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分類:文化笔记 的存檔信息

雨的印記

那天晚上因為下雨,然後就想起了李閏瑉。 “雨的印記”(Kiss The Rain)出自韓國年青鋼琴家李閏瑉(Yiruma),這些天我分別將這首樂曲播送給不同的朋友聽,我沒有告訴他們這是誰的作品,但他們都聽出這像是感受韓劇,有種溫暖的感性。李閏瑉說,寫這首樂曲時,是在一個星星滿天的夜晚,忽然間一場雨,讓他有感而發。樂曲後來稱為韓劇《夏日香氣》的配樂,該劇在韓國公演時,各… (閱讀全文)

快樂的精靈

      多倫多這幾天忽雨忽晴,秋天如同舞動著的快樂精靈,一步一步跳著而來。       Karen去年在北京工體把玩「2009回蔚北京演唱會」時,網絡瘋狂傳送她的劇照,那時我並沒有很沉迷這張《回蔚》,這次因為她的《寶貝》,我再重聽《回蔚》,感受如同翻出一瓶珍藏多年的陳年花雕,慢慢品嘗,直至微醺入眠,不思夢外。       這些天,我的車載音響來來迴迴就是莫文蔚。Karen演繹… (閱讀全文)

情歌可以很簡單

      莫文蔚8月初推出專輯《寶貝》的時候,我看到的衹是一些製作設計,場景在澳洲昆士蘭,據說製作公司投入過百萬的製作費,這在唱片發行市場不景氣的今天令人感到相當的驚訝,不過,假如你看到那6首MV和唱片的封面,以及相關的攝影作品,就有一種楞住的感覺。蔚藍天空下,Karen一如既往的固執和獨立,那把鍥而不捨的聲音在草原、沙丘、懸崖和農莊飄越,我忽然想起她的《陰天… (閱讀全文)

《下女》:迷幻不羈的快感

    在電影鏡頭語境裏,「對比」在美學中的詮釋作用,營造出畫面的表達張力。     這是我在閱讀韓國影片《下女》所獲得的心得。      2010年版的《下女》改編自已故韓國導演金綺泳1960年的同名作品,導演林常樹在力圖以現代生活的視覺去重組這個如同狄更斯筆觸下的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的社會不同階層哀怨交集的故事。在林常樹的鏡頭裏,男主角勛(李政宰)就是宮廷裏的皇帝,他擁… (閱讀全文)

揭開塵封的歷史

      因為廣州發起「橕粵語」運動,令我有機會重新回到上個世紀的1951年,在塵封的歷史裏,重歷這場發生在廣東,歷時20年的「反地方主義運動」。      我相信今日有相當大部分的中國人,並不知道在新中國成立之初,及在「反右」之前,廣東已經歷了一場規模巨大的「反地方主義運動」,根據朱健國的《廣東為何「反地方主義」》調查報告,這場運動從1951年開始至1971年,前後歷… (閱讀全文)

閉著歷史的眼

     週末的日子,煮熱一壺咖啡,裊裊青煙伴隨著周傑倫的《煙花易冷》,那種如入漆剝的畫廊,或於傾塌山門下,一盞殘燈照古箏的情景,令沉澱著的心思,肩負起歷史的責任。      歷史是個什麼東西?再讀龍應臺的《1949:大江大海》,竟然被窒息得無法言語。       龍應臺的老家在浙江西部、毗鄰新安江—錢塘江上游的淳安縣。1949年,龍應臺的母親,芳齡24歲的美君離開這座古城,… (閱讀全文)

粵語亡,文化滅

     這次我真的要讚揚一下廣州80後的一代年青人,那些令我熱血沸騰,倍感驕傲的「廣州女」「廣州仔」。      本月初,廣州市政協提案委副主任紀可光向市長遞交一份 「建議廣州電視臺改用普通話」的調研報告後,馬上遭到民間強烈的抵制。牽頭者為一群80後的年青人。7月11日,他們穿著T恤牛仔褲、眼戴黑框眼鏡,腳踢人字拖(鞋),騎著山地車來到廣州人民公園遮天蔽日的綠榕樹… (閱讀全文)

探親系列之三:囬到哪裏?

    我是個很習慣於在天空飛來飛去的人。或者說,我習慣於在每個城市間流動的生活。從前是這樣,現在依然是這樣。      講到從前。從前從多倫多飛香港,或多倫多經北京到廣州,或經上海到廣州,要比現在多好幾個小時,現在直飛的航線多了,旅途自然就縮短了。但我從來都記不清以前需要多少小時,現在需要多少時間,因為在飛機上的生活,對我來說是一種休息。      出國這麼多… (閱讀全文)

上天的禮物

     2002年的秋天,朋友從俄羅斯旅遊回來,送我一張維塔斯(Vitas)的成名作《歌劇2》(Opera #2)的單曲專輯,從此我就迷在這把被稱為像是魔鬼來魅惑人心的華麗高音裏,我將手機鈴聲設定成他的歌曲,以及一直不懈地尋找和收藏維塔斯的每張唱片,包括他近年多次在中國多個城市舉辦的演唱會錄影。      1981年2月出生於拉脫維亞的維塔斯,自小跟隨祖父學習手風琴,3歲時全家遷… (閱讀全文)

快樂得令人想哭的縱貫線

     今年寒冬一月,我們正面臨著金融海嘯和氣溫奇冷的雙重夾擊,我在《期待縱貫線》裏許下我的心願:2009,我們需要這樣的強音,更需要向死而生的信心。     感謝大班旅遊在這個特殊的日子,2009年9月9日,將縱貫線帶到了多倫多。這是一個令人快樂得想哭的夜晚,用大佑的話說,也是一個向音樂致敬的晚上。     我們的縱貫線,在宗盛大哥的帶領下,從《鄉親父老》的歌聲出發,… (閱讀全文)

