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從股溝漸露到《廢都》解禁

字體 -

     中國陝西籍作家賈平凹的名作《廢都》在被禁16年之後,近日高調解禁,作者選擇8月8日在西安賈平凹文學藝術館作新版首售,引發中國評論界的熱論,有評論指《廢都》被解禁,標幟著告別中國文學「過度廉恥」時代,是超越了文學價值的解放。

      如果媒體不熱炒《廢都》解禁,我想我也不知道原來這場鬧劇還未收場。令我感到無所適從的是,中國官方並沒有就《廢都》解禁發出任何文件,因為沒有人能找出16年前是哪個部門哪位領導禁了《廢都》,這才是《廢都》的悲劇,也是中國文學創作的悲劇,更是中國的悲劇。

     一部文學小說被禁16年,至今沒有人知道是誰下令禁止的,這如同某人被判無期徒刑,坐了16年牢後忽然被宣佈放監,但不算平反,因為查不到當初是誰告的某人,也查不到是誰把某人關進監獄的,這對某人來說,是有冤卻無頭,有債卻無主,嗚呼哀哉。

     1993年《廢都》出版後,御用評論家們發足火力猛批《廢都》三大罪:其一,格調低下,誨婬誨盜;其二,歧視女性,純粹意婬,大有《金瓶梅》味道;其三,欲拒還迎,以「□□□□」勾引讀者,其心可誅。以我認為,三大罪中能勉強戴上帽子的衹是「格調低下」,因為《廢都》沒有弘揚開放改革的主旋律。至於所謂「誨婬誨盜」、「意婬」,於今天看來,或者以木子美的《遺情書》作參照,以那些打著弘揚文化名義的「性文化展」作比較,《廢都》確實如一些評論家所言「根本承擔不起一本黃色小說起碼的功用」。而所謂「欲拒還迎,以『□□□□』勾引讀者」,套用「仁者見仁、智者見智」這句成語,實質就是「婬者見婬」的問題,因為無論16年前還是16年後,這「□□□□(此處作者刪去××字)」確實沒有什麼可拒可迎的。假如說作者所用的「《金瓶梅》筆法」真能起到勾引讀者的功效,那麼這位見婬不見智下達禁《廢都》的大官絕對是過度廉恥,他太過高估中國讀者的色心。

     我以為,16年前《廢都》被禁並不簡單體現為中國文學處於過度廉恥的時代。一名作家,一部小說,一群讀者被某位過度廉恥的官員一句話,就剝奪了言語權利,這充分體現中國公權力的過度廉恥和過度膨脹,而且不因《廢都》的解禁而終止。因為《廢都》上架了,但《色,戒》仍然被禁;賈平凹揚眉了,湯唯依孤坐在冷板櫈上。

     今天當北京紫禁城內,或者上海外灘上,或者廣州的長提邊走著露T-back露股溝的年青女孩時,官員們並沒有站出來說她們「格調低下,誨婬誨盜」、「歧視女性,純粹意婬」、「勾引男性,其心可誅」,這是為什麼呢?因為在今日中國,衣著可「婬」、器官可「婬」、官員私生活公生活可「婬」,但思想、文學作品不能「婬」。這樣的例子我們可以舉出很多很多,譬如某某高官有多少個情婦,或者某某是多少個高官的公用情人。由此可見,中國公權力過度廉恥禁的不是「婬穢」,而是「思想」。

   《廢都》被禁和《廢都》解禁,令我想起「魔方」這個遊戲。我相信凡玩過「魔方」的人都有個從新鮮到厭倦的過程。開始時,遊戲者會興致勃勃、隨心所欲地將排列弄亂,再復原,再弄亂,再復原,如此多次反覆,遊戲者慢慢開始厭倦,他們或會將魔方扔在一旁,或會將魔方一塊塊卸下來,不按遊戲規則直接復原……遊戲者玩到失去耐心,這是魔方遊戲的終極結果。

     現在中國民眾也進入了一種玩魔方的心態,一次次改革高潮的到來,人們總會興致勃勃地投入進去,如此重複往返,發現遊戲結果並不能令遊戲者得益,他們最終會厭倦、會反感,進而破壞遊戲規則。

     因此,16年來被讀者束之高閣的禁書《廢都》被解禁的意義,不在於新版《廢都》能印多少冊,而在於必須終止中國公權力的過度廉恥和过度膨胀,套句老話叫「解放思想」,這才是中國改革的新思維。

原文發表於8月7日的《加拿大都市報》木然“都市時評”專欄【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1 條評論

  1. 2009年8月7日 10:30满意得直哼哼

    查查有关主管部门的哪位领导近期过世,或者就知道当年是谁禁的了.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