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分類:时政评论 的存檔信息

再談中國政府應該賠償

我在《中國政府賠償的意義》一文中,著重談了中國政府對右派或者是右派後裔予以象徵性賠償的意義。我當然知道,中國政府真的要走這一步,情況會很複雜,賠償的口子拉開了,如此類推的事情會很多。但是,我相信今日的中國政府,完全有能力,而且可以有序地將這件工作做好。 就算在很短的時間裏,中國政府不能將“口子”拉得很開,但適當地打開一條縫隙,也是相當有意義的。 我特… (閱讀全文)

滿城盡“刮”錯體票

對於移居加國的華人來說,一丁點兒帶有中國文化色彩的事情,都能引起我們不同的感受。就以剛剛由加拿大郵政公司(Canada Post)發行的中國農曆新年12生肖系列豬年郵票來說吧,令設計者,或者是令郵政公司所意想不到的,這款花費了兩年時間設計、製作的郵票,在面市後不到一個月,卻接連發現錯體,不但令本地集郵市場火熱,而且引發本地華文媒體競相報道,多城市民搜購錯體票的… (閱讀全文)

中國政府賠償的意義

今年是中國大陸爆發“反右”運動50年。50年前,毛澤東發動和領導的整風反右運動,按照官方公佈的數字,直接受影響者為55萬人。近日,由山東大學數名“右派”幸存者發起的,有1,400多人公開聯署向中國政府要求賠償損失的呼籲,這確實是件很值得我們深思的事情。 去年6月22日,聯邦保守黨政府正式就100多年前,加拿大政府曾對華人強制收取“人頭稅”,及隨後實施的“排華法”給華人社區… (閱讀全文)

公校補習收費計劃理直氣壯?

安省約克區教育局近日推出一個名為“學習優勢計劃”(Learning Advantage program),據瞭解,這個計劃的推出,是側重照顧那些認為有必要參與補習的學生。開始先為第4、5及6班的學生,放學後提供共16小時補習數學及讀寫科目,收費190元,為期8周。計劃甫推出,業界深表擔懮。 長期以來,加拿大中小學教育突出成就就是“公平教育”。從整體上來看,“公平教育”的意義在於能貫徹適應… (閱讀全文)

就告香港政府一狀

近日,王亭之先生在加拿大再度掀起反“正音”運動,目的是借此促使加拿大兩家電視台在報道粵語新聞時能棄“正音”,不再誤導大眾。亭老認為:由於電視傳播具有相當的公信力,新聞播音員使用普羅大眾並不接受的“正音”,容易誤導年青一代,以訛傳訛,結果令海外青年回到中國後,在溝通上存在困難,甚至因讀音之不準確而備受嘲笑。 “粵語正音”起步於七十年代,本義是糾正“懶音”,至九… (閱讀全文)

補選日有多少華人會投票?

 包括國會議員莊文浩、協助哈珀解決“人頭稅”平凡的肯尼,保守黨集合各大員為袁海耀打氣(攝影:木然)  包括联邦国会议员麦家廉、Susan Kadis及安省政府服务厅长腊菲斯、移民厅长科尔、财政厅长索伯拉、儿童与青少年服务厅长张珀丝、卫生厅长史密瑟曼等,自由党安省各5大厅长为陈国治壮声威  2007年,安省民眾將會忙於選舉。先不說聯邦大選是否會提前舉行,除了秋季的省選外,… (閱讀全文)

出國與叛國

出國是不是意味著叛國?這確實是老生常談的問題。 之前我在《一本政經》裡討論“來生願否做中國人”問題時明確表示,雖然我從來沒有將精力浪費在“來生”上,但假若真的要我回答這個問題,我的答案是,我會接受“來生再做中國人。” 我相信有一些人對我的這個回答是很不滿意的,認為我答得不中肯,不老實。記得當時就有位聽眾質疑我:既然你那麼想做中國人,你為什麼要出國呢?今日… (閱讀全文)

評論者的膚淺與良知

香港時事評論員潘小濤先生原是“蘋果日報”中國版的編輯,現為商臺“萬佛朝中”專欄的評論員。以潘先生的經歷,從評論者的角度看,至少算得上半個,可能是一個中國問題專家。理由是我將“潘小濤”三個字放在google上搜索,在3,700項索引中,前面大部分的索引都是潘先生關于中國問題的專論,所以,說潘先生是專家并不爲過。 聽過潘小濤在商臺的不少語音評論,總的感覺是,潘先生對中… (閱讀全文)

2006加國十大趣味新聞

(多倫多第一報、多倫多第一臺  木然報道)在盤點完2006年影響加國的十大新聞,以及2006年影響加國華社的十大新聞之後,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看,在過去的一年,究竟有哪些新聞,是既趣味,又頗有意思的呢? 第1位  回形針換大屋  送貨工夢成真 2006年7月,生活在加拿大卑詩省26歲的一名送貨工名叫卡爾-麥克唐納(Kyle MacDonald),當他擁有一隻紅色的大號回形針時,他夢想借助… (閱讀全文)

2006 影響華社的十件大事

(多倫多第一報 記者木然報道)2006年,是加拿大華人最值得記住的一年。因為這一年的6月,在加拿大移民史上是個交接點。當總理哈珀一句”加拿大道歉!”,意味著自1885年開始,加拿大聯邦政府因歧視性地對華裔移民徵收”人頭稅”,給華裔移民帶來的痛苦與歧視,最終得以結束。 2006年,是加拿大華人社區,面對改革與充滿機會的一年。 第1位:政府真誠道歉  華社揚眉吐氣 2006年6月… (閱讀全文)

