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分類:心情文字 的存檔信息

我是如此的關注你

标签:

     多倫多沒有雨季,雨一陣來一陣去。早上上班是蒙蒙的雨粉,天空陰霾得很,車子在雨中滑行,我的文字寫過很多這樣的情景,那是因為我想起廣州的雨季,想起在雨中等候木棉跌落的情景。這是令我心思晃動、有點兒痛,又有點兒沉迷的感受。     一年前,一名福建20多歲的產婦生孩子時發現肝癌去世,為此我邀請國語診所的鄭瑉醫生在電臺節目中作過三次關於預防肝癌的專題。三個… (閱讀全文)

探親系列之五:尋找心中的小人書

        一位讀者在我的博客上這樣寫到:「回到北京的感覺像翻看小人書,精髓沒變,漫畫卻越來越精緻。」       事實上,每個人心中都有這麼本小人書。出國這麼多年,這本書曾在我內心翻來覆去地閱讀著。閉上眼,我會在那些點與線中沈迷流連,不忍觸及,也不會放棄。      世界上每個出閘口的情形大致相同,但要品出仔細來,還是可以一一區別開的。步出三號機場出閘口,最熟悉… (閱讀全文)

探親系列之四:北京情結

       飛機降落時,我用心去感受輪子與跑道摩擦的聲音,這是我天生的習慣。當人在旅程的時候,「落地有聲」成為一種安慰,或者是期待。更何況,對於移居他鄉的我們,無論生活多麼千變萬化,多麼與眾不同,那都像是一次旅行,你喫得再好再不好,住得再舒坦再尷尬,那都是不打緊的,因為你內心只認同你在旅途,這種感覺我想會直到我們老去,老到內心的情感都榨幹了,臉上所有真… (閱讀全文)

探親系列之二:那些碎語

标签:

     11月的多倫多,冬天出奇的暖和。      從安檢到候機室有段很長的路,以前多次走過,從沒有感覺這路竟然是這麼長。也許我遇到不該出行的日子,整個機場都是靜悄悄的,那種安靜,我甚至能感應到行李箱的輪子在地毯上滑行的微弱聲音。這聲音像什麼?我首先想到的是嘆息,對,好像移民生活般,輝煌、羨慕都是外表,不為人知的,是內心的嘆息。     我真的從沒感覺到這般的寂… (閱讀全文)

探親系列之一:踏上鄉愁路

     我有旅行記日記的習慣。      再遠的路,一杯咖啡,或一杯紅酒,加上一本書,一個筆記本,就可以讓我安靜下來,然後很滋潤地享受。      聖誕前決定回國探望母親,一路上記錄了些零零散散的文字,有時候會是長長的一篇文字,有時候僅僅衹有一句話,或一個單詞,但每當我重新打開日記本時,目光所撫拭的,是歲月的斑斕,是時光的片段,也是心情的故事。      再譬如,我將… (閱讀全文)

珍惜總在握別后

标签:

     前天我們一幫舊同事在“人人菜館”聚餐,算是給Kuta餞行。    “人人菜館”的老板昌哥看見我們几個樂呵呵的,吃飯、喝酒、照相,搞不清楚我們的主題是什麼,我告訴他,Kuta要回中國發展,他听了有些感慨,說年輕人就是好,四海為家,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昌哥還說,他都有些舍不得Kuta,我們听了更顯失落。聰明的Kuta那晚好像很快樂,她忽而給我們講笑話,忽而又說她回… (閱讀全文)

從前

标签:

朋友向我推銷起一种電動剃須刀,說這個牌子怎麼怎麼好,刀面設計是怎樣怎樣緊貼你的臉,剃出來的感覺怎麼怎麼爽,講了很久,見我沒反應,這位原本沒有理由知道剃須刀什麼叫緊貼什麼叫爽的女孩,忽然將話題停下來,然后問我(早該這樣做):你用什麼樣的剃須刀的,我笑了笑,气定神閒地說:我一直用吉列剃須刀啊(對不起,又給吉列做了次廣告)。 朋友問,為什麼不試一下用電動… (閱讀全文)

王子走了

标签:

                                          孫道臨在《家》中飾演覺新      圣誕節剛過,忽然傳來了著名電影演員孫道臨逝世的消息,內心倏地抽縮了一下,感覺四周很安靜,時針像是在那刻停頓。      我們這代人,可以說是看著孫道臨的電影長大的。像《家》中的覺新、《不夜城》里的民營資本家張伯韓、《早春二月》的肖澗秋、《渡江偵查記》的李連長、《永不消逝的電波》的李… (閱讀全文)

雪驟煮酒香

     上星期日這場大雪,令多倫多的冬天名副其實。      雪是從星期六傍晚開始下的。那天与朋友有約,10人圍成一桌,一晚熱鬧,直到室外積雪增厚,酒酣意足方与主人道別。      冬天里喝酒講究情調。儿時讀《紅樓夢》,學會將酒燙熱了喝,否則寫字會手顫。這道理換著今天來說,大概就變成敲電腦鍵盤手會顫了。      燙酒其實也是一种文化,“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講究的是“… (閱讀全文)

年前絮語

過年了,對於如我這樣遠離親人,遠居他鄉的人來說,年,過的是思念,是親情。 去年的年沒有好好過,因為這是父親去世後的第一個年。以為以後的年,亦不會如以前般歡喜,開心。 2005年初,從電話上聽到父親的聲音弱了,知道那一天終於到來。那一年的春節前夕,國泰航空的班機在香港赤鱲角國際機場降落,經過十多個小時的飛行,疲倦的我對曾經熟悉的香港沒有回顧,沒有絲毫的留… (閱讀全文)

