南方這個城市蔓延開來。

     這之後的許多個日夜,直到如今,我一直沉迷在這些「曬客」的帖子裏流連,嘆的是歲月的無情,尋的是鄉情的麻醉。

      去年回國探親,每天奔走多以地鐵代步。我出國前廣州的地鐵工程剛剛起步,走了十多年,如今廣州已經開出5號線來。以前的日子,我喜歡在夜晚開著車在這座城市的兩岸穿插。如今有了地鐵,我開始習慣將身體靠在扶杆上,感受著列車的搖晃。那些如鯽的乘客在經過我身邊時,並沒有用詫異的眼光看我這個「外鄉人」,因為我本來就是在這個城市出生,在這個城市長大。我屬於這個城市,「遊子」衹是我的護照,不是我的歸宿。

     鄉情該是這樣的一種情懷。譬如多倫多的天空要比廣州蔚藍,街道要比廣州乾淨,聖誕的裝飾要比廣州熱烈,路人要比廣州人禮貌,但我依舊懷念西關窄巷里屋頂挨著屋頂的天空,懷念青麻石街道上殘留的積水,懷念木趟門開關的「吱嘎」聲音,以及街邊用長長竹簽串起來的「咸酸」,「太平沙」辣得滿嘴發麻的辣椒醬,還有重陽節到白雲山去登高,年卅晚人“踩”人地行花街,年初一淩晨到「三元宮」排隊上頭炷香的往昔故事。

     也許這就是我的廣州情結吧?出國十多年,洋水無法醫治我思鄉的痛楚。衹有回到家鄉,街邊涼茶鋪普普通通一杯「廿四味」,足以令我酣暢淋漓。

     這世界上最苦的茶,竟是我夢牽的甜酒。

【附《月光光》童謠其中的一個版本】

月光光,照地堂,年卅晚, 摘槟榔,槟榔香,切紫姜, 紫姜辣,买胡达,胡达苦, 买猪肚,猪肚肥,买牛皮, 牛皮薄,买菱角,菱角尖, 买马鞭,马鞭长,顶屋梁, 屋梁高,买张刀,刀切菜, 买箩盖,箩盖圆,买条船, 船沉底,浸死呢班大懒鬼! 一个浮头,一个沉底, 一个躲系门角落, 一个钻入床下底, 仲有一个随街去,卖油炸鬼!

原文發表於2010年11月12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異想天開”專欄及《星島日報》“木然紀事”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情感 (全局), 随笔 | RSS 2.0 |

37 條評論

  1. 2010年11月13日 22:21富士

    有没有觉得广州的污染很大?

  2. 2010年11月13日 22:50白色百合

    感人的文字,尤其第二段。 虽然我的故乡不是广州,但故乡情结却是相通的,木然这篇好就好在于琐碎中见真情,喜欢。

  3. 2010年11月13日 22:58晒阳光

    已过中年才移民的人,特別是男人,是没法忘记过去最甜蜜燦爛回忆的。最快樂的人生是前35年,但人怎能天天活在回憶內呢?

    十一月加拿大5点就天黑,解乡愁除抑郁,医生建议每天晒10-20分鈡阳光!

  4. 2010年11月14日 07:37阿John@ahjohn.ca

    我有一年因公去新加坡,从广州出关。广州分部按礼节给我们践行。席间一开朗的处长老头调侃他的普通话不好,说了自己的故事:北京总部的女处长打电话来问贵姓,他一报自己的名字“李安仁”,对方总骂他流氓。原来他的普通话分明是说成:我是你爱人! :-D

    (如有巧合,请勿对号入座,哈哈)

  5. 2010年11月14日 09:10姗姗而来

    John的笑话很好笑。 儿时的记忆,故园的旧貌,即使重回故里,很多事也只能在梦中寻觅,都变样了,回不去了。也许西关那些熟悉的街巷未被石屎森林所代替,很多趟栊门也幸运地保留下来。喜欢那些照片,怀旧。

  6. 2010年11月14日 09:46noon

    女儿刚来时,就喜欢加拿大的安静,少人,现在快teenager了,反而喜欢往太古跑,说那里像广州,尤其是状元坊。小孩都如此,更何况我们生活了几十年的故乡,不是说想忘就能忘掉的。

  7. 2010年11月14日 20:00contact

    的确勾起晒细个对广州0既记忆

  8. 2010年11月14日 22:57涛声依旧

    怀念!

  9. 2010年11月15日 09:36江南

    虽然不是广州人,但对故乡的眷恋都是一样的。 那个骑单车的小子是木然吧,LOL!

  10. 2010年11月15日 11:29佛罗伦萨

    回忆这种东西最可怕的是,总有一天我会怀疑它的真实性。

    这些相片里的物事,真的存在过吗????我的记忆说是,理性说是,你们说是,可现在他们消失得象从没存在过一样。

    要花点力气让自己相信:这些是真的、曾经的广州。如果有一天这点力气都没了,我也许会说,其实我从来没去过广州——因为我根本没有地方去印证生活过的痕迹!谁知道看看抽屉里的过期中国护照,再上上同学录吹水一番,又发现,咦,怎么我真的是广州人???然后精神开始分裂了。

    所以我觉得,象高锟教授那样是很幸福的,没有回忆,他才不用搭理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每天都是新鲜热辣的,快快活活的。伤心的只是他的身边人。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