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美國好在沒有「美宣部」

字體 -

 

     筆者這個標題一出,憤青們必咬牙切齒地罵我是「漢奸」、「敗類」。

     郎朗在胡錦濤訪問白宮時,被邀請演奏《我的祖國》,事後被中外媒體熱議,支持的觀點自然「祖國山河一片紅」,衹有極個別的中國網民稱他為「政治鋼琴手」,而美國的大多數也顯得「若無其事」,另一些網民將他標籤為「政治御用琴師」,爭執由此產生。

   《我的祖國》一曲原為一部反映抗美援朝的中國電影《上甘嶺》的插曲。在「維基百科」裏的註解是:「上甘嶺戰役(Battle of Triangle Hill)是朝鮮戰爭後期僵持階段的一次主要戰役,戰役由美國第9軍發動,以爭奪朝鮮中部金化郡五聖山南麓村莊上甘嶺及其附近地區的控制權為主。此役前後歷時43天,在3.7平方公里的地區,雙方傷亡約3萬人,中國人民志願軍取得勝利。此戰對朝鮮戰爭進程產生重要影響。由於上甘嶺戰役的失利,聯合國軍直至停戰,再也沒有向志願軍的固守陣地發起主動進攻。中國方面認為,此戰的勝利成為中國人民志願軍鋼鐵意志的化身和抗美援朝勝利的象徵,並據此創作大量影視文學作品用於政治宣傳,視為『中國軍隊作風勇敢頑強的象徵』」。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訪美前夕,曾接受了美國《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的聯合書面採訪,談及中美兩國關係,他強調兩國和則兩利,鬥則俱傷,要摒棄「零和」的冷戰思維。我以為,郎朗作為白宮邀請的表演嘉賓,理應清楚他事實上充當著溝通中美兩國和平的橋梁。作為特殊人物,在特殊時刻,演奏這首特殊的歌曲,確實是欠考慮。

     筆者沒有憤青般的熱血,自然不會將郎朗打成「五毛黨」。不過,中國人說「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在如此重要的國際活動中,郎朗在選擇歌曲上,應該懂點外交禮節。一如讀者你邀請到一回民家裏去做客,總不能以「不知道」為由,攜帶一豬頭去助興吧?

     週一(24日)郎朗在接受美國公共廣播公司主持人布拉克采訪時說,他完全不知道《我的祖國》這首歌的背景,他對有人將此事政治化表示遺憾和失望。這就是郎朗的滑頭。作為一名音樂家,他不清楚所演奏的歌曲的來由這實在是件荒唐事,或者是件很沒文化的事情。而作為世界級的藝術家,他接受世界上兩個對立著的意識形態大國的領導人的邀請演奏助興,這本身就是「政治化」的選擇,哪有「出政治泥而不染」的呢?

     再有,當晚活動結束後,郎朗在他的博客上留言表示心情激動,他說「能夠在眾多外賓,尤其是在來自「五湖四海」的元首們面前演奏這首讚美中國的樂曲(指《我的祖國》),仿佛是在向他們訴說我們中國的強大,我們中國人的團結,我感到深深的榮幸和自豪。」我想,稍有點文化的人都能讀懂郎朗這段話中的「政治隱義」。錦濤同志都説要摒棄「零和」的冷戰思維,你還去表達中國有多麽的強大和團結,這「鞋」真是擦得不是地方。

     其實,我並不是強求郎朗遠離政治。藝術家是人,必然有思想、有地域感情、有政治價值取向。藝術家在一個政治環境和事件中充當相應的角色,已經傳達出他的政治訴求。我覺得,郎朗「怎麼做」不是錯的,他最大的錯誤是「做了不認」,這樣的矯情只會令他的演奏,以及他的人格降品。

     現在反過來看,當美國智囊機構美國企業研究所一位專家發出質問:把這首毛時代典型的反美歌曲列入國宴演出計劃,我們那麼多中國問題專家(China Hands)在做什麼時?美國的媒體還紛紛為郎朗緩頰,白宮發言人維耶特發表聲明,郎朗演奏這首曲子不存在羞辱美國。由此我忽然想到,美國好就好在沒有「美宣部」,要不讓白宮搞場「春晚」,准死。

【原文發表在2011年1月28日《加拿大都市報》“都市時評”專欄、以及《星島日報》“木然紀事”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2 條評論

  1. 2011年2月4日 00:04山顶洞人

    美国虽然没有“美宣部”,

    不是还有那么多先美国人之急而急、耳膜上政治神经超级密集的场外华人听众帮着把关嘛!

  2. 2011年6月2日 22:05jack

    木然 你好 我曾是你们A1电台6:30的听众和电话评论员,因为自去年9月到温哥华工作无缘参加你们的讨论,非常遗憾. 今天看到了你的博客,倍感亲切. 不知道节目还在进行吗.祝你们成功 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