你让我感受生命的完整

  再有数小时,你就要辞别这尘土。此刻,我站在远方,微笑着为你送行。   我没有回去送你,我想你是理解的。   一个多月前我对你说,如果你不喜欢人来人往,你就不需要理会那些来拜年的人,想睡觉就去睡觉。你听我这么说,淡淡地感慨道:你是懂爸爸的。   只是,今天轮不到你选择了。   你的同事,你的朋友,你的亲人都会来,他们要送你一程。这是一道程序,是大家… (閱讀全文)

你的手依然温暖

  那天我忽然出现在你的面前,我凝视着你,我说:“爸爸,我回来了。”   那天你听我这么说,竟放声哭了出来,你沙哑的声音至今我仍旧记得,你喃喃自语地说:你回来了,回来了,怎么一走那么久呢?   我拥抱着你,用我的手为你拭去泪花,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看到你哭。   然后,我如童年般端坐在你的膝前,拉着你的手说:“如今不会了,你愿意,我随时都会回来陪你。”  … (閱讀全文)

只想回家

  2005年第一场雪来临时我忽然萌生了回国看看的打算。那天我在电话里告诉老爸,我们这里下雪了,95岁高龄的父亲对我所说的话左右而言他,我的心情因此而沉重起来。父亲这种乱语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我想,我该回去了。   准确地说,2005年1月3日我给公司董事会递交了请假报告。后来我无意翻看了《闲人手记》,发现2003年的1月3日正是我从电脑公司辞职的最后一天,这种巧合… (閱讀全文)

窗外

  下着微雨,夏天真的就这样去了么?   前天读到一封E,说我们这边也下雨了,阳台有绿色的青苔,那简单的几个字,让我的心动了一下。   雨滋滋地下着,401公路在雨中显得如此的妩媚温婉,电视里是王杰的演唱会,那些流浪的孩子啊,谁不在想家?   想家。想家。家是一条归去的路,无论走得再远,心的另一头,牵着的,永是家吧?   王杰的歌,这么的沧桑,那歌词是这… (閱讀全文)

病中絮语

  如果不是上周染上些许风寒,我对病已没有任何感觉。   出国这些年,我确实连感冒这样的小毛病也未曾染过。每次往家里打电话,母亲总会问我的身体,而每次我都会说很好。母亲对这千篇一律的答案当然不满意。曾有段时间她让哥哥打听我的身体,但话没说完就被不想母亲操心的哥哥挡了回去。母亲因此而心有不甘,她又去向我的姐姐打听,姐姐虽不是罗嗦的人,但电话里总免不了… (閱讀全文)

少年已知酒滋味

  第一次喝酒是6岁。   那天父亲叫我帮他到商店去买散装的“五加皮”酒(那时商店里酒不多见,不是“五加皮”就是“桂花酒”),酒买到后在回家路上我忍不住喝了点,很浓的药材味,有点甜,但比咳嗽药水好喝,结果愈喝愈多,最后喝了有一小半,怕回去交不了差,就拐到学校教工食堂去兑了点茶叶水,以为天衣无缝。   回家没进门父亲就说你偷喝我酒了,我说没有;他说一定有,我说… (閱讀全文)

夏天的记忆(二)

  六月的第一个周末,一场不大不小的雨悠悠的来悠悠地去,之后天很蓝,阳光很灿烂,夏天就这样轻盈地向我们走来。   对于一年有近5个月雪花天的多伦多来说,夏天显得尤其珍贵。   夏天的多伦多可作的事情很多,比如修剪庭院,给结满苹果或桃或梨子的果树披上防鸟鼠的保护网;再比如去Wonderland冲浪,在安大略湖边烧烤;或者,驱车500多公里,到蒙特利尔去参加6月最后一… (閱讀全文)

风继续吹――永远的张国荣

  那时天空正在下雪,这个早上很冷,然后,我听到了你走了的消息。   J从香港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说,今天虽是愚人节,但你不要开这个玩笑。J听了恸哭着:不,不,是真的……哥哥走了,就在刚才。说完竟无语咽哭。我相信,这是真的。   窗外的401高速公路被浓浓密密的雪花舞动着,天空里那些跃着跳着的六角精灵是这样欢欣,我不知道,你是否也在其中。   那年的秋天,… (閱讀全文)

心事谁知?

  再听《天堂里有没有车来车往》,仍旧是情不自禁。   知道这首歌是在1995年,那时我和昕只是刚认识的朋友。   记得是个冬天的夜晚,我们相约去燕莎的自酿啤酒屋喝酒,昕及她当歌手的妹妹不断地在我耳边讲述那个13岁女孩和她的老师的故事,由此我记住了张恒这个名字。   第一次听这首歌是在地坛西门边上海南大厦的钢琴吧。   那晚我们喝了很多的酒,尤其是昕,她拉… (閱讀全文)

哥哥

  哥哥托朋友带给我一副眼镜,当我获知眼镜的价钱时连忙给哥哥去E:“你疯了?好几千元的眼镜你也敢买?”哥哥收E后这样复我:“值得的,因为你是我弟弟。这不是鞋子袜子内裤,是眼镜。我当然希望我的弟弟体体面面……”那刻,我真的很感动。   从小到大,我都是追求名牌的主儿。反之,哥哥是个极省俭的人,曾经,哥哥多次打开我的衣柜看着满柜子极少穿的衣服摇头。   只是如…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