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香格里拉的夜晚

字體 -

 

     在我的感悟裏,「情調」是一種記憶。

     從前到香港公幹,夜幕低垂後,朋友們多喜歡泡在蘭桂坊的酒吧,看很帥的Bartender 調著最正宗的酒和欣賞最潮的爵士音樂,而我多會離群而去,選擇在港島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大堂酒廊消費整晚整晚的時間。

     那時冰兒在大堂酒廊彈奏鋼琴。開始我們並不相識,很多時候我衹是遠遠地注視著她,偶然會與她的眼神相遇,她多會隨著韻律的彌漫報我淡淡的笑容,然後我們開始有了眼神的交流。

     有天晚上,冰兒穿著一件純淡藍色、熨得很直的裙子演奏,我們相距很近,她彈了首Beetles的《Yellow Submarine》,音樂結束之後,我送給她感謝的掌聲,冰兒聽到掌聲後側著頭對我笑了笑,然後用很輕很清的聲音對我說:原來你喜歡聽Beetles,我可以彈的,你想聽什麼歌?我想了一下,脫口而出的是《Hey Jude》,她點了點頭,然後低頭翻著歌譜,此時一縷燈光很柔和地落在她的長髮上,那一刻真的很美很美。

     很快,冰兒就翻出了歌譜,開始彈奏的時候,她依舊是側過頭來,她的眼神很柔弱,似是一種渴求保護的凝視,又像是漠視空間的飄渺,之後我看見她的唇動了一下,那句“Hey Jude, don’t make it bad/Take a sad song and make it better…”就這樣從她的手裏流瀉而來。

     這沒多久,我與冰兒成為很好的朋友。那些年每次到香港公幹,我多會到香格里拉去看她彈琴。冰兒下更後往往並不急於回家,她會陪我坐一會兒,每次都是我喝紅酒,她衹要百利甜酒加蘇打水。記得出國前的那個晚上,我特意留在香港與她道別,那時她恰好也準備啓程到德國去留學,我們相約在香格里拉酒廊見面,那晚她為我點了杯紅酒,我依舊為她點了百利甜酒加蘇打水,然後我聽她重複講述她想到歐洲學音樂的理想,時間如晨霧又如散落在空氣中的音符慢慢地流逝,分手時我們都知道從此將會各奔東西,記得當我向她揮手時,她曾回過頭來對我說「謝謝」,那情景令我有如觸電般,無法言語。

     剛過去這個長週末,受朋友邀請,我到加東一個依山傍湖的山莊別墅休息。黃昏時分,朋友們幾乎可以說是結隊去游泳,衹有我獨坐在湖邊的碼頭上,看熏風將湖水吹起圈圈漣漪,細品著手中的紅酒。那種安靜,如同沐浴,可令身心完全打開,不需要防備,不需要負擔,了無牽掛。

     如是者端坐了個把小時,夕陽西沉後,夜空忽然下起雨來。那雨點落在湖面上,如歌般的韻律藉著夜風在湖面上蕩來逸去,這教我想起香格里拉的夜晚,簡單而充滿情調,倍感思念。

原文發表於8月7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異想天開”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随笔 | RSS 2.0 |

4 條評論

  1. 2009年8月7日 07:49chive

    喜欢这样的意境。

    享受!

  2. 2009年8月8日 14:02寒荷

    好文,问好!

  3. 2009年8月19日 10:13紫雨风弦

    令人心动的邂逅,如是,便已足够。。。

  4. 2009年8月28日 11:25木然

    难得见到木然写这些性情文字。Hey Jude 也是我的至好。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