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分類:心情文字 的存檔信息

今晚夜,不谢的歌-送别罗文

  窗外是淅沥的雨。   这个傍晚有些阴冷,已是深黄的树叶,被雨水漫无目的地洗涮着,一遍,再一遍,直到殷红,如血。   天基本黑了,加拿大AM1430中文电台节目中一位女孩子呜咽地唱着罗文那首《小李飞刀》,从“无情刀永不知错,无缘份只叹奈何”开始,到“面对死不会惊怕,离别心凄楚”时已泣不成声,那刻,泪水也从我的眼眶涌出,多少天来的担忧,终在这个傍晚来临,罗文… (閱讀全文)

一路怆然到纽约

  总觉得,再回纽约,应该很不堪。   复活节前的清晨,天色尚未清朗,冬残春早,我们一行从多伦多出发,外形笨重的旅游大巴沿着QEW向西缓缓挺进,纽约在10小时后的前方。   离开纽约快3年了。   三年前的三月,也是这样阴霾的冷天,早上和枫及他的妻子心宜三人开着车,绕着纽约城转了一圈算是告别,之后就头也不回地朝着Buffalo的方向开去,我们于傍晚到达美加边境,… (閱讀全文)

致安然的信

【情书示范系列:致安然信之十二】 安: 昨天电话里你对我说,心绪很乱,这句话一直搁在我的心里,很想如当初认识你那般,一直地追问下去,但是你的无语,似是什么都已告诉了我,我还需问什么么?应是不用了。 我是那样晃忽的将我握热了的话筒搁回它应去的地方,只是有种失落,却怎么都不能从我的内心赶走。 而今,我才发现我竟会是这样的在乎你。 你说,就因为知道你是在乎的… (閱讀全文)

费翔,曾经的歌

  想念费翔。   傍晚和朋友在“真北平”里涮羊肉,温温热热的气氛中,小店的音响忽然放出费翔的歌作背景,让我楞了好长一段时间,那刻的恍惚,似是回到从前。   好多年了,一个不应忘记的人和一些不应忘记的歌。   1999年秋我独居纽约,日常总有很多的时间不知如何消遣无聊,有朋友见状就送我一张优惠卡,凭这卡我到他的铺子里取用任何带子都是免费的。本来这应是个不错… (閱讀全文)

心灵的房间为谁开

  我自小喜欢读书。   好象许多喜欢读书的孩子都是从看连环画开始的。当然,我也是。不过这样的日子很短,仅限于读小学前。   曾问过自己我是何时开始阅读的?想来想去竟然想到《封神演义》上。   记起儿时的夏日,大多是黄昏,老屋前院有棵硕大的白兰花树,小哥和我经常爬在树下那面清凉的青石板上,我翻着书,小哥展开纸墨,轻描淡写的几笔,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人物,… (閱讀全文)

过年

  要过年了,思念从前。   小时候过年,那真是热闹。   对年的感觉,应该是从年二十八开始的。   广东人有所谓“年二十八,洗邋遢”。意即到了年二十八,各家各户就开始打扫房子,布置装饰。   那时候的生活不象现在这般讲究。年二十八打扫房子的扫帚多是用树叶扎成。这种扫帚的制作很特别,选用的材料最好是棕榈叶子,或者是南方人用来做扇子的葵树叶,新鲜的树叶砍… (閱讀全文)

共同的星空

  本来以为今年的雪该是下完了的,过了阴冷的二月,人一下子觉得天空特别的明朗。门前成山成丘的堆雪,在三月的第一个早晨开始融化。那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开门见到凉台的积雪上印有几个小小的园点,三个一组,分着左右左右两行排列,顿觉惊讶起来。那脚印由远而近的走到我家的门边,先是深深的,笨拙的,上到凉台的台阶上,却是很轻很浅的样子,该是谁会在这么一个春早的晚… (閱讀全文)

温一壶残冬到明年

  四月天,不是春早!   傍晚开始下起湿雪来。再过几天,该是“清明”了,但北美这边依旧是异常的寒冷。那雪花儿不大,一点点,很轻很轻的圆点儿,落在车前的挡风玻璃上,朦朦胧胧,眨眼间就会化掉,玻璃上留下的只是一个淡淡的痕迹,不过那痕迹不会就这样的留着,那些来来往往的汽车,都会将雨刮调到最慢的速度,懒洋洋地拨来逛去,也轻也巧就将那痕迹打发掉了。在这样的天… (閱讀全文)

有一种感悟

  五月天,能感悟什么?   冬天也才走了几天,门前的积雪刚刚化去,但草仍是枯黄,树仍是光秃。   四月中的时候下过一场湿雪,之后的那个星期几乎都是一天的阴沉。这样阴霾的天气被捂了好几天,人也就恍觉得自己是被这阴沉重重地压抑着。   到了四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空忽然下起淅淅沥沥的春雨。那雨是从黄昏开始下的,开始时是些飘飘扬扬的雨粉,到了夜深的时候,昏… (閱讀全文)

你听见风里传说着你的名字吗?

