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再談浮躁

字體 -
标签:

上星期我以華人社區發生的三件事件為例,提出了“我們為何如此浮躁?”,文章先是在《多倫多第一報》發表,後來轉到我的博客上,“加國無懮”網作了推薦,然後引來不少讀者跟貼。

如果有時間,我真的很想一貼一貼的回,可惜我真的忙到暈頭轉向,抱歉了。

一直覺得,“浮躁”不能算是個貶義的詞兒。如果以前是,起碼現在不是。因為“浮躁”所表現的是生理狀況,就像“勞累”這詞兒一樣,能說是貶義或是褒義嗎?加上,浮躁並不是件壞事,現代生活的急速發展,很多事情處理不好,心火就會“浮”,性子就會變得急躁,所以,說誰誰浮躁,並不是在貶他罵他。

我也很自信,我的文章所說的“浮躁”,包括了我自己,這從題目就可以看出。文章原來的題目是:“我們為何如此浮躁?”,我們當然包括了“我”;後來博客上將題目改為“華人社區為何容易浮躁?”,不但包含了“我”,還有你,甚至有“僑領”們。因此,那些說“作者纔是浮躁”的人,立論沒有新意,無非是重複了我的觀點而已。

有評論者認為,網絡上,生活中,大家就“安鋼事件”和“多倫多春晚”產生爭論,是正常的反應,怎麼能說是“浮躁”呢?這更是誤解。因為我從來沒有說,爭論就是浮躁。

麥迪遜學院關閉,當然不算華人社區的事情,這個我在論述問題一開始就提及了,此事與華人社區之所以有關,是因為學院有相當大部分學生來自中國,過去這幾年來,加拿大私立學校的師資、教育投入、教學水平是什麼程度?中國教育部為何頻頻對加拿大的私校發出“留學預警”?留學生求學的命運操縱在誰手上?一間學校的倒閉,中國留學生能從社區獲得多大的幫助?這些問題難道不值得我們反思嗎?辦學者“向錢看”,誤人子弟,是不是浮躁的表現呢?

“安鋼事件”在論壇公開,網人,或者民眾當然有言語的自由,我何德何能以“浮躁”兩字封他人之嘴呢?我想說的是,論壇上所謂“知情者”介紹的情況,僅只是一己之見,當事人在沉默,沒有原告,亦沒有被告,關於道德的判斷,關於婚姻的真實性,關於保險費該由誰得等問題的討論,都不是建立在被認可了的、基本的、真實的事實上,這樣的爭執有什麼意義?假如一些不負責任、沒有根據的指責,傷害了安鋼的家人,以及相關的當事人,製造出另一場悲劇,我們的良心是否能安寧?“安鋼事件”不是不能討論,如果我們能從社會關懷,從關注新移民家庭生活的健康上去討論,是不是更有意義呢?

“多倫多春晚”問題,個人質疑,我們僅僅停留在“晚會說明書”、“僑領做秀拜年”這個層次的討論上,是否就能將“多倫多春晚”拉回到“為人民服務”的康莊大道上?就以政客做秀來說吧,世界上有哪個政客不做秀?政客的秀是不可避免的,至於這個“秀”你是否接受,那是另一回事。現在我們的中文論壇,是不是發展到這個地步,只要罵“僑領”的貼,就被歡呼被熱捧;只要是贊“僑領”的貼,就會被打倒謾罵,惡語中傷,這是不是浮躁呢?

實話說,“多倫多春晚”沒陳丙丁什麼事兒,就算是他認為有他的事兒,我也不認為與他有關,因為熟悉情況的人都知道,這臺晚會非今年纔有,僑社負責人出面,無非是讓他們牽牽頭,推推票而已。觀眾購票,亦當然不是沖他們去的。

話說回來,有跟貼者謾罵我“以前罵陳丙丁這次保陳丙丁”不地道(後來這位跟貼者基本將他的貼都自行刪去了),該老兄給我安裝的罪名是“經常躲在角落裏直點別人的名,唯恐天下不亂”,這些謾罵貼恰好為我的“浮躁論”提供了證據。當然,此公除了浮躁外,還多了分栽贓和潑污水的用心,因為我在“浮躁”一文裏,沒有隻字是在贊揚在保陳丙丁,這個評價太抬舉我了。

