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探親系列之廿一:走吧,走吧!

     每次結束探親,「走」對我來說是個頭疼的問題。因為當你面對親人,聽著他們一遍又一遍地說:「記得多打電話回來」、「注意身體」、「有可能就多點回來吧」的話語時,內心總會湧起一股熱流,向微笑著的眼眸湧去。那些原來精心準備好的,貌似「若無其事」、「輕鬆自然」的神態,衹是瞬間的工夫就被統統擊潰。再然後,快速轉身,讓親情在背後消失遠去。      老實說,我第一…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情感 (全局), 随笔 | 沒有評論

探親系列之十五:醉在鄉情裏

     年少時我常常有這樣那樣的怪念頭。譬如我看金鏞的《天龍八部》,就期待自己能練就段譽的凌波微步,可以「休迅飛鳧,飄忽若神」「動無常則,若危若安」;看《飛狐外傳》恰逢初中,每周的化學實驗課我總是走神,幻想自己是毒手藥王無瞋大師,然後用鉀鹽加硝酸,希望能制出比氰化鉀還要毒的毒藥……如此懵懵懂懂地一路走來,直到如今,我總相信人世間有一種本領,衹要你掌握它…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情感 (全局), 随笔 | 沒有評論

探親系列之十四:陌生與註視

    一直以為,自己與母親之間雖然存在著空間距離的隔膜,但遠不至於陌生和隔膜,但這次回國,發現母子之間那種客氣和謙讓,竟然令我失落起來。      母親在我心中是熟悉的。這些年,每當我與母親通完電話後,多會靜靜地坐一會兒,想想母親在電話裏的聲音,再想想母親手拿話筒的情景,然後,將母親講過的事情細細地在內心溫習一遍。這樣的情景十年如一日,不是心態問題,也不…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情感 (全局), 随笔 | 沒有評論

探親系列之十三:母子情

     離開母親這十多年,對母愛的感受,多是通過一些很小的細節去體味。      譬如每次在電話中與母親閑聊,臨掛電話時她總要說:「好了,別再說了,電話費很貴的。」這句話一講就是十多年,我相信十多年前我並沒有告訴母親打往中國的電話費每分鐘要1元多,而十多年後我也沒有告訴母親我一個月的收入可以打多少次長途電話。我知道,在母親的觀念裏,電話費貴衹是一個託詞,她…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情感 (全局), 随笔 | 沒有評論

探親系列之十二:天亦妒馨香

      到家了。       喝過母親遞給我的熱茶後,在母親引領下,我到父親的臥房,在父親的微笑下為他上了香,這是我日思夜想的心願。      上完香後,凝視著父親慈祥的笑容,淚流滿臉。母親怕我過於憂傷,喚我到陽臺去看父親留下的蘭花。那花兒在溫和的陽光下,獨笑含顰,風舞幽香。      父親是愛花之人,這在我之前的文字裏寫過多遍。這幾簇墨蘭,據說是1949年一位在舊嶺南大…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情感 (全局), 随笔 | 5 條評論

探親系列之十一:母親的茶

     出國十多年,父母一直由哥哥負責照顧。      那年與哥哥在深圳羅湖握別,我曾內疚地說:家裏一切都交給你了。記得他當時很輕鬆地對我揮了揮手說:家裏的事兒你不必擔心,照顧好你自己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      我一向以為我是個很堅強的人,如今回想起來,這十多年的移民路,最放不下的就是哥哥的這句話。很多時候向隅獨思,想到哥哥時總會在這句話上兜兜轉轉而無法自拔…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情感 (全局), 随笔 | 7 條評論