偶尔,你会记起我吗? 你的名字只有一个字,叫诗。对,我找的就是你! 眨眼近20年了,不知为什麽,很多时候会想起你,开心的时候,或者不开心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在我们之间,从没有展开过什么故事,就当是一般的朋友,那份感情如水般清澈随和,因而彼此多了分信任,多了分了解。 你是应该记得的,我们相识在学生会。 那天上午我到电影局参加电影《人生》的讨论会,会後我向吴… (閱讀全文)

夏天的记忆

  夏天是从今天开始的!   收音机说:从今日零晨1:38分开始,就是“夏至”,我们于此时步入夏天。   今年的夏天有什么不同?拉开客厅的落地窗帘,前庭的草坪有几只小鸟儿在悠闲觅食。   一簇簇含苞的玫瑰,润着昨夜的露水儿,羞柔嫣然。 露台上的米兰、茉莉和白兰在这个夏日的清晨沁出宜人的清香,这都是父亲的朋友送我的。   不知什么时候,她依在我的身后,也如我… (閱讀全文)

永远的内伤

  是的,明天就是“母亲节”了。   这一个星期来总是惦着这件事情。   前几年和母亲在一起的时候,对“母亲节”倒真没有什么感触的。记忆中就是给过些钱,好象还出去吃过饭,对了,有一次到香港去公干,回来还给她买过一件衣服。还有么?我整天这样问自己,但每次都是摇摇头,没有。真没有好好为母亲做过些事情。   那么母亲于我呢?   3岁以前,我一直被母亲背在背上。… (閱讀全文)

父亲

  想念父亲。   昨天下了一天的雨,更想。   今天是父亲节,一早起来就给父亲打电话,父亲仍然象往时那般,身体好吗?还是那么忙?早睡了吗?还喝酒?肉不要吃那么多吧?需要些什么书?每次都是这样的问题,而我每次听了,眼精都会热。   想写一下我的父亲了。   关于父亲,能写的东西很多。比如西南联大,比如清华,一路的从北方走来,走到南方那个城市。   记得… (閱讀全文)

一夜清凉

  伊可是从我的背面走过来的。   那时我和我的朋友正站在环球广场“大华”超市的门口,那里还有个水池,朋友的儿子,那个只有岁多点的孩子,那个有个叫“岸”的名字的孩子正围着水池玩儿。   伊可走来的时候我是从朋友的眼神看出来的,其时我们正在回忆儿时的一件什么往事,或是儿时的什么伙伴,然后朋友停止了叙说,他看着我的身后说,她来了。   这样我就转过身,伊可已… (閱讀全文)

蓝蓝的夜 蓝蓝的梦

圆圆的月亮悄悄爬上来,蓝蓝的梦幻轻轻升起来 远方的人儿你会不会走过来,心里的话儿,我想要说出来 蓝蓝的夜,蓝蓝的梦,请你从我的梦中走出来 …… --毛宁《蓝蓝的夜蓝蓝的梦》 一. 蓝蓝(Blue Blue)是个很理性的男人。 蓝蓝是什么时候来到“树”下,又是什么时候从水里“卟噜卟噜”地冒泡,确实没人能说清楚。 蓝蓝冒泡的那些日子,好几个网友来E问我,他是谁? 他是谁?我怎… (閱讀全文)

今晚请为她们点燃一烛灯火

今晚请为她们点燃一烛灯火吧。 想想在9月的这个早晨,在明媚的阳光里,与我们同一天空下的生命,在霎那间失却,很多的家庭,也会于今天的阳光下遭受不幸,或者是父母失去儿女,或者是丈夫失却妻子,或者是孩子失去父母,或者是恋人失却了爱……每一个血性的人,岂会不动容,岂会不伤心? 请点燃一烛灯火,一烛红色的灯火,于这样的一个夜晚,在秋风里为她们,每一个优秀的生命送… (閱讀全文)

午夜的笛音

  是笛声,很幽怨很旷远。   还有半个钟,就是9月14日的凌晨,美国举国哀悼的日子。   从衣柜里选出一套黑蓝色的西装,黑色的衬衣,黑色的领带。   明天会是怎样的天气?推开落地的窗子,那飘逸的笛声从湖的彼岸隐约传来。   一管似是哭诉的竹音。   隔街相对住着一户意大利人。   一位鳏居的老人。   如今我见他在这午夜的秋风里忙碌着。   他有些笨拙地爬… (閱讀全文)

黄昏里的浪漫

昨晚吃过饭,歇会儿,就到楼下的会馆去锻炼。7点多了,室内泳池只有一个华裔的北方女孩在悠闲地游着。我和狮子到了池边,看见蓝色的池水,很有分心动,那水面上温馨的感觉,是这样的令人感染。 循例经过消毒池水劈头盖脑的消毒,步出休息区,“嘭”的一声猛扎进水里,这种悠闲于我来说也算难得。 水的温度很合适,温温和和,水面上蕴着一池轻朦的氤氲,人于这气霭中,有丝懒散,… (閱讀全文)

上班路上系列:早行人

搬了家,“家”离公司真远多了。 今儿比以往提早30分钟出门。以前很少会这么早的起来,这么早的在路上。 电梯从近30层开始,走两层,停停;又走一层,再停停。 从电梯外进来的人都很有礼貌:点个头,道一声早。以前一直没有住过公寓,从家里到车库,到将车滑出车道,到在小区慢驶,都不会看见几个人,而今不同了。 住在公寓的感觉,是你会觉得自己真正是属于一个团体里的人,这… (閱讀全文)

上班路上系列:公车

下雨了。 早上将车从地下车库驶出的时候,天仍是黑漠漠的,雨点无声地落在挡风玻璃上,给人一丝秋的寒意。 路上的行人仍如往常,只是脚步匆忙了些,神色冷峻了些。 多伦多是个节拍很慢的城市。如来往的公车,总是悠悠地在路上滑行,有好多时候我驾着车在路上行走,看见公车在路上的那种坦然,心想这种安稳真是人一辈子都学不到的。按照这个城市的规定,所有行驶中的汽车在遇到…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