還有,躲在角落裏,用化名指責謾駡站在光天化日下的我,纔是唯恐天下不亂的人,因爲你連自己講的話都不敢坦然承認,敢于負責,你怎能令我服你?過去,現在,乃至將來,對於社區發生的事情,我從不隱名,亦不顧忌地對當事人直指其名地發表我的看法,這種風格正好體現了我的磊落。指責者如果連這點覺悟都沒有,已不是浮躁,是卑鄙了。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日志 | RSS 2.0 |

14 條評論

  1. 2007年3月3日 07:51遠方

    “指責者如果連這點覺悟都沒有,已不是浮躁,是卑鄙了。”

    也不好這麼說.好多人自己沒有博客,只是喜歡到這里看看文章.在網上哪有真名實姓可言.這話太嚴重了.

  2. 2007年3月3日 08:18东边日出西边雪

    木然兄,如果您允许俺这样称呼…….您的贴中观点虽然多数我是不敢认同的,但是仁兄是谦谦君子这点,也就是您的风格的磊落这点,我一直也是颇为认同的,但是您今天最后一段话下的那个结论未免有些刻薄了……….这里不是GCD的天下,B友有实名及匿名发表自己观点的权利,仁兄是这里报界的名人,知道或者认识您的人很多,但是您的那个名字怕也是个笔名吧?

    另外再想说几句,您仍然称那个以婚姻为跳板来到加拿大,四,五个月后就玩失踪的女人为安钢的家人,每件事情都是会双方各执一词的,但是从第三方的立场,我们看一下这件事情,是否那个结论是什么应该是不难得出吧?就是那个家人有一万个理由,她也没有理由在那么短的时间,那么快就绝绝地离开家,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不是小孩子了………

  3. 2007年3月3日 09:45木然

    遠方兄:謝謝你的批評,關于文章最後那句話,“指責者如果連這點覺悟都沒有,已不是浮躁,是卑鄙了”,并非是指正常的、理性分析的網人,從來,從來,我都不會不聽網上的批評意見,我這句話是專指的某幾個人,這幾個人,是帶有怨恨、泄私憤的目的,進行攻擊,謾駡,造謠。在多倫多,我從負責《星星生活》編輯工作開始,就用“林楓”筆名寫時政評論,用“木然”筆名寫人物采訪,之後在《多倫多都市報》亦如此,這本沒有什麽問題,我從來沒有否認過林楓不是我,且多次在以“林楓”爲筆名的文章中這樣寫道:“筆者(木然)…..”,這樣坦然与磊落,依舊被某幾個人(我相信我知道是誰)追著去造謠,說木然化作林楓的名,指名道姓地攻擊他人,唯恐天下不亂,對于這樣的造謠,過去數年來,我均不作回答,一笑置之。且,爲了表示我的真實,從《多倫多第一報》開始,我放弃了“林楓”這個筆名,直接用“木然”的名字寫評論,這樣做,是對那幾個人最好的回答。但攻擊者仍舊不死心,他們能攻擊我的理由,竟然是說我在批評他人時點名道姓,譬如說是人頭稅事件中的陳丙丁,“同一首歌”的曲濤,以及議員黃志華等,在他們的攻擊帖裏,是我借文字將人整死,先不說今日這個世界,誰有能力用文字殺死人,熟悉社區的讀者應該很清楚,被我批評的陳丙丁、曲濤、黃志華,一直与我以朋友相稱,陳、曲兩人多次約我參加他們的活動,甚至單獨瞭解我對某些事件的看法,黃回萬錦市參選,數次參加我的節目,更單獨接受我的采訪(亦是唯一一次專門接受媒體單一的面對面采訪),被批評者都不認爲批評者是整人,但那幾個人每有風吹草動,就出來造謠,是不是卑鄙呢?這次我見某人連續發貼攻擊,已到了過分的地步,我沒有也不想在网上扒馬甲(很多年不干這事了)令他難堪,所以采取給他發短信息的方式,表達我的底綫,并說明我不計較他,是因爲仍舊存有對他的敬重,希望他適可而止,後來該網人自行將貼删除,對此,我將會繼續當他是敬重的人。

    東邊日出西邊雪:上面基本回答了你的第一個問題,對于說我結尾那段話,“刻薄”兩字確實存在,因爲那不是對95%的網人說的,是對那5%人說的,對他們,只能刻薄,如果你是上網超過10年,就知道對待這樣的人,這樣的刻薄是很舒服很美麗的事情了:),十年前網上那蘆迪、馬悲鳴、北斗等的爭執,文字惡鬥了10年,至今還在鬥還在刻薄呢。

