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分類:人物专访 的存檔信息

李赛凤:打造一个精彩的世界

  我与李赛凤讲起她在《大地恩情》里的表演,我说还记得她在剧中扮演九斤的妹妹阿满,特别是被卖入容家为婢那场戏,她听了惊讶地叫了起来,她说这个角色是她的第一部戏,想不到过去这么多年,居然还有观众记得。  “我的小学是在台湾读的。”李赛凤讲起童年,一脸的快乐。“大概是7岁那年,父亲借到台湾公干的机会带我去高雄玩,当时我们家有位亲戚住在高雄,他们见我眼睛大大… (閱讀全文)

赵成俊博士的移民故事

  赵成俊虽是韩国人,但在华人社区并不陌生。就以去年五月《太阳报》因SARS爆发刊登一幅恶意诋毁中国政府以及华人的漫画来说吧,在加拿大华人团体联合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身为多伦多市议员的赵成俊加入到抗议的行列,此举令现场不少华人朋友感动,所谓“患难见真心”。从赵成俊担任士嘉堡红河区市议员十三年的经历看,他一向很重视与华人华裔交朋友,正如他早前对星星生活… (閱讀全文)

“因为我是女人,所以我成功……”

  美国漫画家Kourosh的一幅漫画,Cynthia在画中站在地产局主席的讲台上,Kourosh的画题是:“Ask not what the board can do for you,Ask what you (can do for the board)……   我因做房地产专题调查认识多伦多地产局主席封赖桂霞(Cynthia Lai)。这天上午我如约来到1400 Don Mills Road的地产局,这栋天蓝色的建筑物给我的感觉有些特别。在透着夏日阳光的大堂,仰视天… (閱讀全文)

李国贤:我是有诚意的

  李国贤说他祖籍是广东梅县,祖父在年青时就到印度去做生意,他和父亲都是在印度加尔各答出生。“我小学读的是中文学校,当时在加尔各答有三间华语学校,有一间是用客家话教学,还有一间是用广东话教学,唯有我上学那间,是用国语教学。”   操着流利国语的李国贤,因为即将代表加拿大保守党于万锦/于人村选区参选国会议员接受星星生活记者采访。讲起童年,李国贤说他虽然… (閱讀全文)

有一种人属于音乐

  第一次看张堤演出是在新年音乐会上,聚光灯下的他表现得很沉着,那天晚上他演奏了伊萨伊(Eugene Ysaye,)六首小提琴奏鸣曲中的一首,印象极深的是他不张扬的演奏风格,充满力度与情感。   后来有机会与张堤聊起音乐,聊起艺术,聊起人生,发现他话不多,一如他的演奏艺术,沉沉稳稳,朴实内在。   听张堤说他在八岁才开始学琴不禁吃了一惊,因为按常规来说,学习小提琴… (閱讀全文)

第二次漂泊他乡的故事

  我与庄小姐相识在网上,她坚持说她移民到加拿大来属于没有什么故事的人,日子是天天的过,表面上生活就如一合录像带,倒完带再放,放完带再倒,重复往返,不像以前在深圳般那样热烈,但是她其实喜欢里面暗藏的韵律,不过她觉得这些韵律属于平静,不应该炫耀。   决定采访庄小姐,是因为她曾经历过人生的两次移民,一次是早期从内地移民深圳,一次是从深圳移民加拿大。  … (閱讀全文)

  在多伦多华人社区,无人不识德高望重的老侨领伍卓生先生,他长期活跃于加拿大华人社团与加拿大主流社会之间,声望显赫。   伍先生现在身兼多伦多华人团体联合总会主席、全加华人联会共同主席、大多伦多中华文化中心副主任等职务。在采访前,伍先生与我约定:我们闲聊一下旧时候(以前)的事情,至于在社区服务的那些事就不用多说了,服务社区是份内的事情,不值得写的。… (閱讀全文)

剑胆琴心人生路

  李华华在台上演绎《青藏高原》时,没有人想到她曾是亚运会女子击剑冠军。华华说当年在国家集训队里有“三李”,这就是李宁、李孔政、李华华。这仨人儿一碰面就爱胡侃胡唱歌。而论起“胡侃”,“三李”中华华称大,所以才有“李大侃”之称。华华说到这里很爽朗地笑了起来。   华华是位热心人,与她交谈,言语间你能感受到她的爽朗和直率,很有股侠女的英气。后来我们聊到击剑,华… (閱讀全文)

探长苗延建

  第一次见到苗先生是在一次聚会上,那时我们彼此还不认识。记得进入门口时,他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上看报纸,听见响声,他抬头瞥了我们一眼,那种目光很犀利。后来有朋友将他介绍给我们认识,他很热情地拿出他的名片,我们才知道他就是多伦多警务处刑事侦察支援部行动组探长苗延建。   关于苗先生的许多故事我们早有所闻。那天因为有别的活动,我们无法详谈,只好与他另约… (閱讀全文)

将“兵马俑”故事复盘的外科医生

   书卷气十足的罗启仁医生在美国丹佛(Denver)市是很有名气的医学院外科教授,这天下午我们约好在Nightwood公司见面,为的是大型功夫歌舞剧《兵马俑》。   在Nightwood公司的会议室,罗医生谈起他投资的这部歌舞剧,眼里流露出的喜悦及珍爱,恍是在说自己的孩子。 “《兵马俑》是我们罗氏兄弟娱乐发展有限公司继两年前推出的大型歌舞剧《天地七月情》后的另一部力作。这… (閱讀全文)

