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山寨挑戰春晚的意義

字體 -

     說起中國央視的春節晚會,坊間普遍認為是自1983年開始的,之所以有這樣的認識,是因為1983年的春節晚會陣容龐大,除了馬季、薑昆、王景愚、劉曉慶當家外,李穀一的《鄉戀》給全國觀眾留下深刻印象,加上晚會轉播達四小時之久,更開創了央視晚會轉播的先河。但事實上,央視春節晚會是從1979年開始的。在79年以前,每年春節多由中國國務院辦公廳、文化部、廣播事業局和總政治部等在人民大會堂聯合組織春節聯歡活動,並由中央電視臺轉播。1979年的的春節,則是第一次由中央電視臺單獨組織一臺晚會,由鄧在軍和楊潔共同執導,晚會以「茶座」的形式向全國轉播,奠定了「春晚」的模式。是次晚會,最具亮點的是李光曦一曲《祝酒歌》,唱得剛剛經歷撥亂反正的民眾熱血沸騰,並傳遍大江南北。

     我之所以這麼詳細地介紹「央視春晚」的歷史,是因為今年是中國「央視春晚」正式誕生30年。過去30年來,「春晚」不但止是一場文藝晚會,而且肩負著表達民意的使命。像1979年李光曦唱出的《祝酒歌》,表達了經歷「十年浩劫」的民眾重見天日的心情;1983年因李穀一的《鄉戀》,令被標籤為靡靡之音的流行歌曲得以理直氣壯地在中國流行;1984年張明敏一曲《我的中國心》,令兩岸三地的文化得以貫通;1988年費翔的《冬天裏的一把火》,令迪斯科在中國大地火熱起來……加上一大批針砭時弊的相聲、小品,將「央視春晚」打造成老百姓的「話語場」。

     過去三十年一貫制,老百姓心裏有話,多是通過「別人的嘴巴」表達出來。「央視春晚」之所以受歡迎,成為八億、十億、十三億民眾過年的一道「集體年飯」,就因為這個節目充當了「民眾的嘴巴」,儘管這個「嘴巴」講出來的話語,帶有主流性,需經層層審批才能發聲,但「有」畢竟比「沒有」的好。

     三十年「春晚」在成長,三十年中國的民眾在成熟。也許真驗證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說法,2009年,由川籍老孟發起的「CCSTV山寨春晚」帶領,各地分別湧現出「杭州山寨春晚」、「深圳山寨春晚」、「湖南醬油春晚」一支勢頭勁猛的「山寨春晚大軍」,從地方包圍中央,正式向「央視春晚」叫板。

     在CCSTV山寨春晚的官方網站(www.ccstv.net),題頭旗幟鮮明地打出「人民春晚人民辦,辦好春晚為人民」的口號,而「咱們老百姓自己的春晚」一語道出「山寨春晚」拒絕「央視春晚」的主流性和「他者」性。主辦者在「山寨春晚」的元旦賀詞中宣稱:「我們的春晚雖然叫山寨春晚,但不會涉及侵權,因為節目甚至背景音樂等都是原創的。或許有個別演員的相貌與表演風格與某個大明星很相似,但他們都會演唱自己的歌曲,表演自己的節目!我們雖然草根,但我們不草臺,我們有很多熱心的專業人士來幫助!我們雖然有專業人士來支持,但我們不會太主流,因為我們有網友們的監督!」

     據說,在「讓我們做的更好」這句口號號召下,截止至12月13日,「CCSTV山寨春晚」共徵集到700多個節目,一個由專業文藝工作者組成的組委會將對節目進行篩選,主辦方強調「不能保證絕對公平,但絕不營私舞弊」,這個極具草根智能的宣言,實質是撩開了主流機構偽善的面紗,是對「假唱」、「潛規則」的反叛。

  「山寨文化」緣於有形的物質產品,之後借助網絡的發酵,成為一種精神文化的符號,像「山寨電影」、「山寨明星」、「山寨樂隊」直至「山寨版春晚」,這是一場新時代「文化革命」的醞釀,革命的目的是反權威、反壟斷、反蔑視、反代表性,草根階層不滿足自己的話語由他者來發音,他們提出要與主流分享話語權,在主流的忽視視野裏,他們理直氣壯地提出了正視自我的訴求,這是「山寨文化」最具革命性的意義,由此我們可以看出,由於長期被邊緣化,埋藏在草根階層的一種不甘被主流蔑視的能量,已經聚集起來,他們借助網絡,在法律下,或者在法律外,找到一個合適的爆破口,迸發出他們的能量。

     在中華文化裏,「山寨」一詞先後代表著原始、綠林社會、不入主流、地下工場等概念,2009年開始,「山寨」一詞代表著覺醒,維權和分享主流權益,這場革命的結果,相信還需等待若干年後才能看到,但史書上將無疑留下重要的一筆,這是中國的好事。

本文發表於1月9日加拿大都市報“都市時評”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2 條評論

  1. 2009年1月9日 14:47我在

    听人说过,共产党不怕外来势力,就怕内部山头林立.

  2. 2009年2月6日 21:43清水

    看看下面的网页,大概这就是你极力吹捧山寨的缘由吧。民主是要有法制来保障的,否则只会是无政府主义泛滥和社会动荡。这种情况一旦在目前的中国发生,将会是千百万人头落地,血流成河。或许这也正是某些人的所期盼的吧。社会进步是需要时间和条件的,否则将欲速不达甚至适得其反。伊朗霍梅尼政权的复辟就由此因。所以不顾客观条件一味冒进,这在当今的中国社会条件下是十分危险的。中国的问题和社会矛盾十分复杂,不要以为挑战权威就是进步,就是民主。对亿万普通百姓来讲,目前最迫切的还是生存。只有真正解决了温饱,才会有更高层次的需求。只有大多数人有了需求,才能水到渠成。西方社会的民主不也是解决了温饱之后的事吗?如果你是一位有责任心的中国人,应当站在历史的高度,用更理智的思维和更客观得方式去推动中国社会的进步,而不是肤浅的为了哗众取宠地炒作,跟着某些别有用心的任起哄。 http://news.wenxuecity.com/messages/200902/news-gb2312-787867.html甚至挑战权威,更客观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