    至于第2個問題,一對夫妻,一日未離婚,都是家人,這是法律定義的。就算分居,加拿大法律也要一年時間的長度。兩個人的感情,我們怎麽知道?感情內沒有歲數,10多歲與30多歲與50多歲都是一樣的,難道兄不承認,一個大好家庭,有時爲了一點小事,就可拆散,這沒有什麽規矩可循。

    感謝樓上兩位留言與討論,明天中午10點到12點,我會在電臺開出一個新的國語討論欄目,頻道是AM770,網上也能收聽,聽衆亦可直接打電話參加討論,今期的嘉賓是趙平波、金東,歡迎收聽,參與。先作宣傳,請留意網站宣傳。

    周末愉快。

  4. 2007年3月3日 10:31Paul

    一杆好笔、利笔!

  5. 2007年3月3日 11:44Yan

    欣赏你的观点, 但不同意““浮躁”不能算是个贬义的词儿”的说法。有点强辞夺理的感觉。 原来你也是个广播人,我在多伦多也曾经是过。

  6. 2007年3月3日 14:00死猫

    哇,好长哦,看得我脑袋都疼了,简单点说“浮躁”也就是人的一种状态,还真觉得不完全算是个贬义词,如果类似“卑鄙、下流、无耻等“直接对人品否定的评价才该算是贬义吧?浮躁也只是某一特定时期的状态,假设我说:”木然兄,你最近好像有点浮躁哦。“这并不代表我对他人品的否定,中国的文字的确太博大精深。你浮躁你就活得永无宁日,你不浮躁你就活得心安理得,我希望所有的朋友都能快快乐乐地生活。

    另外,写评论是个人或者一部分人观点,即便这个评论不符合其他人的观点这也无可厚非,因为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写评论的人只是说出了他真实的感受,算得上磊落。但是如果子虚乌有地造谣,我想这样的人的确会令人怀疑他的人品,说他卑鄙也就不为过了。

  7. 2007年3月3日 18:48东边日出西边雪

    感谢木然兄的回复,如果您是有感而发,而那感从何来,俺并不知道,为发的说您刻薄之言向您道歉了……

  8. 2007年3月4日 20:39木然

    謝謝樓上各位。

    “東”兄:不用客氣,自信上網多年,已能笑對贊揚与批評。

    請yang:不好意思,博客這兩日不斷有惡意跟帖,今日删除100多評論貼,不小心將你的貼删除了,如果可能,請再貼一次,我一定好好回。真誠地向你表示道歉。

    我只記得一個問題:我在第一篇文章解釋的“浮躁”,是從社會現象來解釋,這篇所說的“浮躁”,是針對個人來說。這裏幷非是狡辯,是有人對號入座,認爲我說他們浮躁是在攻擊,所以,這篇著重對人。

    具體要看你的問題,再回答。

  9. 2007年3月5日 01:41YANG

    谢谢木然先生。

    通过我理解你的文章,你对安钢事件(争论)的观点是“浮躁”。

    你选出了一个很好的论题。你的分析和结论却不令我信服。

    我的问题就是真的安钢事件是家庭和婚姻的事,无对错之言?真的是否争论的出发点缺少事实的 层面?真的没有意义挖掘和讨论一件悲剧后面的缘由?

    我说安钢事件是一件悲剧。它折射生活引人思考的方方面面,也有着感情上的怅燃和理性上 的困惑。我读着这些争论,它们许多远不是法律所能涵盖的。安钢事件的争论正面地看还是 召唤良知,召唤人性和促使理性成长。

    我还想说安钢事件的教训和经验在哪里?有还是没有?

    我更想了解你的文章对“浮躁”原因及经验的理解。息事宁人的方式方法往往忽略总结。

    若有不当之处,请斧正。

  10. 2007年3月5日 08:33东边日出西边雪

    木然兄,干嘛呀删评论贴呢?俺很少删,除了是应网兄们要求的………好的坏的都留着,才能体现评论的连贯性,不是吗?

    另外YANG仁兄可是有BK吗?愿意听听您对安钢事件的看法呢……..趴趴兄家里有文,这件事情还远没有结束呢………..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