米雪:我生活得很快乐

  与米雪做专访好轻松。她一直微笑着,那种笑容很经典。期间我几次想从记忆里回到现实,但挥不去的,是《霍元甲》里的赵倩男。   那天她到肯尼迪学院与学生见面。电梯门一开,穿着一件红色风衣的米雪走了出来。“哈,你在等我啊。”她梨窝浅笑,两颗“米雪牙”显得愈发调皮可爱。然后她叫我等她一下,她说她要换件衣服,因为她马上要和学院的学生见面。“等见面会后我们再谈吧… (閱讀全文)

  自《星星生活》109期发表了反映Glamour Look Inc.工厂倒闭欠下大批员工工钱的《新移民辛酸血泪:三百员工追工钱讨公道》一文后,编辑部不断接到一些读者的来电来信,他们希望能借助报纸诉说他们在移民路上所遇到的种种遭遇,以期给更多的同胞或共鸣,或警示,或教训。他们很真诚地说:“既然弯路我们走了,就不希望再有来者”。   李女士、张女士、何女士(均为化名)原来… (閱讀全文)

拳拳亲情挥不去

  年前在一场“晚会”上见到李锂,那天晚上她跳的是《月光下的凤尾竹》,等她谢完幕,我们在过道简单聊了几句,感觉上她很疲倦,匆匆的来,匆匆的去。我劝她悠着点儿,毕竟身体重要。李锂听我这么说,很感激地冲我笑了笑,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有说。   后来李锂告诉我:今年的演出特别多,一场接着一场,有时确实会觉得很累,但都是朋友介绍的,不好推。也许在别人眼里,大… (閱讀全文)

她在西方舞台演绎中国娇娃

  我是在报纸上看到《中国娇娃》的宣传剧照,印象很深的是Marjorie Chan所饰演的苏灵,她端坐在酸枝椅上,穿着唐装,手拿绣花绸扇,那种神态,还有那双精致的三寸金莲,恍如油画家陈逸飞笔下的《上海旧梦》系列,或者如《恋歌》般凝重。   后来我忘记问Marjorie Chan是否看过陈逸飞的油画。总觉得,她应该了解一下陈逸飞的油画,这样会丰富她的理解。   我按照报纸上的… (閱讀全文)

谁能还我的CREDIT?

  郑先生的故事有些特别。   那天他特意打电话到报社找我,他说他本来是个不喜欢将自己的故事往外张扬的,但八年的压抑,迫使他无法再沉默下去。他希望我能尽快安排时间采访他。   如今坐在我面前的郑先生头发有些花白,他说他是90年10月从广东佛山通过技术移民过来的,当时女儿只有7岁大,如今女儿已是21岁的大学生了。谈起出国前的待遇,郑先生多少有些感慨。   我… (閱讀全文)

汤盈盈:我不是狐狸精

  见到汤盈盈是在“丽晶公益浓情夜”的新闻发布会上。其时有很多同行正围着她发问,盈盈笑容可掬一个问题一个问獾鼗卮穑侵稚裉馨踩蛔栽凇5人械募钦叨嘉释炅耍糯又飨ㄉ贤讼吕矗易谝桓霾黄鹧鄣慕锹洌崆岬刈吖矗缓蠖俗谖业拿媲埃担翰缓靡馑迹媚愕任伊恕N易髁烁鑫匏降谋砬椋缓笪剩合肮呗穑?  “习惯?”盈盈侧着头想了下,忽然笑了起来,是很灿烂的那种笑容。… (閱讀全文)

JADE:闯进西方歌坛的中国女孩

  之前我是见过JADE的,那时她在台上演出,我是她的观众。   那次听她唱“VICTIM OF LOVE”,我真不相信她是来自中国的移民,那口地道的英语令我羡慕不已。后来朋友说,JADE为了练习地道的英语,不惜请专门的老师教她发音,甚至学讲一些俚语粗口。   如今坐在我面前的JADE,在北美演唱界已算是打开一片天空。那首曾高居BDS/AC五十首流行榜48次的“VICTIM OF LOVE”是她的成… (閱讀全文)

辣妹子火锅店背后的故事

  那天与几位朋友在McNicoll和Pharrmacy那间“重庆辣妹子火锅店”聚会时我并没留意到她们。后来同事问我:你去吃饭时见到那两位女主人吗?是燕和华?对啊,你应该写写她们的,华现在的丈夫,是燕的前夫……WOW,我听后倒吸了口气,觉得在两位女主人的背后,一定有个动人的故事。   之后我给燕打电话,我说假如你们同意,我想采访你们。燕听了沉吟少许,话筒里她正轻声与华商量… (閱讀全文)

王一民:声音里的酸甜苦辣

  和许多听众一样,认识王一民,是从声音开始。   我一直以为一民是播音专业出身,记得当初还和朋友打过赌。这次问起一民,他很憨厚地笑了笑说:其实英语才是我的专业,我原来在天津外语学院读书,在国内没有受过播音方面的专业训练,只是偶尔在电台、电视台客串,纯粹是玩一下而已。   身高1米85的一民如今笑容可掬地坐在我的面前,这是周一的傍晚。刚从制作室出来的他… (閱讀全文)

殷承宗:走过失败与成功

 “节艺”的陈生说在北美搞一场纯音乐会相当不易,为此他们足足筹备了大半年的时间,好在目前售票情况良好。后来我在采访时告诉殷承宗,我很多朋友都期待着2月初这场音乐会,他听了很爽朗地大笑着告诉我:现在的环境不同我刚出来的时候,记得1983年出国后我在卡耐基大厅开第一场音乐会,来的观众很少,中国人就更少了。   我没想到我会有这样一个机会能与殷先生这样面对面的…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