2006 影響加國的十大新聞

  (多倫多第一報專題報道  記者木然)隨著2007新年鐘聲即將敲響,加拿大民眾在辭舊迎新、繼往開來之際,步進一個嶄新的時代。 2006年,我們從新舊政府交替開始一路走來,風風雨雨,信念不改。在過去的一年裡,究竟有哪些事情,直接影響我們的生活,並推動著未來的發展呢? 第1位:自由黨政府倒臺  加國一朝變了天 2006年1月23日,聯邦保守黨在黨領袖哈珀的帶領下,一舉結束了… (閱讀全文)

安省的陳良宇,很爽

如果將“一人得道,雞犬昇天”這句話改一個字,變成“一黨得道,雞犬昇天”來形容加國三級政府的官僚腐敗現狀,那真是最恰當不過的形容。 比如聯邦前朝政府,執政的自由黨以增強聯邦政府在魁北克省的影響力和促進全國團結為名義,設立一項“聯邦贊助計劃”,共撥款3.5億加元“贊助”魁北克省親自由黨政府的公關和廣告公司的業務活動,讓他們出面宣傳聯邦政府的政策、打造聯邦政府維護… (閱讀全文)

深圳拒絕港幣的意義

今日新聞:深圳商舖拒絕收港幣,令相當多的香港游客感覺不便。 深圳不收港幣,這確實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曾幾何時,內地人換港幣到深圳去購貨成爲一種時髦。 八十年代初,中央將深圳划爲經濟特區,內地同胞到深圳必須向所在省的公安廳申請辦理“特區通行證”,如果需要到“沙頭角中英街”,則要辦理“特別通行證”,廣州因比鄰深圳,相對寬鬆些,但亦非人人可隨意到深圳去購物。 經… (閱讀全文)

安省中醫藥團體爭來吵去為什麼?

  2006年11月23日,標誌著安省中醫針灸行業將納入正規監管的“傳統中醫藥法案”( Bill 50,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ct),也就是“第50號法案”在三黨的支持下,正式獲得通過。該法獲得通過後,將會落實成立規管整個中醫針灸行業的“安省中醫師及針灸師管理局”(College of Chinese Medicine Practitioners and Acupuncturists of Ontario)。這將是安省繼卑詩省之後,成為… (閱讀全文)

回頭笑看市選金曲排行榜

安省市選經過激烈的短兵刃搏後,終於塵埃落定。是次市選,除有相當多的華裔選民積極參與投票外,還因有44名華裔候選人加入角逐,最終有10名華裔候選人當選而載入安省市選的史冊。 本來,一次市選,自然是有人歡笑有人愁。無論你將政治往多高的層次去提拔,贏者趾高氣揚,輸者郁郁不得志,這是選舉遊戲的必然。 不過,從華社角度看,是次市選,確實有很多地方值得總結,值得回… (閱讀全文)

远离暴力还是制止暴力?

失踪一个多月的25岁女子罗斯(Alicia Ross),因邻屋男子西尔维斯特(Daniel Sylvester)的自首证实被害。警方根据自首者提供的资料,找到了被肢解了的一具女尸。罗斯的不幸,与数年前的钟斯案,以及张东岳案基本相同,他们都因暴力泛滥而失去了年青和宝贵的生命。 在罗斯案由失踪案转变成被害案之后未到24小时,一位60多岁的妇女倒在血泊中不治,这是今年第60起谋杀案。 同时… (閱讀全文)

标准的双重与人格的多重

道德标准的正确与错谬,按我的理解,答案只有一个,或“是”,或“否”。 不过,这只是“我的理解”。我从来不敢以“我的理解”想当然地代入为别人也应该如此理解。特别是最近的一些讨论,涉及道德理念以及道德标准,发现在理解或者接受上,不但标准可以有双重性,三重性,就连人格也有双重性,多重性,这虽不应该是件惊讶的事情,但却令我从理想的梦里回复实际。 再罗嗦一下“脸红”问… (閱讀全文)

加中关系先讲“政治”再友好

江泽民先生批评中国共产党内某些干部不“讲政治”,这用在赖昌星身上真是恰如其分。 表明上看,赖昌星好像是因为参加朋友的一个生日宴会,违犯了法院对他所颁布的软禁宵禁规定而被难民局拘押,实际上,赖昌星被拘押应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加有着相当密切的因果关系。正如赖昌星的律师拉尔森说,法官的决定可能同胡锦涛即将访问加拿大有关。他认为,胡锦涛访加在难民法庭作出继… (閱讀全文)

全城争说“现代日报”

  多伦多很久没有这样热闹过。随着11月1日一份新日报的诞生,全城――这里说的是华人――顿即议论纷纷。电视,广播,报纸,行内行外你言我语,而且是“弹”多于“赞”。   我不知道《现代日报》的同仁,经过一段时间辛辛苦苦的热身,现在终于开闸跑出,却被同行读者或指手划脚,或评头品足,或当头棒喝,内心会是什么样的滋味。我想说的,这是件有趣,也是有益的事情。   为什么… (閱讀全文)

麦坚迪打“假”

  安省省长麦坚迪日前借访问中国之机,在清华大学发表演讲时,很不给主人面子地狂轰中国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已到了无法无天,严重侵害安省利益的地步。   引起麦坚迪愤怒的原因,据闻是中国有些商人,制造及出售贴有伪造的安省酿酒厂标签的冒牌冰酒。这些假冰酒售价每瓶超过50元人民币。   麦坚迪有理由愤怒。因为假冒冰酒不但堵了安省与中国商贸合作的财路,而且毁坏了…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