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汪溫之爭凸現體制弊病

字體 -

     最近一段時間,我一直注視著「汪溫之爭」。我相信若干年後,「汪溫之爭」將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發展史上重要的一頁,而且必將成為世界各名牌大學商科學習重要的教程。

     作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的汪洋,是2007年12月從重慶市委書記一職調至廣東省,接替上調中央的張德江,任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到任時,廣東GDP突破3萬億元,經濟總量超過台灣,佔整個中國大陸的八分之一,佈滿珠江三角洲的勞動密集型企業為全國五分之一農民工提供飯碗,可謂家大業大,父母官不好做。

    集知識與實踐型一體的汪洋,不但有思想,有抱負,且有著強烈的危機感。甫上任就提出廣東的生存之道是必須快速走在開放改革的前列。2008年,席掃全球的金融危機證實了汪洋之憂非空穴來風。在短短半年時間,企業紛紛破產、倒閉,嚴重依賴出口、低勞動力成本的經濟發展方式難以為繼。據媒體報道,2008年廣東有5萬多家企業倒閉,面對驚濤駭浪,汪洋一語驚人地提出:「這些(倒閉的)企業總體上講,都是落後的生產能力。落後的生產能力被市場週期性波動所淘汰,是市場經濟的規律在起作用。」在這種觀念下,汪洋提出了「騰籠換鳥」的求變之道,具體來說,就是借助危機淘汰那些落後生產力的企業,以珠三角為基地,通過引進高新科技產業,改變廣東人均耕地面積少、產業結構落後、產值效益低和費能污染嚴重的現狀。

     公平地說,汪洋所提出的問題都是存在的現實,但當全球面對史上最嚴酷的經濟危機時,汪洋的求變之道是否能行之有效?或者說,對一個身患重病的老人,下猛藥無疑可將病治無,但同時也可能將人治死,這時就要小心了。

     面對汪洋的急進,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三番下廣東。去年11月14日,第三度下廣東調研的溫家寶召集珠三角部分企業及行業協會人士座談時表示「政府應該加大對中小企業的支持力度」,汪溫之爭由此而起。著名經濟學家、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吳敬璉也站在溫家寶一邊,他認為「廣東錯誤理解了產業昇級的觀念」,產業昇級不是用行政手段把低級產業逼走,騰出土地給高級產業,而是指擴大和提陞附加值,對於珠三角企業,應該「用扶持而非強制手段推行」產業昇級。

    「汪溫之爭」已歷數月,在最近召開的廣東省委十屆四次全會閉幕式上,這邊廂汪洋聲稱自己有「尚方寶劍」,那邊廂的廣東省省長黃華華則以「江河日下」來形容廣東的財政收入。據黃華華介紹,2008年最後四個月,廣東省財政每月都出現負增長,而且一個月比一個月下降得快。他預計,2009年廣東的外貿增長率為零。而在這之前,黃華華在全國省市長會議上表示:「加工貿易轉型長遠來說是對的,但這有個過程,昇級起碼要三至五年,千萬不能急轉彎」,他坦言,說完後忐忑不安,「但不說就是對不起廣東人民,更對不起中央」。

     對比汪洋與黃華華的談話不難看出:「汪溫之爭」不是具體在兩個人,而是在中央與地方之間,省政府與省委之間,省與屬下地方都有分歧。將相不和,國家有難,尤其是非常時期。

     由「汪溫之爭」可看出,中國開放改革最大的絆腳石是體制的落後。雖然「黨政分家」這個話題提出多年,但政府在決策上依舊是黨政不分。剛剛結束的廣東「人大」和「政協」會議,「汪溫之爭」並沒有真正擺在桌面上來討論,書記一句「尚方寶劍」,眾口齊噤,凸現體制內頑疾依舊。

     在「汪溫之爭」裏,誰對誰錯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政府有一個完整健康的體制,保證政府能打贏這場仗,確保民眾的安康,因為廣東不能敗,中國不能敗。

原文發表於2月26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都市时评”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