有一些夢

      終於,漫長的冬季就這樣過去,春天悄然而來。       對於我們這個城市,這是很短暫的瞬間。       松鼠在門庭的枝椏上跳來晃去,陽光染著春日的和睦,風卻如夏日般多情。       咖啡壺冒著裊裊的熱氣,滿室彌漫著的,是亞倫泰勒(Allan Taylor)的《Some Dreams》(有些夢想)。那把低沉醇厚的嗓音,柔軟彈性,充滿金屬的光澤,一如寒山寺夏夜的鐘聲,深遠悠長。      … (閱讀全文)

閑話打邊爐

     冰雪天,懷念故鄉傳統的「邊爐」。      廣東人將喫火鍋稱為「打邊爐」,就這個名字的來源,曾有過不同的爭論。最簡單易信的是,很多人對「邊爐」的理解,多是見字會義,認為是圍坐在爐邊喫喝,所以有「打邊爐」之稱,這是一種解釋。另一種解釋,則因《清稗類鈔》裏有這樣的解釋:「邊爐之設,以創自邊某,故曰邊爐」。      對於這兩個解釋,我都不甚認同。因為在我的記… (閱讀全文)

【開頭的話】       想寫羅大佑,始於好多年前。      那天,我們從三里屯一間酒吧出來,和我在一起的是大學時的一些同學,我們分別差不多有10年的時間。我們喝了很多的酒。很醉。     北京的秋夜,風是清涼的,月色是幽藍的,馬路的遠端偶爾會捲起枯黃的落葉,我們站在馬路的中央,扯起嗓子,流著淚,唱著那首《閃亮的日子》:                  我來唱一首歌 古老的那首歌 … (閱讀全文)

期待“纵贯线”

     踏入2009寒冷的一月,最令人快樂的事情,就是「縱貫線」宣佈將在三月七日在台北小巨蛋開唱,巡回場次至今已經敲定20場,看到這則消息的時候,我想多倫多的搞手如果識貨,能令「縱貫線」來多倫多火一把,一定可以創造本地華語音樂會的一個奇跡。    「縱貫線」本來是「臺鐵」經營的一條縱貫台北、台中、高雄、台南的鐵路。由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張震岳四人於去年七月… (閱讀全文)

「煲」文化

标签:

     我一直覺得研究粵語文化是件很好玩的事情。早年有位操國語的朋友從英國留學回到香港,初學粵語總是不得要領。後來有次某團體動員他參加一個遊行,他在總督府門口見到彭定康的代表出來匆忙接信,被遊行總指揮稱為「擒擒青」,回來居然記住了這個詞。後來他又學會了「嘴藐藐」、「懵盛盛」、「嬲爆爆」、「似層層」和「肥騰騰」等疊聲詞,居然從搜集和研究粵語疊聲詞中找到… (閱讀全文)

Chicanada

     我是相信“語言的發明是人類的本能”這一論證的。德國哲學家赫爾德(J.G Herder)在《論語言的起源》一書中提出:“當人處在他所獨有的悟性狀態之中,而這一悟性(思考能力)初次自由地發揮了作用,他就發明了語言。”直接些說,人感受到事物特征就會自然地發出聲音,把每一种感受用聲音表達出來,就發明了語言。     在高科技發達的今天,很多單詞或者熱門單詞的誕生,多是… (閱讀全文)

我們對不起謝晉

     上星期六(10月18日)加東時間凌晨3時左右,在我負責日報值班總編工作時,收到年屆86歲高齡的謝晉導演在浙江上虞逝世的消息,忽然有些恍惚,在做完這則新聞后,我收到圈內朋友專門制作的一輯記錄謝晉電影生涯的照片,朋友為這個專輯起了個名字:好人,好導演,好父親。      謝晉是位好人,這是大家公認的。八十年代中我時常會到電影局去觀摩送審片,与謝導見過几次,通… (閱讀全文)

倫敦女孩利安娜

     奧運會閉幕式上的「倫敦8分鐘」,引出一個文化思維的焦點,就是當次文化帶著反叛與獨特,篳路藍縷開啟出一條個性道路的時候,這場革命的終點,是顛覆還是融合?答案自然是後者,一個符合全球一體化精神的走向。      當利安娜•劉易斯(Leona Lewis)從象徵倫敦的雙層巴士緩緩昇起,這位80後的倫敦少女在英國著名搖滾樂隊「齊柏林飛船」(Led Zeppelin)64歲的主音吉他手… (閱讀全文)

謦欬文字

标签:

     我在《粵語的雅致》一文裏談到粵語中常言的「傾偈」,其實是「謦欬」,意為談笑的意思。有讀者就此提出疑問,他在來郵中提出,根據字典解釋:「謦欬」應該解為「咳嗽」聲,與「傾偈」相去甚遠。      我並不從事古文字研究,年少時讀的那幾本書,純粹是為了應付考試,加上久居番邦,手頭可作考證的資料甚少,很難舉一反三地加以說明。而我對粵語的愛好,自是感性大於理性… (閱讀全文)

粵語的雅致

     年少時到北方求學,那時粵語正被「港產片」和個體戶帶到祖國各地,在外地人的觀念裏,粵人說粵語,多像霍元甲裏的陳真,或像大排檔、女人街那些吆喝生意的小販一樣,聲大、音粗、嗓子俗。這種印象相信持續了許多年,估計到現在還未能剔除。      舉個簡單點的例子,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祖國各地的電視臺爭先恐後播放《霍元甲》,有好幾次與北方朋友初相識時,他們一聽我…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