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中國百姓不高興

字體 -

     由宋曉軍、王小東等評論家、學者和資深傳媒人合著的《中國不高興》一經問世就被炒熱,這是今年初的事情。「奧運」之後,中國民眾的國際視野更加開闊,他們一直陶醉在中國要做一流英雄大國的激情中。《中國不高興》的出現是這種激情高潮的標幟。「後奧運時代」,中國民眾相信中國一定能告別晦氣重重的歷史悲情,告別自我矮化的精神歷史,依托國家大目標實現眾生幸福平等。

     今國際社會裏,中國可以高興也可以不高興。譬如北京舉辦2008奧運,這是高興的;奧運聖火傳遞在全球各地受阻,這是不高興的。中國不高興,海外僑胞也不高興,一場保衛聖火傳遞的「紅色浪潮」,以上世紀「保衛黃河!保衛華北!保衛全中國!」一樣的聲勢在全球蔓延,從東京到悉尼到倫敦到裏昂到柏林到紐約一直到多倫多,中國以他蔑視西方的強勢,表達了它的高興和不高興,這就是今日中國的強大。

     中國可以高興可以不高興,那麼中國民眾是否也能高興或者不高興?

     據報道,近日香港荃灣保良局李城壁中學高中女生鄭詠欣,就日前中國政府拘捕「公盟」律師許志永給中國總理溫家寶寫了封信。今年4月,鄭詠欣與30多位同學到北京考察交流走訪了「公盟」,並與許志永座談了兩個多小時,期間他們曾對中國在法治民主方面表達了憂慮,對此許志永還多次提醒他們中國政府已經很努力,要對政府多一點耐性。在鄭詠欣眼中,「公盟」 是一個為民眾爭取公義的組織,許志永是一個充滿理想但不狂妄,對中國未來充滿希望的人。如今,「公盟」被取締,許志永被逮捕,作為平民百姓、也作為未來國家棟梁的鄭永欣不高興。

     鄭永欣在「請用法理來說服我,為許志永老師給溫家寶總理的公開信」中說到:「溫總理,我真的十分不解為何你們的心如此的狠。為何要用這種方法去對付這樣一個體諒政府、理性論政的學者呢?」「溫總理,你經常說要『依法執政』、『依法治國』,我想請問你一下,執法機關是根據哪一條法例帶走許先生的?」 「看著你為四川地震災後工作的努力,關心礦工的工作,我總想叫你一聲『溫爺爺』的,但是看到這麼多不合理,不合法的事情在中國發生,我實在叫不出。但願有一天這樣的事情能夠圓滿解決並不再發生。」

     中國百姓不高興,政府怎麼辦?「公盟」在中國民眾的認知裏,是曾參與「孫志剛案」、「《南方都市報》案」、「山西黑磚窯案」、「三鹿奶粉案」、「巴東鄧玉嬌案」等系列法援的非營利免費法律緩助組織,在民衆中享有極高的信譽。這個組織是由全國法律界知名學者、教授、律師於2003年10月創立,因無法在中國民政部作為民間組織登記,衹有在工商局作為公司註冊,當時的名稱是「北京陽光憲道社會科學研究中心」,2005年6月更名為「北京公盟諮詢有限責任公司」。今年7月14日,北京市國家稅務局、地方稅務局以「偷稅」的名義分別向「公盟」下達了稅務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之後北京市民政局宣佈取締了「公盟法律研究中心」,7月29日,「公盟」負責人許志永律師被警方帶走。

     用比較法律的說法,「公盟」案一天得不到公正的審理,我們也無法判定誰是誰非。但筆者認為有一點可以探討的,就是「公盟」的建立是為那些居於社會最底層不高興的草根平民提供法律援助,中國政府應該重視諸如鄭永欣們的「不高興」情緒,尊重民眾「不高興」的意願。

     四川大地震之後,一個公民社會以網絡為平臺已經孕育而成,中國民眾的權益保護,光靠政府的包容是不能解決問題的。中國政府應該明白:取締一個「公盟」組織並不能舒緩或者壓制「不高興」的民意,事實上,中國除了「公盟」,還有諸如像「愛知行研究所」、「無國界愛心」、「德先生研究所」、「打工之友」等非政府民間組織。中國政府要將中國建設成為實現眾生幸福平等的一流英雄大國,應以寬懷之心接納非營利為民眾服務組織的存在。衹有尊重民意,整合社會力量實現為人民服務,才能令社會深層矛盾最終得以舒解,達到推動中國民主法治進步、維護社會公義,這是中國政府解決「奧運後」社會矛盾總爆發的唯一良方,也是政治改革的必然之路。

原文發表於8月14日的《星島日報》“木然紀事”專欄,修改版發表於8月14日《加拿大都市報》木然“都市時評”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