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春晚是個「和諧」工程

字體 -

     中國官方媒體的「新聞標準」如今與讀者的認知愈隔愈遠。譬如對於2011年春晚的評價,央視市場研究股份有限公司的調查結果是:在全國收看電視的家庭中,有93.88%的家庭收看了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有81.92%的受訪者認為今年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辦得好。但在1萬多人參與的新浪微博小秘書發起的調查中,對兔年春晚表示「滿意」的衹有6%,認為「一般」的有25%,還有59%的人表示「失望」,10%的人「沒看」。兩個不同的調查結果再次證明了官方媒體的視角總在老百姓視角以外,官方媒體可以理直氣壯地將「假話」講成「真話」。

      傳媒應該站在誰的立場上說話,這本來是個很好回答的問題,在當今中國卻變得語焉不詳。筆者記得鄭州一名局長就曾質問過采訪他的記者「是準備替黨說話,還是準備替老百姓說話」;去年三月「兩會」期間,湖北省省長就「人民日報」集團一名記者向他提問「如何看鄧玉嬌案」時,質問記者為何老問這些問題,還動手搶記者的錄音筆。由此而看,中國今日的媒體,衹能講「官話」,不能講「民話」。或者說,講「民話」也衹能講官府認可的「民話」。如此比照「春晚」的評價,讀者看到「央視市場研究股份有限公司」與網絡調查完全不同的答案,一點也不出奇。

     清華大學哲學系教授肖鷹近日在某報發表了題為《春晚導演莫學「蘇紫紫」》的評論文章,他對於「春晚」導演馬東稱「春晚的收視主體不是精英」的說法提出質疑:「春晚導演們的『重心』究竟是在『取悅』還是在『取笑』作為『大部分人』的『農民』?別的不用談,在2009年至2011年三屆春晚中,趙本山表演的小品,2010年《捐助》的『笑點』是『兩個光棍爭一個寡婦』,2011年《同桌的你》的『笑點』又是『兩個男人為一個女人喫醋』……中國農民就應該這樣『被正確取悅』?」對此,馬東反唇相譏地回應:「春晚並不是辦給像肖鷹這樣的精英看的。」

      馬東這話說得真是底氣十足。

      無獨有偶,當網絡爆紅的「西單女孩」上「春晚」並被熱捧之後,北京人大代表、中央歌劇院馬梅在「兩會」發言稱:「正規的藝術學校學生學了四五年上不去春晚,一些老藝術家一輩子也上不去,但一個在西單地鐵唱歌的女孩,只因為媒體的報道,就成為名人上了春晚,是一種走捷徑的做法。如果這樣大家都去西單唱歌好了,別去學校學習了。」

     按筆者以理解,馬梅的觀點恰好是馬東觀點的補充。她認為上「春晚」的藝術家應該是黨培養出來的「精英」,而不應該是草民百姓。筆者試著按照鄭州局長和湖北省長的講話精神,將馬東和馬梅的觀點結合起來,終於為「春晚」給出了這麼個定義:「春晚」必須站在某黨的立場上為某黨說話,而不應該為某黨所領導的老百姓說話;「春晚」應該反映某黨的陽光,不應聚焦在某黨陽光所照不到的老百姓臉上;上「春晚」的藝術家應該是某黨信任的人民藝術家,而不應該是對缺乏歌頌某黨豐功偉績的草民百姓……總之,「春晚」應該是某黨的工程,不是某百姓茶餘飯後的茶館。

     兔年「春晚」的開場歌舞是《過年回家》,這是符合某黨和諧社會這個巨大工程的藍圖。一列「和諧號」開進近十億雙眼睛,從列車上走下那些臉上洋溢著幸福快樂的回家過年者,而在這「工程」以外,相當一部分離家討生存的打工者,他們非但坐不起「和諧號」,他們甚至連一張站位的「普快」票也買不到,除夕鞭炮聲中,他們依舊擠在「春運」路上,在希望和失望中麻木不仁。

     他們與「春晚」無緣,因為「春晚」也不是辦給他們看的,「春晚」不會為他們說話。

【原文發表在2011年2月11日《加拿大都市報》“都市時評”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2 條評論

  1. 2011年2月20日 16:53凌波仙子

    发不上言。我几乎从来没看过春晚。都这么多年了,从国内到国外···

    同事说,听到一上来就喊,回家。过年。眼泪都出来了。她是出来20年也找不到“家”的感觉。

    中国人呐。总想回去,只是不知道回哪去,可以回哪去?

    唯有惆怅旧欢如梦,旧愁亦如梦···

  2. 2011年2月20日 16:59凌波仙子

    春晚是个全民话题哩,从八卦谁上谁下到口水喜欢这个讨厌那个,可以炒上好几个月呢。

    和谐工程的说法,应当是比较贴切的。大过年的,也只能如此了。内里达不到,表面怎么都要好好看看才成。

    我们便怀着希望向前眺望吧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